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哲锐]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速打     
       
        垃圾,不大长
       
        别抠细节(ball ball
       
        陈哲远x周锐,本质all锐
       
        送xfcj,希望您不要嫌弃
       
       
       
        1.
       
        陈哲远发现自己被绿了,这他妈就很憋屈。
       
       
        2.
       
        坐了不知道多久的滴滴才从横店赶到上海,气喘吁吁地敲开周锐的门,他在心里骂了句这什么狗比日子。
       
        “饿不饿?”
       
        “饿死了”
       
        陈哲远惨兮兮地把自己摔进酒店大床里,可怜巴巴地跟周锐撒娇。
       
        “我给你定份外卖啊”
       
        周锐掏出手机来点呀点,没一会儿就抬起头笑眯眯地凑到陈哲远旁边,小动物一样蹭男朋友的脸说搞定啦。
       
        他俩在谈恋爱,从周锐解约前就在谈,解约了也在谈,一个在长沙一个在北京也谈,一个去参加比赛一个进组拍戏也谈,可以说是异地恋的模范标本。
       
        “你……最近怎么样?”
       
        陈哲远仔细端详了一遍周锐的脸,比他俩上次视频的时候又尖了一点——他又瘦了。
       
        “别减肥啦,你现在这样就够了,上镜很好看的,你每次直拍我都看了”
       
        “知道啦”
       
        周锐扯长音调,话里像洒了把糖一样甜腻,和男朋友讲话不就该这样吗。
       
        “你现在化妆了吗?”
       
        “没,大素颜,咋了?”
       
        周锐狐疑地摸上自己的脸。
       
        “没什么”
       
        陈哲远翻了个身搂住了周锐。
       
        “好看”
       
        “哲远,你好恶心啊”
       
        周锐故意装成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模样,实际里非常受用男友的赞美,兔子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锐啊……”
       
        陈哲远慢慢靠近周锐,两个人呼出的热气都打在彼此的脸上,恍惚间有种岁月静好的暧昧感。
       
        马上唇齿相依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周锐兔子一样从陈哲远怀里蹦出来,狡黠地抓起手机晃了晃。
       
        “外卖到咯”
       
        说完就跑了,留下陈哲远一个人郁闷地躺在床上,周锐变狡猾了。
       
        等他吃完那份牛蛙早就困得不行了,眯着眼睛去冲了个澡后就搂着周锐钻进被窝里,什么事也没干,闭上眼就是天黑——感恩工作人员定的是间大床房。
       
        第二天被叫起来化妆吃饭收拾东西去会场,周锐先走,他跟朱星杰周彦辰一块儿去,见了面也觉得恍如隔世,一左一右两个重重的拥抱把陈哲远外套都扯开了。
       
        “你这衣服有点眼熟”
       
        周彦辰摸着下巴上下打量。
       
        “周锐也有一件,我们俩情侣款,怎么样,好看吧?”
       
        陈哲远笑着回答,得意地拽了拽衣角给朋友看。
       
        “你俩……还谈着呢?”
       
        朱星杰皱起眉头,面色有点不大友好。
       
        “对啊”
       
        可惜陈哲远浑然不觉地背对着他俩往车上走,对两人的暗潮汹涌一无所知。
       
        周锐撒丫子玩了好久,等到陈哲远他们过来时他已经跑累了找地儿坐了下,姿势与表情一样,都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娇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看到。
       
        “哲远~”
       
        周锐跳着过来,虽然是恋爱关系,但是在周围长枪短炮的注视下两个人只能哥们儿般地搭上肩膀,大大方方地任人拍摄。
       
        陈哲远也只好忍住把他抱起来转圈圈的冲动,心里一万条弹幕都在狂吼他真可爱他真可爱,也恨不得在他身上挂上写有自己名字的铭牌,宣告所有人这只可爱兔子已经有主了。
       
        他每次偶像练习生也就看看周锐的直拍,偶尔也点开周彦辰和朱星杰的舞台快进着看两眼,基本除了同公司的也都不认得,而周锐又是个自来熟喜欢朋友打成一片的样子,跟他聊了两句就兴冲冲地拉着他介绍新朋友。
       
        “这是昊昊,钱正昊,我们昊昊巨可爱唱歌巨厉害”
       
        周锐一脸骄傲地挂在陈哲远身上,指着穿白衣服的男孩儿。
       
        “也是我崽,嘿嘿嘿”
       
        “你儿子不是彦辰吗?”
       
        “彦辰长大啦,不能当儿子了”
            
        周锐脸上闪过一丝不明不白的神情,又瞬间消失,陈哲远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再说了,他哪儿有我们昊昊乖?”
       
        周锐又挂到钱正昊身上,显摆似的捏了捏小孩儿的脸,钱正昊也不反驳也不动弹,仍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任他闹。
       
        的确比周彦辰乖多了,而且周锐压根捏不着周彦辰的脸——因为身高差距。
       
        后面周锐又介绍了一堆人,陈哲远挨个谢了一遍,说了一大堆感谢照顾我们家周锐的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这人有主了”。
       
        但这群人好像听不懂的样子,陈哲远跟周锐不是一队,虽然能挨着就挨着了,但还是防不胜防,只要他稍微一不注意,周锐就落入了别人的怀里,按理说男生之间也不会在意那么多,但那些看似平平无奇的搂搂抱抱,在陈哲远眼里是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你们在节目里的时候,他也这样跟别人闹?”
       
        陈哲远尽力压下心底头的不悦,放低了声音问身旁的朱星杰,这事儿不能问周彦辰,他就一缺心眼。
       
        “啊?”
       
        朱星杰在那儿低着头摆弄粉丝送的应援扇,被陈哲远一问就愣住了,沿着陈哲远的眼神方向看过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
       
        “哦,就这啊,差不多吧”
       
        其实在无人的角落里,躲开摄像头监视后的他们比这更过分,但朱星杰不说,因为他也算个参与者。
       
        他只能大咧咧地拍了一把陈哲远的后背,笑嘻嘻地说道: “兄弟,别这么小气嘛。”
       
        陈哲远第一直觉是觉得这话有点怪,哪里怪他也说不出来,只好又把疑问憋在心里打算晚上再跟周锐聊两句。
       
        最后一个项目是接力跑,然后是什么颁奖,陈哲远心里猫爪挠似的看周锐满场蹦跶,觉得他男朋友越来越出挑了,随随便便一个眼神扫过去都迷人得不行。
           
        终于熬到了结束,周锐和陈哲远前后脚进了房间,刚合上门就被一股大力压到墙上,他抬头看他的小男友,脸黑得已经过分明显。
       
        “谁气我们哲远啦?”
       
        周锐用胳膊环住陈哲远的脖子,眯起眼睛问男朋友,话里带了点调笑的滋味。
       
        “你!”
       
        小男友又觉得委屈,把头埋在周锐肩头蹭啊蹭,像只大狗狗。
       
        “我怎么了?”
       
        周锐拍拍他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年纪越大脾气越好了,这要是搁几年前,他绝对一巴掌呼上去让闹脾气的小孩儿清醒清醒,哪里会来这么多温言软语。
       
        “你怎么招惹了这么多人?”
       
        陈哲远开始掰着指头挨个数,从那个穿黑衣服的,蓝头发的,灰衣服的,带发带的,叽里呱啦扯了一堆,越想越气。
       
        “他们都不知道你有我了吗?”
       
        周锐噗嗤一声笑了
       
        “闹了半天原来是为这个啊?你多大了陈哲远,怎么还乱吃醋,跟——算了”
       
        “跟谁似的?”陈哲远一点一点逼近周锐,语气咄咄逼人,“你想说周彦辰还是朱星杰?还是你今天给我介绍的哪个?”
       
        “别闹了”
       
        周锐叹了口气
       
        “累了一天了,我先去洗个澡,你也好好休息吧。”
       
        说完就扒开了身上的陈哲远,不留情地拿了睡袍往浴室走了,没一会儿就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陈哲远听着水声往床上一躺,胳膊一伸就摸到个硬物——周锐的手机,正在震动,陈哲远一顺手就拿起来看了。
       
        “锐啊,明晚北京老地方”
       
        发来人的备注是老韩。
       
        他记得这个人,网上有他的周锐的cp,还挺火的。
       
        陈哲远强压下去心里头的酸意,解开了周锐的手机密码——他的密码一向是自己买第一把吉他的日子,然后点开了周锐的微信群。
       
        列表里多了好多他不认识的人,一个个的都言语暧昧,这个说过两天就回国了到时候约,还是你家,那个说明天也在北京去我家可以吗,还有各种锐锐,小锐,锐啊的称呼,一个比一个意味明显。
       
        幸好他给自己的备注还是A哲远,牢牢占据了列表里的第一位,虽然也没什么可骄傲的,他们两个正经谈恋爱的聊天记录都没那几个打着朋友名头的来得腻歪亲密。
       
        陈哲远把手机丢在一边,从床上跳下来去推浴室的门,门没锁住,他一推就开了,一眼望过去就是水雾里周锐赤裸着的身体,还有印在白皙皮肤上的暧昧痕迹——他昨天才和周锐久违的见面,也只是盖棉被纯睡觉,显然不是他留下的。
       
        在蒸腾的水汽里陈哲远却觉得像置身冰窖,一股寒意从脚心钻到心窝子里,双腿像冻住了一般怎么也走不动。
       
        “哲远,怎么了?”
       
        周锐脸上还是他爱的那种无辜可爱,他还是爱。
       
        “没,没事”
       
        陈哲远几乎是落荒而逃,推开房间门就跑了,留下浴室里的周锐。
       
        他敲开了朱星杰的房间门,带着一头冷汗。
       
        “哲远?”朱星杰指缝里还夹着根烟,红光照在脸上忽明忽暗,“你怎么了,脸煞白。”
       
        陈哲远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他示意朱星杰让他进去,看到周彦辰也点了根烟靠着窗户抽。
       
        “可以抽?”
       
        “这间不是无烟房”
       
        周彦辰递给他一根,芙蓉王。
       
        “就——你们觉不觉得周锐变了?”
       
        他踌躇了半天,烟都快只剩个屁股了才说出口。
       
        “有吗?”
       
        朱星杰吐了个烟圈出来,悠悠荡荡地在房间里飘来飘去,像周锐一样让人捉摸不定。
       
        “还好吧”
       
        周彦辰抽完了,把烟灰掸了个干净。
       
        “我也说不上来哪里,但就是觉得和我以前认识的周锐不一样了。”
       
        “你这两天跟他做了吗?”
       
        陈哲远被周彦辰这句话给呛了一口,憋得脸都红了才摇了摇头。
      
        “没,这两天时间太赶了”
       
        “哦”
       
        周彦辰不说话了,也不抽烟了,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玩手机,从陈哲远这个角度看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他在发微信,看不清楚具体。
       
        “你和周锐之间出了点问题”
       
        朱星杰下了个结论。
       
        “应该是因为太久没见面了”
       
        “那怎么办?”
       
        陈哲远虚心求教。
       
        “这样吧,”朱星杰摸了摸下巴,“今晚你在这屋睡,我去你们那屋跟周锐聊聊,毕竟你俩都谈了这么久了,不容易。”
       
        陈哲远又觉得朱星杰说话有点怪,但还是想不起来怪在哪儿,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只能点点头表示同意。
       
        半夜里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周彦辰睡的那张床上只剩了团被子,陈哲远有点害怕,喊着名字叫了一圈也没人答应他,更怕了。
       
        想打电话给周锐撒个娇又担心他生气,只能改成发微信,想着周锐第二天醒来总能看到。
       
        他发完转了一圈不知道该干嘛,只好又钻回去被窝里闭上眼数羊,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他是被周彦辰叫醒的,他睁开眼的时候对方已经收拾得体随时能出去开个fanmeeting那种。
       
        “你昨天半夜跑哪儿去了?”陈哲远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吓了我一跳”
       
        “半夜睡不着出去抽了根烟”
       
        周彦辰淡淡地回答。
       
        “少抽点,对嗓子不好。”
       
        “知道了”
       
        周彦辰催他赶紧去洗漱,免得赶不上回去的航班。
       
        “杰哥还没起吗?”陈哲远收拾好了,才想起来这事儿,“我去他们屋里看看。”
       
        周彦辰也没拦他,说实话周彦辰和当初他们一起参加节目的时候变了太多了,话少了,笑也少了,脾气也被磨平了不少,也好像不那么缺心眼了。
       
        是朱星杰来给陈哲远开的门,他也收拾好了正好要走,拍了拍他的肩头,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陈哲远走到正刚刚被化妆师整好造型的周锐旁边,讨好似的晃了晃他的手臂。
       
        “锐哥”
       
        他一般很少叫锐哥,这样叫了就代表着讨饶和撒娇。
       
        “怎么了?”
       
        周锐抬眼看陈哲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了妆的原因,他的眼尾看起来极其勾人,眼神里像揉碎了星星加进去的糖水,笑也好看不笑也好看。
       
        “你昨晚跟杰哥聊的怎么样?”
       
        陈哲远坐到他旁边,牵起周锐的手摇来摇去,又托在掌里细细把玩。
       
        “唔,挺好的”
       
        周锐一下就笑了。
       
        “朱星杰说你闹了点小别扭,我说小孩子,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哲远最乖了。”
       
        “真的吗?”
       
        陈哲远低下头亲了亲周锐的无名指。
       
        “周锐,”陈哲远还是低着头,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你还爱我吗?”
       
        他一向觉得电视剧里开口闭口爱的人都靠不住,但自己却终究也避免不了需要确认这件事的俗烂走向。
       
        “爱呀”
       
        周锐在他的小男友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吻。
       
       
       
        3.
       
        陈哲远还是很喜欢周锐,连同他脖子上新添的那个吻痕。
       
       
       
       
       
       
        (啊我好喜欢写种fong格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您能给句评论就太可爱啦!
      
 
       

评论(83)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