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异坤/毕锐]断桥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Xjb搞了8k
       
        比较垃圾凑合看叭
       
        cp混乱,内含雯周周,异坤,菜粥(?),第一人称预警,不喜误入
       
        部分细节参考《青蛇》
       
        善用拉黑不要举报
       
       
       
       
       
       
        宗元六年的春天,我第一次以人形睁开双眼。
       
        在一座断桥下活了五百多年,周锐是我见过的第一条比我还老的蛇,他一千多岁,通体雪白,什么都见过,我对他有种近乎奇特的崇拜。当然,我出生的断桥并不是那个话本里有名的断桥,它确实只是一座断了的普通桥,或许它从被建造到断裂腐朽,唯一存在的目的就是孕育了我。
       
        我是一条很懒的蛇,虽然刚刚修炼成人形但从来不到人群里活动,总是独自拧着身子在湖底洞里闲逛,周锐说我喜欢没事找事,这确实,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他就救了我一命,这事儿比较丢脸,不提了。
       
        从那以后我就缠上了他,他去哪儿我便也去哪儿,他做什么我也做什么,我积攒了几百年的好奇心好像在遇到他的那一瞬间全部爆发了。
       
        “你叫周锐,这名字是自己取的么?”
       
        我还没有名字,话里透出点可怜巴巴的滋味。
       
        “没错,”周锐正化成个着白衣的俊俏公子模样,一边晃着扇子一边自得地点头,“如何?”
       
        “好,真好听!”
       
        说实话,我哪里懂名字的好坏呢,我不过是条活了几百年还没名字的蛇罢了。
       
        “你有名字吗?”
       
        周锐得意够了,收了扇子问我。
       
        “没有”
       
        我也学他变成个人,青色绸缎,长衫竹印,端的一副好样貌。
       
        因为我是一条菜青色的蛇,所以周锐提议我可以姓蔡,说这个姓很好,前朝有个才女就姓蔡。
       
        我说好,我不想拒绝他,就算他胡诌了一通来骗我我也是甘愿的。
       
        “名字你要自己想啦”
       
        周锐的脸上有种莫名的娇憨,显得可爱又迷人,我总是看他,然后在心里偷偷夸赞。
       
        “我,我想不出什么来。”
       
        我是一条没文化的蛇,想到就有点害羞。
       
        其实我高看了周锐,虽然他比我多活了那么久,但他也是比我懂不了多少,这事儿我到后来才明白,如今的我还是个全身心依赖他的小蛇。
       
        最后我们两个是去找了个算命先生取的名字,由头是蔡姓的兄长新添了麟儿,筹码是一锭金元宝——不过是根狗尾巴草,那个装眼瞎的算命先生眼睛都看直了,立刻搜肠刮肚地用上了毕生墨水来取了个名字出来。
       
        蔡徐坤
       
        我分不出来好坏,只觉得还算顺口,偷偷瞥周锐,见他点头表示赞许,我才跟着点头。
       
        一条蛇终于有了名字,可喜可贺。
       
        或许是有了名字,我走在路上都有了底气,路过几个卖花的小姑娘时都觉得被多瞧了几眼。
       
        我问过周锐我长得如何,他说好看,我说那比起你呢,他说差不多,我便放心了。
       
        毕竟他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蛇。
       
        “我们要去哪里?”
       
        “西湖”
       
        周锐突然有点羞赧,因为他虽然活了这么久,但从来没去过西湖。
       
        “为什么要去西湖?那里有辣椒炒肉吃吗?”
       
        我当时什么也不懂,只担心那里饭菜的口味不可口。
       
        “你,你难道没听过《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的故事吗?”
       
        周锐提高了嗓门,他平时说话声音和长相不大般配,我有时候也受不了,不过很少。
       
        “没有”
       
        我老老实实地摇摇头,耳朵都红了。
       
        “每条蛇都应该背诵并默写这个故事!”
       
        接着,周锐带着尊敬和敬畏讲完了这个故事,水漫金山那段我不小心打了个哈欠,就被他瞪了一眼,委屈。
       
        “总之,我们应当去西湖”
       
        他下了个结论。
       
        好呀
       
        我晃了晃我的小脑瓜,里面还没什么东西,只有在河边洗衣裳的年轻姑娘唱的小调,什么思君不见君,什么相思恨相思,我一概不明白,哼着曲去问周锐,他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哈,原来你也不懂”
       
        我有点失望
       
        “怎么可能?”
       
        周锐瞪圆了眼睛——他这时候不像条蛇,反倒像只软乎乎的兔子,努力想反驳我,想了半天却只憋出来一句话。
       
        “等到了西湖你就懂了”
       
        好吧,西湖,又是西湖,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在心里发誓要好好会一会它。
       
        又是一年春,三月三,我和周锐总算是到了杭州。桃花艳,柳如烟,西湖水光潋滟,多日赶路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我一瞬间恨不得化回原型跳进湖里游几圈。
       
        “你看,那是苏堤,白素贞和小青也去过的。”
       
        周锐兴奋地给我指不远的地方,我却头一次不关心他说话的内容,因为我在想小青,小青在故事里扮演了一个好角色,换个故事就是崔莺莺的红娘,但她真的快乐吗,我总是喜欢胡思乱想。
       
        到了西湖我也没觉出来什么不同,只不过换了个地方睡觉而已,这西湖里的正牌断桥确实比我从小生活的那个气派了不少,连嶙峋的石头都显得有气势。
       
        白天我就和周锐化成人形去赏花赏景,也去闹市里看几场杂耍马戏,有时候也去逗逗卖果子的小姑娘,我每天都开心,周锐却有些倦了。
       
        有一天早晨我醒来发现他不在我身边,我就去找,苏堤没有,水月洞没有,晴风涧也没有,最后我在山上发现了他,他躺在草地上表情看起来竟显得有些微的柔弱,这很难得。
       
        “你怎么了?”
       
        我躺到他身边,学他。
       
        “就,就觉得很没有意思,有点失望,”周锐声音闷闷的,和他平时的声音大相径庭,“我想回潭州,回湘江里游泳。”
       
        “那就回去”
       
        我也是可以帮周锐做决定的蛇啦。
       
        “可我有点不甘心。”
       
        周锐咬住下唇,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一条蛇的牙齿居然长得像兔子,我怀疑是周锐小时候兔子吃太多了,遭了报应。
       
        “为什么?”
       
        “唉,”周锐叹了口气,眉头是一团莫名的愁,“说了你也不懂。”
       
        他又小瞧我
       
        我站起来想同他理论一番,却突然觉得有股凉意落到我脸上,抬起头看,下雨了。
       
        轻飘飘的雨丝细细绵绵,我淋了雨有点兴奋欢快,如果不是被周锐拦着肯定要变回蛇在地上打滚。
       
        “好啦,不要淋雨,会着凉的”
       
        你瞧瞧周锐说话,越来越像个人了,多好玩儿。
       
        他变出来把紫竹柄的油纸伞,我也有样学样撑出一把,他的上面画了梅花,我的上面什么也没有,干干净净。
       
        我们两个走在青石板小桥上,放眼望去全是蒙蒙一片,倒也好看。走到六一泉附近的时候我注意到前头有个和尚,很年轻的面孔,棱角分明的脸上是凛然正气的模样,身材精壮,罩着普普通通的袈裟,手持九龙禅杖,稍微动一动就吓得我尾巴翘。
       
        “你看他,”我给周锐指这个和尚,“他很不同,是不是?”
       
        我当时还不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意味着什么,只图个有趣。
       
        “有一点吧”
       
        周锐看了两眼就收了回来,他比我更能感受到这和尚的高深,自然不敢多看。
       
        “下雨呢,他怎么不打伞?”
       
        走了没两步我就忍不住回头看,和尚仍旧是一步一步地走着,偶然踩到泥泞的水坑也不觉什么,头也不回,也从不在意自己的裤脚有没有沾上脏污。
       
        “你想做什么?”
       
        周锐注意到了心神不宁的我,还有我目光所及处的那个背影。
       
        “你不要去招惹他,他很厉害。”
       
        “哦”
       
        我嘴上好像接受了,心里却跃跃欲试地想,如果回来的时候还能遇到他,我就借把伞给他。
       
        走了一段路我提议我们临走前应当再去一次断桥,再游一次西湖,周锐同意了,这是我做过最错的一件事,从头到尾都让我后悔。
       
        在湖边我们遇到了一个男人,穿着灰色的长衫布袍,小跑着过了我和周锐身边,他手里没有伞,也没有扇,却握着本半旧的《楞伽经》,剑眉星目,长得也算俊朗,应该是个书生。
       
        我不觉有他,转头看周锐却发现他眼神有些不对,好像突然陷入了不见底的泥潭里,变得幽深复杂,又像蛇了。
       
        “你怎么了?”
       
        我问周锐。
       
        “你看他——他是不是长得还算不错?”
       
        我明白他心里的意思,是瞧上了对方,而且何止不错,是觉得貌若潘安才对。
       
        “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我是条直截了当的蛇,不喜欢拐弯抹角地说话。
       
        “怎么可能!”
       
        周锐僵硬着身体与我对视了没多久就败下阵来。
       
        “好吧,我只是觉得他有点顺眼而已。”
       
        “那就追上去告诉他!”
       
        我拉住周锐的手,我们两个的血都是冷的,自然体会不到人世间依偎在一起取暖的美好滋味儿。
       
        “告诉他什么?”
       
        周锐傻了,遇到一个男人就傻了,我心里头慢慢涌现出愤恨的意思,也许可以称之为嫉妒,但我表面还风轻云淡不动声色。
       
        “告诉他你看上他了呀!”
       
        我这句话说出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周锐活了一千多年,怎么遇到个这样普通的男人就晕头转向了呢。
       
        “可,可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
       
        两片红霞不知何时飞上他的双颊。
       
        “你可是蛇!”
       
        我几乎要叫出来。
       
        虽然我的意思是人妖有别已经够了,还管什么性别合不合呢,但周锐明显理解错了,他第二天清晨起来竟摇身一变成了个穿素白襦裙系飘带的美貌女子,脸还是那张脸,却平添了几分女子的俏丽。
       
        “好看吗?”
       
        我说好看,很美,这是实话,然后就被这条千年的蛇给骗了,也学他化成个青衣朱钗的女子,罩着轻薄的深绿绸衫,两个人并肩靠在一起也可称得上是养眼。
       
        “锐姐”
       
        我故意凑过去勾他下巴
       
        “坤妹”
       
        周锐也不甘示弱整个人黏上来,我俩呼吸交错,靠得极近,裙角都贴在了一起,青色白色缠着,像蛇尾。
       
        “不要这样叫了!”
       
        我率先投降,谁让周锐发出的声音太过甜腻,我甚至怀疑现在在他眼里的我已经不是我了,已经变成了那天遇到的那个书生。
       
        此时的我脑袋里还算清明,被周锐拐带着走在路上,享受路上行人投来的惊艳目光时还有些细微的自得,周锐存着事,走起来一步是一步,丝毫不跳脱,而我心里头的好玩已经盖过了对周锐的不悦,不自觉地就学着在望琴楼里西域舞女的模样,每踏出去一步都袅袅婷婷,我是蛇,扭动腰肢对我来说太过轻而易举。
       
        路过几树桃花,我跳起来摘了两朵最艳的,一朵别在自己头上,一朵递给周锐,他不好意思插在发里,就别在了腰间,粉白的花瓣衬着他很好看,我沉寂很久的酸意又慢慢涌了上来。
       
        “如果……如果他也为我摘朵花,该多好”
       
        他虽然站在我眼前,但眼神和思绪都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像中了蛊被勾魂摄魄的样子。
       
        周锐绝对是中了那个男人的法术!
       
        我愤愤地跺脚,推搡着周锐让他不要发呆了,过了四圣观,我俩匆匆走了不知多久,才看到不远处的西岸桥头立着个蓝衫持扇的熟悉身影。
       
        “我看到他了!”
       
        周锐抓紧了我的袖口,语气里是要溢出来的欢喜。
       
        “我也看到了,” 我眯着眼睛瞧,“他要过桥,然后就要坐船走啦,你要快快追了。”
       
        “啊?”
       
        周锐又瞪大了眼睛,圆溜溜的像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分外可爱。
       
        “快去!”
       
        我掐了个法诀,瞬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乌云蔽日雷鸣阵阵,一场急雨就此落下,那书生没有伞,被这突如其来的雨给吓了一跳,看出来有些窘迫。
       
        这时候恰巧有船来了,书生跟船家讲了几句就跳上去进了船舱,我们正好也到了,船家问我们走不走,我点点头,趁周锐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也拉了上去。
       
        周锐和我都撑了把伞,船家戴着斗笠,只有书生一个人可怜兮兮地淋了雨,周锐看了我一眼,我没理他,他便不说话。
       
        这舱室极小,两条对着的黑木长凳,我与周锐坐一条,书生坐在对面,他的头要么是扭着看雨中西湖,要么就低着头盯脚底下,总之就是不抬起头来看我们。
       
        “这位相公”
       
        还是我先开了口,把这人盘问了一番,原是姓毕名雯珺,舟山人,过来投奔兄嫂,开一家药店,在珠玑巷,今年预备着考秀才,尚未成婚——这倒是个重点。
       
        周锐在我身边一直低着头装大家闺秀,他一定不知道毕雯珺在说话的时候目光偷溜到他身上多少次,这可让我有点不大舒服。
       
        “你有想问我的吗?”
       
        我大大方方抬起头给毕雯珺看。
       
        但这呆子居然只摇摇头不说话,连多余的目光都不给我一个,可把我气了个颠倒。
       
        “这是家……家姐周锐,我叫蔡徐坤,我们两个是表姐妹,”我拿出来早备好的那番说辞,“我们两个是从潭州来投奔姨妈的,结果到了却发现姨妈已经病入膏肓,家里又没什么人,前年走了,我和姐姐就住在她留的房子里,只我俩。”
       
        这傻子听完后却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除了又多看了周锐两眼,你说这人也是怪,我无遮无拦地摆着脸跟毕雯珺说话却被无视,周锐低着头只露出白腻的侧脸和耳朵却得了对方的全部注意。
       
        我暗暗地哼了一声,不甘之气渐起。
       
        船家停了,外面的雨还没停,周锐见毕雯珺想直接往外走,忙叫了一声相公,等对方转过头来后羞怯怯地指着他来时撑的那把紫竹伞。
       
        “我与家妹打一把便好,外面雨下得大,你打我这把吧,当心着凉。”
       
        这傻子便愣住了,两个人你来我去退让半天,他才恭恭敬敬地拿起伞。
       
        “那周姑娘,我明日便还你”
       
        周锐还没回答我便笑出声来。
       
        “还?你晓得去哪里还吗?”
       
        “这……在下不知”
       
        这傻子果然是个傻子。
       
        “莲子桥千户巷第九家,你到了巷子口就知道了!”
       
        “多谢姑娘”
       
        毕雯珺又老老实实地作了揖,临了又转身开口道:“不论晴雨,明日必到。”
       
        周锐不说话了,又羞答答地只点了点头,我的牙都要被他酸倒啦。
       
        我俩合打一把伞,蛇嘛,走起来都好看,我们两个更是个中翘楚,烟雨蒙蒙里一把油纸伞,两位俏佳人,我信毕雯珺到死也忘不了这幅美景。
       
       等回了桥底周锐就一把变回了男身,恢复了他那副嘹亮的嗓门 ,我也跟着变了回来。
       
        “可憋死我了!”
       
        周锐一屁股下,把腰里那朵花给取下来放到一旁——他没直接扔我倒是很开心,大咧咧地粗着嗓子跟我讲话。
       
        “你还一口一口姐姐,真是叫的出来”
       
        “你以为自己有好到哪里去吗?”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为了他找男人,我何必变成个大姑娘,“家妹这话听起来太恶心了吧”
       
        “彼此彼此吧”
       
        他没忍住又化成了蛇形,盘在巨石上,舒舒服服地吐了吐信子。
       
        “你知不知道,毕雯珺一直在看你。”
       
        我酸溜溜地说道。
       
        “真的吗?”
       
        这条千年老蛇尾巴都翘起来了。
       
        “我还能骗你?”
       
        我有点嫉妒,不,十分嫉妒这个刚刚出现两天的男人就能带给周锐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但这个男人只是看中了他的皮相——变出来的皮相,他不知道周锐化成人形应该是个好看的公子哥,他也不知道周锐的原型是条千年的白蛇,这事儿只有我知道。
       
        话没说两句我就跑了,胸间憋了口不知道哪儿来的气,直挺挺地抵在我的肺叶子上,搅得整个人都不上不下难开难舍。
       
        周锐在后面喊我我也不理,任他叫,我只埋着头,快走出去的时候停住了,想了会儿,又变成了青衣女子的模样,俏生生地往外走。
       
        外面还在下雨,虽然雨势渐小,但仍有丝丝凉意,我撑着伞漫无目的地走,又走到了六一泉,我抬起头又遇到了那个和尚。
       
        和尚是个真和尚,左手禅杖右手金钵,光秃秃的脑袋上是受戒的痕迹,普通土色的袈裟被他穿得像得道高僧。但和尚也是真好看,肩头又宽又平,背挺得笔直,即使被稀稀拉拉的雨打着也不为所动,我偷偷摸摸地跟在他后面走,想学他挺背,走了没两步就放弃了。
       
        他走一步我走一步,他走两步我也走两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没地方可藏,索性大大方方地摆出跟着他的姿态。
       
        “你为何跟着我?”
       
        他突然停下,我差点没撞上去,丢脸丢脸。
       
        “谁跟着你啦?”
       
        我瞥过去头,高高地抬起下巴。
       
        他不理我了,我还在回味他的声音,挺好听的,语速很慢,口气像是在跟姑娘说话——好吧我现在就是个姑娘。
       
        这和尚继续走,我继续跟着,突然想起来白娘子里那个法海,觉得好笑,提高了声音问他的名字。
       
        他又不理我,我也不泄气,反正我现在无聊,周锐心心念念的是毕雯珺,那个傻书生,我不过是一条小他五百年的蛇,他才不在乎我。
       
        我承认这时候有些负气,但周锐确实是为我好的,比如他告诫我不要去招惹这个和尚,说他很厉害,和尚的确很厉害,杀一只二百年的妖精根本眼皮都不眨,转眼之间地上除了一摊鲜血外别无他物,那只熊像从未出现一般被和尚抹杀得一干二净,而它临死前的惨叫现在还回荡在我耳朵里。
       
        它喊我没杀过人我是好妖,求求大师网开一面,但和尚说世间没有什么好妖,妖就是妖,不论几百年都是孽畜一只。
       
        我突然有点想吐,并不是因为地上的血迹。
       
        雨慢慢停了,我要回去了,和尚也没有转头看我,我想了想,还是又折返,把伞递给他。
       
        “今天可能还会下雨”
       
        和尚不动,不接。
       
        “明天也会下”
       
        和尚动了动眼皮。
       
        “后天也要下”
       
        和尚接过去了,不说话。
       
        “对了,我叫蔡徐坤”
       
        他仍旧是不讲话。
       
        “你叫一声我的名字嘛”
       
        我拉长了音调,使出平时跟周锐卖乖时的本事。
       
        “……坤”
       
        他只叫了最后一个字,我好欢喜。
       
        我心里得到了莫名的满足,像被充了气马上要涨开,回去的路上我走得很轻快,即使和尚并没有问我去哪里还伞。
       
        毕雯珺需要还,但和尚不需要。
       
        等我找到周锐的时候他已经把千户巷那座废宅给收拾妥当了,满园春色满塘荷,屋里也是竹椅木几,紫砂茶具红木板凳,两边挂的是仿的名家字画,浓墨重彩一笔笔,他盘在那些大户人家的梁上学布局装饰,怎么风雅怎么来。
       
        “坤坤,你看怎么样?”
       
        他招呼着我看这个地方。
       
        “他会喜欢吗?”
       
        “会的”
       
        我点点头,周锐不知道,只要他那张脸做出一丝刻意勾引人的姿态,女人我不知道,对男人肯定是一来一个准,谁又会去在意他住的宅子怎样呢。
       
        当天晚上我和周锐都没有化回蛇型,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躺着,我说我有点冷,周锐不理我,也是,蛇怎么会冷呢。
       
        但他还是牵住了我的手,虽然我们并不会靠在一起就能取暖。
       
        我问周锐,你是真心欢喜毕雯珺吗?
       
        周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我头一次会觉得人的一辈子太短了”
       
        我明白了,我想起来那个和尚。
       
        “周锐”
       
        我翻身而起伏在周锐身上,他被我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一脚踹开,但腿伸到一半又忍住了,生生给压了回去。
       
        “你知道男人跟男人怎么睡觉吗?”
       
        周锐身子一下僵住了,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往上看往下看,就是不和我对视,我就明白了。
       
        “我知道”
       
        周锐的发丝带着一股子暖烘烘的香气,我把鼻子埋在里面,觉得真好闻,忍不住来回蹭。
       
        “坤坤,你不要闹了”
       
        周锐想推我下去,但没推动,我依旧牢牢地压在他身上,仅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衫,我的心就贴着他的心——如果蛇的心和人的心位置一样的话。
       
        “周锐,”我闷闷地靠着他,“我想和你睡觉。”
       
        然后我的头就被打了一下。
       
        “你是吃错药了吗?”
       
        “反正,反正你和毕雯珺也是要睡的”
       
        我撅着嘴巴
       
        “谁说的?”
       
        周锐皱着眉头
       
        “你们以后不会成亲吗?”
       
        我掰着指头给周锐数
       
        “成了亲你就要和他住在一起,睡觉,然后生娃娃。”
       
        我越说越不乐意
       
        周锐叹了口气搂住了我,我们两个之间毫无间隙,真好。
       
        我们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着寸缕了,更加亲密,周锐的手来到我的腿间,握住了那一处隐秘的地方上下滑动,我崩住了身体,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乐趣,当最后终于爆发出来时,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吻上了周锐的嘴唇。
       
        “我也帮帮你”
       
        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并不很得心应手,只是单纯地模仿周锐刚刚的动作,呆板地活动,但周锐仍旧用他变得急促的呼吸声取悦了我。
       
        我很快乐,他也很快乐。
       
        我们两个的身体交缠在一起,肌肤相亲的感觉虽然并不能传递彼此身上的温度,但给予了另一种乐趣。
       
        “我好欢喜”
       
        周锐听到我的感慨,笑着在我怀里蹭了蹭,他为什么总活得像只兔子。
       
        “明天毕雯珺就来了”
       
        周锐话里的喜悦几乎要化成实体升腾在屋内盘旋,而我心里的酸意大概到死也不会消除了。
       
        “他一定会爱上你的”
       
        我伸手抚摸他的头发,因为出汗而有些湿漉漉,周锐做人太入迷了,竟也学会了出汗,我开始羡慕,因为我也想做个人了。
       
        没有好妖的,都是坏家伙,这是和尚说的。
       
        之后的故事实话说没什么新意,白娘子跟许仙怎么过的,周锐和毕雯珺就怎么过的,小青怎么过的,我便也怎么过的。他俩浓情蜜意难舍难分,我一个人怅然若失四处寻欢作乐,也不错。
       
        让我来讲一讲我又见到和尚的时候吧。
       
        又是一个雨天,周锐躺在地上捂着肚子,他腹部被插了把刀,血慢慢涌出来流了一地,毕雯珺张开双臂挡在他面前,另一头是眉目淡然的和尚,他还是拿着那柄禅杖,神情刚毅,好像世界毁灭在他眼底也不能掀起来一分波澜。
       
        “他是妖”
       
        毕雯珺咬着牙
       
        “我不信”
       
        和尚很厉害,动动手指就让千年道行的周锐露了原型,一条白蛇横在地上哀鸣,它受了伤,很疼。
       
        毕雯珺显然是被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退,一张脸惨白无人色。
       
        “你现在信了”
       
        和尚还是这么招人讨厌
       
        然后是我出场
       
        我和刚刚毕雯珺的动作一样,也挡住了周锐,这时候的我是男子的模样,我猜和尚不认得我。
       
        他目光清冷,如刀一般往我身上剜,我咬紧牙关丝毫不动。
       
        “你让开”
       
        “我不让!”
       
        我还没耍够威风秀够我和周锐的情深似海,就一道凛冽的掌风袭来,直接把我拍到一边地上,我半天才坐起来,顿感胸口一股腥甜,张嘴就是一口血吐出来。
       
        他果然不认得我,又或者说,他幸好不认得我。
       
        “你不许动他!”
       
        毕雯珺居然又冲上来挡住了和尚,他哪里敌得过和尚呢,只眨了眨眼睛就把他搞得头破血流。
       
        我又该出场了
       
        “臭和尚!”
       
        可惜我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一开口的哭腔就输了。
       
        “你让开”
       
        他还是这句话,我却听明白了,我站在周锐的血上心底突然出现了一丝甜蜜,但我不能。
       
        “放了他们两个,杀了我”
       
        周锐又变回了人形,勉强支撑着身子靠在毕雯珺身上。
       
        “好”
       
        和尚同意了这笔交易。
       
        接着我的世界只剩黑暗,失去了一切意识,待我再次重获光明时,旁边是仍在昏迷的毕雯珺,前方是和尚的背影。
       
        我追了上去,问他周锐呢。
       
        他指了指远处的雷峰塔。
       
        我问他雷峰塔下有白娘子吗,他摇了摇头。
       
        那周锐一定很无聊,他话那么多,如果没有人陪他聊天,一定很难熬。
       
        但他还活着,真好。
       
        “我给毕雯珺抹去了这段记忆,他醒来以后不会记得周锐。”
       
        我点点头,也好。
       
        “你叫什么啊”
       
        我问和尚
       
        他顿了顿,从颈上取下一条坠子,是一块玉,上好的羊脂白玉,就这样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正面是长命百岁,背面是王氏子异。
       
        “我会记得的”
       
        见我收好了,和尚转身就走。
       
        “你什么时候把伞还给我?”
       
        和尚又不理我了,身影在我的视野里消失得一干二净。
       
        算了,不理就不理吧,我还要活很久很久,总会有遇到他的时候,到时候周锐也出来了,我就告诉他,我有个极欢喜的人了。
       
        希望他那时候已经忘记和尚的脸啦!
       
       
       
       
       
       
       
       
       
       
       
       
       
       
        (有很多情节和喜欢的设定都没有写出来,您将就着看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能给句评论您就太可爱了吧!
       
       
       
       
       

评论(6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