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法鬼]抒情方式

  瞎搞一通

  很无聊

  重度ooc

  

  

  

  1.

  实话说,胡雪松一直理解不了孙权对自己来得莫名其妙的感情,虽然他是个语文老师,但也做不好人类复杂眼神的阅读理解。

  

  2.

  两个人约好一起做歌的时候,胡雪松突然觉得有道目光一直黏在自己身上,但房间里只有他和孙权,MC法老对他来说是老师前辈,胡雪松有些僵硬地动了动脖子,最后什么话也没说。

  但这事儿不止一次了。

  胡雪松还是开了口,他问你在看我吗。

  他问出来这句话才自觉有些欠妥,如果被否认也太丢脸了,小胡老师算个要面儿的人。

  所幸孙权是个诚实的rapper,他点点头说对,鬼老师我一直在看你。

  你看我干嘛?

  小胡老师越来越糊涂了,他转过身去和孙权面对面坐着,试图从对方的表情从抽丝剥茧得出一些线索。

  失败了,他只能等孙权的回答。

  我觉得老师你挺好的。

  孙权答非所问,还反问回去个问题。

  老师你觉得我怎么样?

  胡雪松把这句话在嘴里咂摸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对但到底哪里不对他也没琢磨出来,只能谨慎地点点头,说你也挺好的。

  那就好。

  孙权大概是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个笑来。

  我觉得咱俩也挺好的。

  胡雪松差点被口水呛到,他困惑地问孙权什么意思。

  孙权说你以为哪个意思。

  胡雪松说我以为的意思不是太好。

  孙权又笑了,那你以为的是对的。

  胡雪松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和孙权这首歌可能是做不出来了。   

  最后这首歌还是出来了,反响还可以。

  胡雪松也收获了一个名义上的男朋友。

  这其实很不可思议,翻遍胡雪松的人生规划也不会出现和一个男人约会这件事,虽然最后它确确实实地发生存在了。

  再把时间拨回去——

  胡雪松说我巨直,你别开玩笑了。

  孙权又松了口气,太好了,我也是直男。

  好个屁

  胡老师直接骂出来了。

  不好吗?

  孙权问完又自己回答,挺好的。

  我之前还以为你喜欢那个谁

  哪个谁

  不说了

  孙权嘿嘿一乐,老师你上次代言的Nike……

  Puma

  胡雪松努力维持着对前辈的respect,隐晦地翻了个不太雅观的白眼,觉得孙权今天脑子有点问题。

  那我觉得我们两个可以试一下

  孙权斟字酌句。

  试什么

  欸老师你明白的嘛

  这我真的不想明白

  胡雪松伸出来细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该说什么。

  憋了一肚子话最后却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说行啊,试试。

  

  3.

  胡雪松从小到大也没太在意过自己的外表,或者说正视过自己的美丑,他对着镜子做出一个扭曲的鬼脸,觉得自己真真是面目可憎。

  上完节目后他翻着评论看一群女生用一堆感叹号夸他长得帅,像这个明星像那个明星,胡雪松摇了摇头,不太明白为什么,后来他看到每个rapper的微博下面都有她们摇旗呐喊的身影,也就懂了。

  有次孙权顺口夸他好看,胡雪松瞪了他一眼,说我知道自己长得丑,你不要胡说八道。

  孙权也不跟他犟,毛茸茸的一颗脑袋凑过去在老师脸上偷了个香,说反正我看你好看。

  这也许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胡雪松不讲话了,任由孙权埋在他脖子上作乱,温热在皮肤上引起骚动。

  孙权的确是觉得他的鬼老师好看,虽然老师自己不认为。

  他问,老师你觉得八贼长得怎么样。

  老师沉默了一会儿问是说实话吗。

  孙权懂了,接着问老师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老师这次没有犹豫,说挺好的。

  孙权更困惑了,这审美观没问题啊,怎么瞧不出来自己也好看呢。

  

  4.  

  谈恋爱要做什么,牵手kiss上床,普通人是这样,rapper们也是普通人。

  胡雪松并不抗拒亲热,虽然他看上去不近人情远离红尘,但抱住的时候还是暖的,他在自己的歌里唱欲情故纵,在赤裸着身体与孙权相拥的时候也极少乖顺,毕竟他不是一个身娇体弱的女孩子,他是杀手鬼卞。

  老师你的腿真好看。

  孙权一边抚摸着细腻的皮肤纹理,一边由衷地赞美道。

  后背也好看。

  脚指头也好看。

  脸——

  话还没说完就被胡雪松的嘴给堵了回去。

  行了啊

  老师的声音像是在沙砾上撒满了珍珠,细碎的颤声随着孙权的动作从嘴里逸出,猫爪似的在孙权心里挠。

  你和豆豆挺像的。

  他突然说。

  你是说我像只猫,还是想让我叫你爸爸?

  胡雪松轻笑着在孙权耳尖上咬了一口,他的牙齿生得乱,看起来蛮凶,实际上不舍得使力。

  什么都不想,就是夸你。

  孙权耳朵那里被啄了一口,只觉得又酥又麻,一股热浪从天灵盖直直地往小腹冲了,胡雪松太治他了,像桂花酒配蟹黄膏,像粉色气泡水和年轻人的爱情。

  做完后胡雪松的两条腿都有些发软,孙权抱他去浴室冲澡,能抱起来的原因不是因为孙权身强体壮,只是因为小胡老师太瘦了,几乎根根分明的肋骨,细瘦的腰线,孙权每次坦诚相对的时候都认为自己是在膜拜这具身体,大概和凡人撞见了天山雪莲一个心理。

  当然胡雪松并不是遗世独立的花。

  鬼卞寡言冷淡,但他也并不全是鬼卞,一个小学语文老师必须要拥有一副柔软心肠,胡雪松也做到了,他其实算个相当理性又清醒的人,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生活,都经常有种袖手旁观的冷静。

  但柔软有时候也会占据上风,比如他对孙权。

  其实我们只做炮/友也是可以的。

  胡雪松说道。

  孙权回忆了一遍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男朋友的事,然后伸出手摸了摸胡雪松的额头。

  不热啊,你没发烧。

  他本来认为这是个玩笑,但胡雪松的目光格外的真诚,黑亮的眼珠子瞅得孙权背后发毛,甚至想后退两步。

  我是认真的。

  胡雪松觉得自己特别善解人意。

  如果你只是缺一个炮/友,或者是因为我在床上让你喜欢,我们做炮/友就可以,不用谈恋爱,这样对你也不公平。

  孙权被他这话气笑了,他恶狠狠地压过去问,那不和我谈恋爱老师你想和谁谈。

  和肖佳吗,还是和谁。

  你扯他干嘛。

  胡雪松哭笑不得。

  跟豆芽哥没关系,我只是替你想,你看,我长得又不好看,脾气也不是很好,也不能长时间在上海陪你,没必要和我谈恋爱的。

  老师你是不是要甩了我?

  孙权完全不回应他的话,只扯住胡雪松的仙鹤衬衫领口,凶得很。

  你怎么就听不懂我的意思呢?

  胡雪松用手指尖点了点孙权的脑门,叹了口气。

  是我觉得自己不够适合你。

  那你喜不喜欢我?

  孙权往前又凑近了几公分,他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胡雪松因为连续熬夜而生出来的红色痘痘和青色胡茬——连这些他都觉得可爱。

  胡雪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确实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踌躇了几秒钟后侧过头给了孙权一个吻,带了一些暗示的吻。

  孙权接收到了暗示,然后脱下了裤子。

  他进入的时候,胡雪松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呜咽,比他曾在歌里的多了几分甜腻,他这时候突然发觉自己也许很喜欢孙权。

  做到一半孙权突然停了下来,任由胡雪松的腿蹭啊蹭也不继续动作了。

  你干什么呢,不做就滚

  胡老师其实挺暴躁的。

  我想起来你刚刚叫豆芽哥了。

  孙权脸上挂的表情大概可以命名为委屈。

  你都没叫过我哥哥。

  爽到一半突然卡壳的胡雪松气得不行。掐着嗓子化成志玲姐姐把孙权哥哥法老哥哥胡乱叫了一通。

  行了b——

  话还没说完就被孙权顶的重重一下给吞了回去,mc法老突然兴奋得像个小处男,什么技巧也不管只凭着力气蛮干,颠簸的风浪里胡雪松的腿死死地环住孙权的腰,勾缠在一起的脚趾像中世纪教堂顶上浓墨重彩的油画。

  你是疯了吗

  胡雪松嘴上不饶人,实则心里享受得很,孙权自然是明白他,也就不理会,只和他的老师贴得更近一些。

  改做炮/友这事儿也就这样轻轻巧巧地被揭过去了,胡雪松是记着呢,但他摸不准孙权到底有没有把事儿放心上考虑,只好按下去不再提。

  

  5.

  小胡老师是个兢兢业业的好老师,每天准点上下班,手机24小时随时保持畅通方便和家长交流,所以两个人还是聚少离多,日常异地,几天还好,一个月都见不到男朋友,算个屁谈恋爱。

  孙权一合计,就定了张机票飞到重庆去了,千算万算却漏了自己没有胡雪松家钥匙的残酷现实。胡雪松下班回来的时候就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可怜巴巴的法老,他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胡雪松给他倒了杯水。

  想你了

  孙权坐在他旁边,把杯子捧起来喝水,咕噜咕噜的。

  厂牌不要了?

  胡雪松逗他。

  丢给八贼了,孙权想起来就生气,明明他才是主理人,结果屁都不干,连官博皮下都是老子。

  他说他谈恋爱要时间,那我也在谈恋爱嘛

  孙权委屈得很,老师你都不给我个名分。

  正式公开这个事情胡雪松确实没想过,毕竟他刚开始就没觉得这段关系能维持太长时间,既然不是那么肯定要走很久,对他来说也就没有知会朋友的必要。孙权见他如此,也就把自己打在群对话框想显摆的话给删了,没想到他光明正大搞了这么久hardcore,最后谈了段地下恋爱。

  胡雪松本来觉得这不算什么事儿,但如今孙权又提起来,他也不坚持了,说随你,只要你不怕我长得不好看给你丢脸就行。

  丢屁脸,孙权喜笑颜开地点开了微信,老师你放心,他们羡慕还来不及呢。

  真的吗

  胡雪松忧心忡忡地刷出来了孙权新发的朋友圈——宣布鬼老师是他男朋友了其他人不用想了。

  八贼几乎秒评

  “你做什么美梦呢”

  同时还有几个朋友问他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气得孙权给八贼打视频电话证明,他把老师拉到自己旁边,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看那头的八贼。

  方脑袋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对胡雪松说,老师你要是被法老绑架了就眨一眨眼。

  胡雪松马上眨了眨眼睛。

  八贼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就看到孙权迅速地在老师脸上啄了一口。

  八贼: ……老师你你你你冷静!

  他几乎要跳起来了,生怕鬼老师跟法老拼命,虽然老师的大腿也没孙权的胳膊粗,武力值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现在你信了吧?

  孙权冲着八贼龇牙咧嘴。

  胡雪松也不逗他了,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信信信

  八贼快被这俩人吓晕过去了。

  他斟酌着语句

  老师……呃……嫂子?

  胡雪松脸黑了。

  八贼马上转过头去冲着旁边的孙权说,嗯,师娘?

  孙权脸也黑了。

  机智网友小八八马上把电话挂了,知会了小精灵一声就带着女朋友逃命一般地回青岛了,任凭孙权100个电话狂轰滥炸也绝不回应。

  

  然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刷手机,胡雪松突然说,连八贼反应都那么大,其他人会不会被吓到。

  法老说,别人我不知道,布瑞吉什么反应我知道。

  胡雪松问什么反应。

  法老压下来声音说,屌的屌的,老师你屌的,法老你也屌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小胡老师夸法老学得像,法老自得地点点头,虽然都说八贼模仿像,其实我这方面的功力也不错。

  

  6.

  孙权躺在胡雪松的——现在是他们两个人的床了,畅想着两个人的未来,他说想和老师一起给豆豆洗个澡,然后吹干,最后一起撸猫,不过要小心一点儿,豆豆还挺凶的。

  胡雪松听着他絮絮叨叨说话,催眠曲一样地飘进了他的耳朵眼里,降落,滋生了漫天的困意,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缩成一团了。

  朦胧间听到孙权问

  老师,你觉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胡雪松懒得开口理他,手在被窝里摸索几下,抓到了孙权的手,两只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像一场正在交媾的战役。

  他没有回答,但孙权得到了回应。

  

  

  

  (写得不好但fgszd

  (谢谢您看到这儿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