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鸥]如何追求一个女人

  
  
  这对实在是好嗑hhh
  忍不住来写点~年下忠犬系小狼狗X美艳平胸(?)御姐什么的想想就赤鸡
  没有文笔,大概就是流水账式文学XDD
  一发完~
  
  
  
  白敬亭承认这个女人令他有些着迷
  
  谁会对这个美丽的女人无动于衷呢,何况她举手投足间还带些若有若无的风情。
  
  王鸥上节目的时候一般是化着略浓的妆整个人都显得很强势,但当她开口的时候语气却又在不自觉地以为她在撒娇,但白敬亭其实很清楚,王鸥比他想象的坚强许多。
  
  他明白自己和王鸥有许多相似,比如目标,他们对自己的定位都是一个演员,所求的不过是那座金光闪闪的奖杯,有名气固然很好,但得到知名度的方式只有靠演戏,靠自己塑造的角色。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他实话说走了不少捷径,作为一个娱乐圈难得的个体户,他觉得自己挑综艺的眼光还算不错。
  
  比如贝尔
  
  比如……明侦
  
  何老师是不会让人感到尴尬和不舒服的前辈,会照顾好每个人的情绪,撒老师是他学生时代一直崇拜的那种光芒万丈又有趣的人,鬼鬼总是活泼气氛满脸的天真,让他这个不擅长和女生相处的人也觉得舒服,大老师是自己从小听他歌长大的,也是在贝尔同甘共苦过的老熟人。
  
  王鸥……至于王鸥……
  
  他们两个人并不相识,大概是知道对方打拼了挺多年,直到去年演的两部戏都成了爆款,虽然不是主角也算是熬出了头。
  
  他看着对方妆容精致的面容,礼貌地握了个手。
  
  他们做了师生,母子,没有关系的侦探和嫌疑人,别人的哈尼。
  
  等到第一季录完,几个人的关系可以算是突飞猛进,微信群整天都响个不停,虽然撒老师不用这些新媒体工具,但想约他出来吃饭还是总能找到的。
  
  后来出了点事,搞得满城风雨,白敬亭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把那句“怎么样了”给发出去。
  
  大张伟笑话他跟个小姑娘似的磨磨唧唧,他没给怼回去,也是觉得自个儿挺怂的。
  
  他对王鸥有点不一样的心思这事儿,好像就大张伟一人看了出来,至少就他一个人直截了当地指了出来。白敬亭认为这得益于对方比自己多的多的恋爱经验,而他并不羡慕这一点。
  
  白敬亭其实挺苦恼,他在学生时代也经历过一些朦朦胧胧的恋爱,放到现在也都不值一提。他觉得自己不必要和王鸥在一起,但又觉得自己难得这么喜欢一个姑娘,不在一起多可惜。
  
  白敬亭有时思考自己是为什么会喜欢她,她的美丽,温柔,成熟,冷静,撒娇,闹脾气,他似乎都不是非常在意,但这些全部加在王鸥本人身上,便使他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神魂颠倒。
  
  他们挺久没见,再见就是明侦第二季的录制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美丽,但又明显有了些不同,白敬亭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同。
  
  这一期录完白敬亭发现王鸥眼圈有些泛红,他觉得心里有点发酸,但又明白王鸥并不愿意将自己的脆弱暴露在朋友面前。
  
  他决定还是试一试
  
  他约她喝酒
  
  王鸥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男孩儿,因为对方的年龄,她一向把白敬亭当做大男孩儿,而非一个成熟的男人,她有些诧异,因为两个人虽然挺熟,但并没有单独出去过,虽然她经常和何老师约饭,也会和鬼鬼约下午茶。
  
  但她没有多加思索便同意了,当她告知助理这个安排的时候一旁的经纪人白眼差点没翻到天上去
  
  “我看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
  
  “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呢?”
  
  王鸥俏皮地眨眨眼,眉眼动人。
  
  她自然是不怕的,她已经是三字打头的女人了,谈过恋爱,经历过低谷,也做过女一号,王鸥甚至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自传改取什么名字。
  
  白敬亭主动约她,代表他不怕,那她还怕什么呢。
  
  吃饭的地点在一家私房菜,白敬亭说是圈内好友推荐,私密性绝对一等一的好。
  
  王鸥本来是单纯地来吃个饭,同时接受一下朋友对她释放的好意,越是这个时候她发觉自己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需求越大,但从她进门和白敬亭眼神接触的那一瞬间便觉出来有些不大对劲儿。
  
  这顿饭对她来说味如嚼蜡,话说出来虽然对不起精心烹饪的厨师但确实如此,白敬亭眼神中的炙热她并不是一无所知,她一向美丽,从第一次成为模特的时候就经常受到这种目光的洗礼,更别提选择演员作为自己职业后,她基本习以为常。
  
  但这次与往常不同,她讲白敬亭视为亲爱的弟弟,而且仅限于弟弟。
  
  所以当白敬亭说出“王鸥你觉得我怎么样”的时候,她决定不能再放任下去。
  
  她新做的指甲红艳艳,与她本人十分相配,而这美丽的指甲现在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透露出主人极不平静的内心。
  
  “小白”王鸥嘴角扬起,“你知道我大你几岁吗?”
  
  “十岁”白敬亭没有犹豫
  
  “是至少十一岁”王鸥决定开诚布公地和这个对她来说过分年轻的男孩儿谈一谈,“我理想中的另一半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性”
  
  说着又瞟了一眼白敬亭
  
  “至少年龄上要成熟稳重”
  
  “我认为年龄和成熟程度不挂钩,如果非要证明,那我可以说我昨晚做了个心理年龄测试说我心理已经是60岁了”白敬亭收起脸上的笑,自认为与稳重更近了一步,“您觉得够不够?”
  
  王鸥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我如果做测试告诉我七岁,我难道真的会觉得自己内心还是个小姑娘吗?”
  
  “你在我心里现在就是个小姑娘”
  
  “……”王鸥说不下去了,她要逃离这个房间,再待下去她也会和白敬亭一样不正常,因为她感觉自己的脸已经不自觉泛红升温了。
  
  她走的很顺利,因为白敬亭并没有阻拦她不让她走的意思。
  
  再过几天这小孩儿的脑袋就会恢复正常,并且开始后悔自己今天的举动,说不定还会给我发微信道歉。
  
  王鸥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但生活往往事与愿违,当何老师约她出来吃饭的时候她就该反应过来不对劲儿的。本以为一顿普通的饭终结在对方略有些支支吾吾的问题“听说小白在追你?”
  
  她嘴里那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可把她呛了个结实。
  
  “咳咳……您听谁说的?”
  
  何炅一脸无辜:“他自个儿讲的。”
  
  这个死小孩,她突然想起这句话,回想起两人短暂的母子情分,心又忍不住软了下来。
  
  白状元可比白敬亭来的让她省心,至少她不用应对来自对方的感情问题。
  
  与何老师作别后,她坐上助理的车回了家,路上还在想着何老师跟她讲的话。
  
  “小白这孩子其实挺认死理的,你要是没那个意思就直接跟他讲清楚,见面还是朋友,你要是有那个意思……”
  
  “没有!也……也不会有”
  
  王鸥越说口气越不确定,她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觉得真是拿白敬亭没办法。
 
  她决定把这件事冷处理,拖着,对包括白敬亭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打着哈哈混过去,虽说这种拖泥带水的处理方式实在配不上她一个成熟女人,但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她真的不想失去白敬亭这个朋友。
  
  事情出现转折是她拿到了《凰权》的本子,这是个好本子,还有靠谱的剧组,华琼这个角色她也很喜欢。所以没经过什么思考她就决定接下来这个戏。
  
  进了组她才发现白敬亭也在,并且美名其曰为惊喜,王鸥对他无法保持入行十年练出来的好修养,直接翻了个白眼过去。
  
  好在白敬亭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王鸥为此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发觉心里出现了几分失落,这也太像个不成熟的未成年少女了。
  
  她的欣慰与低落并没有持续太久,第一天进组并没有拍很长时间,因为有几个布景在导演的突发奇想下决定修改。当王鸥从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出来后发现白敬亭给她发了条微信。
  
  “小鸥,你现在在房间吗?”
  
  王鸥看着这个鬼称呼不满地撇了撇嘴,回复他
  
  “有,什么事?”
  
  她的回复仿佛石沉大海,对方并没有再回复她,王鸥轻笑一声显得自己没那么失落。她的头发半干,还不能睡,但她也穿着浴袍,显然也不适合出门,她也懒得再换一套衣服。
  
  正当她在思考该如何消遣这段临睡前的闲暇时光时,王鸥听到有人在敲门
  
  “谁呀?”
  
  她一边穿鞋一边往门走去,猜测应该是助理,但她错了,来的是白敬亭。
  
  王鸥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把这个年轻男孩儿拉进来,她自从某件事后便格外敏感。
  
  不过,比他俩之间突然沉默的气氛相比,她的穿着显得更加尴尬,王鸥认为这种尴尬完全应该归因于不请自来的白敬亭。
  
  “你!”王鸥张口就想数落他一顿,不过还是放弃了,她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去换一套衣服。
  
  她的动作很快,并没有耽误太久。
  
  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白敬亭正坐在她床边低头玩手机,看起来很激动,王鸥其实有点好奇小年轻在玩什么游戏,但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毕竟她现在正极力与白敬亭保持距离。
  
  “啊……你换好啦?”白敬亭余光瞄到王鸥走到离他有一段距离的位置,赶紧手忙脚乱关了游戏,背挺得笔直“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是呀”王鸥觉得自己对白敬亭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所以你快走吧”
  
  “我不走!”白敬亭反应得挺快
  
  “不走你干嘛?你可别说是找我来对剧本的。”王鸥眸色一暗,面露不悦。
  
  “我,我在追你!”白敬亭声音比前一句更大了,说完又秒怂“我能不能……追你啊?”
  
  王鸥被他气笑了,忍不住伸出纤长的手指点点这个男孩儿的脑袋:“我允不允许的,你不都来我房间在这儿坐着了嘛”
  
  白敬亭若有所思:“那你就是同意了”
  
  “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同意的?”
  
  “大老师说的!他告我女孩儿没拒绝就是同意……”白敬亭眼睛里带了几分无辜,而他的脸又确实好看,望着王鸥的时候整个人仿佛都带了些光芒。
  
  王鸥下定决心下次要和大张伟好好聊聊怎么教小孩儿的事情。
  
  
  那天晚上过后,白敬亭就像是得到什么许可一般,动作愈发明显,没事儿一双眼睛就盯着王鸥瞅,剧组里好些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倪妮和陈坤更是爱冲他俩挤眉弄眼。
  
  “明明我还没和他在一起,却搞得像在一起了一样”王鸥给经纪人打电话吐槽,“我怎么觉得那么亏”
  
  经纪人倒吸一口凉气:“听你这意思是觉得这小孩儿可以发展发展?”
  
  “发展发展?你说得跟我搞传销似的”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的鸥姐,您这是考虑清楚了?”
  
  “嗯……算是吧”王鸥眼珠转了几转,流露出几分少女的俏皮,“不过还得再考察几天”
  
  “就几天???姐你可得冷静,你不能因为我上次替你去了易烊千玺的生日会就这样啊!你怎么那么快就又换了个小鲜肉喜欢呢!”经纪人痛心疾首,自己养的猪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一颗嫩白菜给拱了呢。
  
  “你什么意思嘛,白敬亭跟别的小鲜肉可不一样,他演戏不错的,可造之材,而且跟我的易先生根本不是一码事嘛!你可别混淆视听指望着我忘了你替我去生日会这事儿!”
  
  挂了电话王鸥又仔细思考了一遍这件事,她很喜欢白敬亭,但与她十六岁时暗恋隔壁班男生的喜欢差的太多了,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脸红心跳,大概也是因为自己老了,不过她确实是喜欢白敬亭的,只把他当做照顾的弟弟时觉得很好,当做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也很好,那如果是共度一生的伴侣呢?
  
  按她的年纪,现在考虑的确实是结婚而不是单纯的恋爱了,那白敬亭呢,他还年轻,星途璀璨一片光明,如果和她在一起了,所放弃的东西白敬亭不懂,但她懂。
  
  她给白敬亭发了条微信:你会后悔吗
  
  白敬亭几乎秒回:不会
  
  “[白眼]你知道我说什么嘛?”
  
  “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关你的事我都不会后悔”
  
  王鸥看着这条信息低声哀叫,现在的小男孩儿真是会说话,三言两语就把她这个老姐姐撩得脸红心跳。
  
  那就试试?
  
  她已经做好了一拍两散的准备。
  
  白敬亭似乎意识到了王鸥态度的软化,便见缝插针处处以正牌男友的身份自居,如果王鸥和哪个男性相处时间过长或者相谈甚欢,那一定会感受到背后有一道怨念的目光,而事后那位男性一定会收到种种关于白敬亭是王鸥男朋友的暗示,而如果王鸥多说他两句白敬亭还显得委屈极了,叫她气也不是羞也不是。
  
  “你大学是不是专修过一门叫如何蹬鼻子上脸的学科”王鸥被他搞得头痛,她不担心白敬亭后悔了,因为她自己心里已经有些隐隐的后悔。
  
  白敬亭朝她露出一个无法拒绝的笑,像只小狗一样凑到王鸥身边,抬起下巴暗示王鸥应该给他一个吻,王鸥甚至觉得自己可以看到白敬亭身后有条摇摇晃晃的狗尾巴。
  
  自己可能是误上贼船了
  
  王鸥再次后悔,但这后悔没有持续很久就被白敬亭扑上来的一个吻给冲淡了,她感觉自己内心深处仿佛有些什么被白敬亭唤醒了,使得她心内极痒。
  
  我需要他
  
  她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哇感觉是自己写过最长的一篇了
  (感谢您看到这~(*Ü*)ノ☀
  (如果能评论两句您就更可爱啦( ͡° ͜ʖ ͡°)✧
  

评论(46)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