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轩彦]小土匪

  有人看就摸个后续出来hhh
  兔颜想写这个背景的其他cp!
  球来点cp(好吧我知道没人陪玩)!
  
  冷圈自给自足系列
  
  前文戳头像
  
  带隐藏的其他cp,不打tag
  

  
  土匪哪儿有守规矩的
  
  
  
  
  已经入夜许久,寨子还是吵得很,正堂里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寨主坐在首位靠着张铺了虎皮的凳子笑眯眯地打量着众人,不时有人举杯来敬他酒,他也来者不拒通通一饮而尽
  
  不多时,喜娘匆匆进了门附在他耳边讲了一通话
  
  “这小子”
  
  他还想再跟喜娘多嘱咐几句,却被堂内突然响起的叫喊声打断
  
  “师傅,二哥刚刚说想成婚娶媳妇儿了!”
  
  立时哄笑一片
  
  “好事!好事!”
  
  寨主喜笑颜开起身往他二徒弟那边走,还不忘跟喜娘又叮嘱了句“看住咯”
  
  
  
  孔令轩吞了口唾沫,闭上眼睛在心里头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他凭借对自己房间摆设的熟悉程度,一点点往床的方向摸索过去
  
  刚走两步便被个软绵绵的物件砸到了身上,他拿手接住睁开眼看了看——是喜床上的枕头,红艳艳的
  
  他的小娘子倒是机灵得紧,把自己裹在了绸被里,露出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怪瘆得慌
  
  “你,你又回来了”
  
  声音从被子底下传出来,显得有点闷
  
  “啊?是,我回来了”孔令轩懊恼地应了一句,不知该怎么解释,他刚刚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正人君子的角色,但言而无信又折返,实在是丢脸
  
  他呆愣在那儿抓耳挠腮,耳朵泛红,手足无措,小少爷看他这般模样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呆子”
  
  “我?”孔令轩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不呆,全寨子都说我聪明呢”
  
  小少爷又想笑他几句,突然想起自己实在不怎么好的处境,脸一下刷白,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这床绸缎锦被,白嫩的皮肤上凸出一道道青筋
  
  他记起小时候,姨娘还没走的年纪,他们家隔壁的那个书生就被他们这一伙子人给抢上了山,到今天也没再传出来一丁点消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那书生姓马,无父无母,模样清俊,人也知礼,姨娘说他考上了秀才,如果不是这年头各地兵荒马乱,肯定是要考举人做大官的
  
  小小的他经常翻墙过去找那个书生玩,还吃过对方亲手做的糕点
  
  “世人皆道君子远庖厨,非也”书生笑得意气,“我偏精于此,奈何?”
  
  当时他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爹爹很凶,夫人总是冷脸看他,姨娘常独自哭泣,家里下人虽不曾短了他的衣食,却也无人多待他一分
  
  只有这个书生给他带来了点真正属于人世间的烟火气
  
  后来书生被抓上了山,姨娘没多少光景也去了,家里无人理他,他也就愈发安静
  
  没想到几年后自己也是同样的命运,大概是宅子那边的风水不好,若是这次能好好的下山回家,一定得劝老爷搬家
  
  他脑子被以往的记忆充斥,不知不觉便胡思乱想起来没在意周遭,冷不防床上多出来一个人,第一反应便是提腿往孔令轩身上踹去,不妨却被一手捉住了脚腕
  
  “你!”小少爷脸上飘起两朵红晕,孔令轩长年习武,惯使枪,手上遍是茧子,他是深宅大院养出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少爷,皮肤细嫩得很,被这土匪的糙手一抓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登徒子!”
  
  孔令轩扪心自问他没想过对这小少爷行龌龊之事,捉住对方也只是习武多年的应激反应,但当下手感太好他大拇指却不自觉地在这脚腕上抚了几下
  
  如瓷,如玉,实在名品
  
  被这小少爷瞪了许久他才恍然放开,松手时又忍不住勾了几把
  
  小少爷赤条条躺在这红艳艳的喜被里,他打小脸皮薄没经过这种事情,做不出指着孔令轩破口大骂拳打脚踢的撒泼事儿,只能涨红了一张脸自个儿憋着一股气儿
  
  “咱俩凑合凑合睡一夜呗”
  
  孔令轩腆着脸凑过去问小少爷,他侧躺在床上也没钻进去被窝——虽然他也确实想
  
  若是老四,肯定一使劲儿就钻进去了,若是二哥,指不定比这小新娘还臊得慌
  
  若是大哥……
  
  他一向最敬佩这位大哥,武艺高强人也豪爽,模样好,每年来山上送茶叶的女孩子里有一大半都是塞了信指明要送给他大哥的
  
  他回想几年前大哥和那书生成亲的景象,与今晚差不太多,也是张灯结彩,眼看着都是一片红
  
  当晚屋子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把他们几个听墙角的小子都给吓住了,没留神师傅和两位老大哥就出现在了身后把他们仨一人一个给揪着耳朵提走了
  
  哦,对,他二哥没被揪,几个大的都疼他疼得厉害,但凡二哥露出来一点苦相几个人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宠着这位小祖宗,根本不舍得让他受点苦
  
  小少爷感受着从近在咫尺的孔令轩鼻口里打出来的热气,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伸出一只手抵住孔令轩的肩膀,另一个手则死死地捏住了被角
  
  这是用动作回答了孔令轩的问题——休想靠近我
  
  孔令轩再叹一口气,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
  
  “谁?”
  
  “我,” 是喜娘的声音,“三哥您歇着了?”
  
  “没呢”孔令轩从床上跳下去,边往门口走边整了下自个儿身上的新郎官的衣服,皱巴巴的实在是不好看
  
  “做什么?”
  
  “来给您送东西,若不是刚刚四哥提了口,我一准给忘了,那可就对不住您二位了”
  
  喜娘是端着个木案过来的,上头盖了块红布,孔令轩掀开,是一小罐春满堂的脂膏
  
  他随即明白了意思,满脸通红又把红布给盖了回去,嘴里忍不住咒骂
  
  “老四这个家伙!”
  
  喜娘可不管,把手上的物件全塞给了孔令轩
  
  “我今儿就在这门口守着了”她并不算年轻的脸上缓缓绽出个笑来,“三哥您放心,不该听的我一丁点都听不着”
  
  “这是师傅的意思?”
  
  喜娘微微颔首,退到了门的另一边站着,不再讲话
  
  孔令轩手里捧着这案,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还是一跺脚回了屋里
  
  他将手头的东西随手扔在桌上,径直走向床铺,到跟前了又多嘴一句
  
  “这婆娘居然送了罐脂膏”
  
  小少爷探出个脑袋来挤兑他:“你平日里惯涂这玩意儿?像我家表姐”
  
  “胡说!”
  
  孔令轩抻着脖子想想解释这罐东西的用处,却望着小少爷那双乌黑的眼珠子什么也说不出口
  
  “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睡觉”
  
  小少爷听这话急了,卷着被子就往角落里去,把自己裹成蚕蛹样
  
  “你这人真是坏透了,出尔反尔,亏得还是个读书人”
  
  孔令轩大喇喇的往床上一躺,双臂一叠便作枕
  
  “我可是个土匪”
  
  反正他今晚左右是出不了这个屋子了,孔令轩一扯便从小少爷手里夺过来一个被角攥在手里
  
  “不是大夏天了,晚上不盖被我会着凉的”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迂腐的文弱书生,过惯了随心所欲的日子,虽然上头有师傅和师兄看着,但有个过分浪了的老四,好歹显得他文气许多
  
  但实在来说,哪次老四下山喝花酒是一个人去的?
  
  被子被扯到了头,小少爷尽量让自己身子离这个臭土匪远一点,他想起来还有身没来得及穿上的亵衣可以拯救自己,却无奈地发现衣服早已在孔令轩一次次动作中落到了地上
  
  俩人同躺在一个被窝里,距离不过两尺,小少爷已经把自己缩在了床角却还是觉得这土匪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叫什么名字?”
  
  他别过头去沉默不语,假装没听着
  
  “叫你呢”
  
  突然一条胳膊就搭了上来,手捉住他的肩膀大力摇晃,他再一次感受到孔令轩手上的茧子
  
  “你做什么!”
  
  孔令轩看着终于扭过脸来的小少爷噗嗤笑了,对方张大双眼惊恐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有点像前几天老四从山上帮镇上卖花的小郑姑娘捉的那只白兔子
  
  可爱得紧
  
  “赵钊彦”
  
  小兔子涨红了脸才吐了三个字
  
  孔令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少爷终于舍得把名字说出口了
  
  “赵钊彦,赵钊彦”他把这三个字在嘴里反复回味,“我唤你彦彦……”
  
  “不行!”
  
  小兔子急了,伸腿把不知何时凑得越来越近的孔令轩蹬了一脚
  
  这小少爷,倒是不留情
  
  土匪皮糙肉厚倒没觉得伤到了,面上却作出一副苦相,哼唧两声,疼,疼死了
  
  赵钊彦本不想理他,无奈对方叫得实在难听,再来他没打过架,刚刚那一脚踹出去也不知轻重,心里还虚着,听他叫唤了几声还是没忍住凑过去小声问他:
  “你没事儿吧”
  
  孔令轩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一只手钳住对方纤瘦的手腕,撑起来身体往旁边一卷便把赵钊彦盖了个严严实实,成了个他在上对方在下的进洞房标准姿势
  
  “我不做什么”
  
  
  
  赵钊彦听着他说这话真是忍不住想骂人,可惜自小家里管教严,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只能气呼呼地歪头闭眼
  
  可偏偏孔令轩是说一句凑近他一点
  
  “你信我”
  
  “我可是个读书人”
  
  说到“读书人”的时候,他嘴唇已经是快贴着赵钊彦的耳垂了
  
  孔令轩只是脱去了身上的喜服,并未像赵钊彦那样赤条条,两人贴在一起,粗糙的布料紧贴着细嫩的皮肤,当真刺激
  
  赵钊彦只得紧闭着双眼不去看孔令轩,浑身僵硬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感觉身上一轻,赵钊彦睁开眼睛发现孔令轩从他身上退下去只是侧卧在一旁咧嘴瞅他
  
  “你……”
  
  “啊?你放心”孔令轩从床上坐起来解自己的衣服准备去睡,“我可是个读书人”
  
  赵钊彦上下打望他,觉得这人说话出尔反尔实在不可信,到事到如今自己却只能依靠他,不禁心底一沉又往旁边缩了缩
  
  这土匪说睡觉倒真是睡了,桌上的烛火却还剩了半截多,赵钊彦晚上睡觉不能见光的,但听着身旁这人打起了浅浅的呼噜声便也没叫他,自个儿爬起来把通红的喜烛给吹灭了
  
  下床的时候他总觉得身后有道光望着他,回头却发现只有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土匪
  
  他也不管了,今日实在疲累,钻进去被窝他便朦朦胧胧进去了梦乡
  
  恍惚间后背贴上了一个热源,一条还挺沉的手臂搭在了他腰间
  
  “臭土匪”
  
  “嘴那么大,笑起来太丑了”
  
  他嘴里嘟囔几句却没打掉对方的胳膊,任由它在腰间发热
  
  “老爷一定在找我,我明天也许就能回去了”赵钊彦心里一直冒泡泡,突然轻松许多

  本应睡着的孔令轩也露出来个微笑
  
  
  
  
  FIN
  
  
  彻底完啦
  大家一切靠脑补吧
  感恩看完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