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心里尤鬼]星球坠落

  

  ABO背景多私设

  双Omega

  尤鬼/鬼尤无差

  时间线是我瞎编的,超级短

  

  1.

  王琳凯在19岁生日后,才迎来了自己姗姗来迟的分化期。

  

  2.

  实话说他已经做好了当一个Beta的准备,并且自我感觉良好,不用受信息素发情期的影响,也不用国家政府操心是否婚配,但没想到的是,老天爷在他的十九岁生日大礼包里给他塞了这么大一个惊喜。

  王琳凯躺在床上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让同屋的陈立农去找尤长靖——谁让他是团内的大哥,虽然弟弟们平时口头上喜欢怼他几句,一旦出了事儿却都还是条件反射性地依赖年长者。

  “我可能发烧了。”

  陈立农分化得早,被王琳凯一推就发觉出事了,他皱着鼻子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甜腻味道,这味道一进入他的鼻子就直挺挺地蹿到脑内发散开来,激起作为一个Alpha的原始欲望也开始麻痹他的理智。

  不能再待下去了

  陈立农拔腿就往外跑,好在今天没有安排工作,别墅里人还算齐,除了朱正廷和蔡徐坤出去看电影外,都在。他伏在二楼的雕花栏杆上向下看,剩下几个人都在客厅的沙发上歪扭七八地躺着,大概是在打游戏。

  他有些近视,眯起眼睛才看到被一群大高个围住的尤长靖,团内的大哥正专心地塞着耳机听歌,手还跟着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大腿,看起来很惬意投入。

  “尤长靖!”

  陈立农双手喇叭状围住嘴开始叫他。

  “小鬼好像生病了,你们过来看看他!”

  这一嗓子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地都放下手里的事情往楼上跑,木质的楼梯突然被一群大小伙碾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倒是给这场突发事件配上了合理的BGM。

  走在最前面的尤长靖推开门的一瞬间就被扑面而来的甜味给吓到了,他伸出手往后摆摆示意其他人都不要进来,然后关上房门撕掉自己脖子后面的抑制贴,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安抚躁动不安的小孩子。

  “小鬼?”

  尤长靖一步一步地往王琳凯躺的床走近,能闻到的味道也越来越清楚而沉重。

  “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王琳凯蔫了吧唧地裹着被子,吸着鼻子,重感冒一样地虚弱。

  “我好难受。”

  尤长靖看着小孩儿——虽然王琳凯已经成年不少时间了,但在尤长靖看来还是小孩子,实话说他看团内的每个人都觉得需要照顾,哪怕是随时都能拉出去独当一面的小队长,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还没到二十岁的孩子。

  他熟练地问了王琳凯几个问题,尤长靖不是第一次应付刚刚分化的孩子,在大厂灵超分化的时候就是他去照顾的,没参加节目前也照料过几个同公司练习生,步骤很熟悉了。

  听完王琳凯回答后他肯定地下了个结论,你要分化成Omega了,我那里有抑制剂,一会儿给你拿过来打一针,我陪你睡会儿,一觉醒来就好了。

  “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尤长靖的声音温柔得像棉花糖,让王琳凯有些不适时宜地想起来了自己的妈妈,感觉有点像,“不要怕啦小鬼。”

  “我这不是怕!”

  炮仗精遇到这种事情也只能把声音调低再调低。

  “就是,就是没反应过来而已。”

  “我知道啦,”尤长靖哄孩子一样地开口,“小鬼最勇敢了对不对?”

  王琳凯被他这敷衍的话给憋了一口气,脸本来就红,现在更加烧了,但尤长靖说完就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只给他留个背影。

  “你怎么走了?”

  王琳凯有些委屈。

  “我去找人拿抑制剂过来啦,”尤长靖觉得有些好笑,停下来转头看他,“小鬼撒起娇来还蛮可爱的喔。”

  “我这不是撒娇好不好!”

  王琳凯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说完又觉得算了,反正他现在是特殊时期,对哥哥撒个娇也无所谓,rapper也有柔情一面嘛不然怎么还会唱出来《陪你过冬天》这种歌。

  “我知道啦,小鬼很酷,不撒娇。”

  尤长靖拉开门又吓了一跳,几个脑袋都凑在门口不知道在讨论什么,见他出来就马上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怎么样了。

  “没事啦,就是分化而已。”

  尤长靖顺手拉住手边的林彦俊,安排他去他们房间的柜子里找他的抑制剂,并且叮嘱他拿两支就可以。

  “分化是什么感觉啊?”

  忙内好奇地往里探头,想看看王琳凯,被范丞丞一把给拉了回去,让他不要乱动。

  “就像发烧一样,睡一觉就好啦,”尤长靖笑眯眯地解答弟弟的困惑,“好啦我陪小鬼就够咯,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散了吧。”

  王琳凯几乎是在尤长靖走后的瞬间困意就泛滥成灾,他把自己蜷起来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被推醒,他艰难地睁开眼皮,看到了拿着针管的尤长靖。

  “你入睡速度也太好了吧,”尤长靖吐槽他,“难怪上次酒店隔音那么差,大家都没睡好就你一个人睡得最香。”

  “你这说得我跟猪一样。”

  王琳凯乖乖地撸起袖子让尤长靖把抑制剂注射进入他的体内,嘴上还不认输。

  尤长靖的手法娴熟,很快就打完了,他让王琳凯往里凑凑,给他留个空出来。

  “你干嘛?”

  王琳凯吞了口唾沫,拿被子挡住胸口

  “陪你睡觉啊,”尤长靖皱着眉头,“我们两个都是Omega,你怕个鬼啦!”

  王琳凯一想也是,马上顺从地给尤长靖腾了半个床出来——好在他们的床都挺宽敞,睡两个人也足够。

  “尤长靖你身上好甜,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王琳凯不自觉地就想往尤长靖身上凑。

  “奶油味啦,你的味道也很甜,”尤长靖仔细嗅了嗅,“是糖果的味道,如果灵超在一定很喜欢。”

  “可是我不喜欢,”王琳凯一张脸苦哈哈的,“一点也不酷了。”

  他现在没有脏辫就算了,还分化成了一个浑身甜甜糖果味的Omega,这也太丢脸了吧!

  王琳凯决定把这件事先瞒下来,至少不能让杰哥和卜凡知道,不然他俩一定会笑话自己的,他暗暗地想。

  “没有啦,”尤长靖给炮仗精顺毛,“Omega也很好的,你以后就知道了。”

  王琳凯可不信这种话,做一个Omega可不是什么好事,光一个发情期就够让人烦恼的了,何况还有成结怀孕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一想到小时候在生理课本上看到的东西,瞬间打了个冷战。

  他窝在尤长靖的臂弯里,闻着对方身上的味道,不知不觉就又睡了过去,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觉得身上火烧一般地热,出了一身的汗,身后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还不受控制地流出了一些难言的液体。

  王琳凯咬着唇把身旁的尤长靖推醒,尤长靖一看他红通通的脸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胳膊一伸把弟弟搂得更紧,释放出奶油味来帮助控制小孩来势汹汹的发情。

  “我这是怎么了?”

  王琳凯羞于谈及自己的身体状况,感觉到体温有降下去一点后把声音压得极低才开口。

  “发情期,没关系的。”

  “我还以为刚刚已经过去了。”

  王琳凯懊恼地说。

  “哪有那么容易。”

  尤长靖把手伸进被窝里摸索,刚碰到王琳凯的裤子就被他一把抓住。

  “你你你你干嘛!”

  小孩有气无力地,脸还涨得红。

  “帮你啊,”尤长靖慢条斯理地把王琳凯的手掰开,“你以前没自己做过吗?”

  “我当然有!”

  王琳凯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直接把尤长靖给逗笑了。

  “不需要那么大声啦,我能听得到。”

  他笑得很无害,趁着王琳凯还没反应过来又浑身无力,把弟弟的裤子褪到腿弯处,隔着已经被体液浸湿的薄薄一层内裤布料轻柔地抚摸了上去。

  “我帮帮你吧,会很舒服的。”

  王琳凯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看到了星星,一颗颗地从天空坠落。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