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情人

【之前的『怜香伴』感情线写的我都想给自己差评,就再来个小甜饼给大家】
【背景参照『胡同』】
【依旧文不对题】

1.
白敬亭今儿大学就正式毕业了,他激动的不行,逮哪个就哪个合影
大张伟看着朋友圈里的他发的一连串的照片,十分不情愿地一个个点了赞
这小子玩的倒开心,不知道我在家多无聊呀
郭阳陪孩子去了,王文博和石醒宇都压根没在北京城
他想了想,举起手机对着镜头做了个特不高兴的表情,然后发了朋友圈
『没有人关心留守老人[配图.JPG]』
然后就走到冰箱那儿拿了根冰棍啃,叼着回来后打开微信发现一群点赞的,就一个评论的还不是自己家那小孩儿
『王巴西:哈哈哈哈心疼』
嘿这人这么这么讨厌呀,张伟突然有点生气,随手就回了王文博一白眼
刚回复完电话就响了
“喂?大老师,您怎么了呀,怎么又不高兴了?”
“您管不着”张伟哼了一声,完事儿也觉得自己特做作特恶心,这怎么整得跟撒娇似的
“您刚才是在跟我撒娇吗”白敬亭在电话那头吃吃的笑,“甭说,还挺可爱的”
“嚯,您得了吧”张伟嘴上不以为然,脸上却有点发红,“我我我不跟您说了,我睡觉去”
“您别害羞别挂电话呀呀”白敬亭只想乐,“我正给您买您的炫辣鸡腿堡呢”
这小子,还有点懂事儿
张伟这就真有点不大好意思了,哼哼唧唧挤出来句“还要小甜水儿”
“成成成,都买都买”

2.
张伟作为乐队的主唱,年轻的时候也是特别喜欢自己在台上乱跳的时候一群尖果儿在下面冲自己叫
现在他往下一撇,就瞅到了来看排练的乖乖坐在下面动也不动就只看着他的白敬亭
好吧,这个喜好莫名其妙就跑偏了
大老师辛苦了,喝水喝水
一停下来,白敬亭就拿着瓶矿泉水凑了过去
我辛苦什么呀,您看看其他几位老师,嚯,都满头大汗了这是
张伟笑嘻嘻地给他指王文博
快,叫伯伯叔叔
王文博清楚白敬亭属于张伟说什么就干什么那种,所以赶紧就在他开口之前把他制止了
打住打住,我说,这辈分儿不对呀
哪儿不对了,小白是我儿子,您是我兄弟,这不是就得叫叔叔吗
张伟一本正经地反驳
之前他叫我们叔叔我能接受,现在你俩不是一对吗,他可不跟我们平辈儿了
郭阳抱着贝斯蹲地上,就看着张伟俩人乐
当初觉得你丫捡一小孩儿回家养挺傻X的,没想到你直接把自己后半辈子给交代进去了
嘿你们几个怎么那么讨厌呢
张伟见白敬亭也不说话就跟根木头似的杵在哪里有点楞的模样,心里突然就有种想和他亲到一起的冲动
想到就做
几个人都没反应过来,白敬亭就被张伟拽着跑了。当然,没跑多远,也就刚出了那仨人的视线,张伟就没劲儿了
光让我拽着跑,您不知道自己也使点劲儿啊
白敬亭一脸无辜
我这不是没反应过来吗

3.
张伟把白敬亭压墙上凑过去亲他的时候,他也没反应过来
这是要干嘛,他心里有点迷茫,动作却一点也不迷茫。伸手扣住张伟的腰脚下一使劲儿就把俩人的位置颠倒了个儿。
俩人亲吻过挺多次,但都是在家里就双方知道
这是头一次在外面很有可能被撞见的地方接吻
白敬亭亲的特用力,一只手放张伟头下面一面防止他头被墙磨疼一面方便接吻,另一只手就和对方扣在一起
舌头勾勒着那个人好看的唇形,距离近到呼吸出来的热气都打在对方脸上,啧啧的水声清晰的要命
半晌,俩人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对方
大老师您干嘛突然亲我呀
白敬亭把鼻尖靠近对方的鼻尖,特别腻歪地蹭来蹭去,连问出口的话都特别甜腻
怎么着,亲一口还不行?
张伟微微把头撇开一点,才能清楚点回答他
行行行,您想怎么着都成
反正我整个人都是您的

4.
白敬亭没费劲儿找工作,和几个同学直接租了个地儿开始捣鼓创业,一腔热血多的没地洒。
万事开头难,他整天忙的跟个陀螺似的团团转,几乎没日没夜地不着家。
张伟属于说好听点是搞艺术的不好听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那种,但人家不介意呀,有吃有喝就行,收入正好够他吃过玩乐,虽说一年到头存折上多不了几块钱,但他还是每天过得都快活惬意得很。
张伟都三十多了,虽然还没玩够,但也特别喜欢和自个儿儿子每天腻在一起没脸没皮谈个小恋爱
但对方每天都不在家他找谁谈去呀

有差异就有了吵架的理由

一个觉得自己这么辛苦不还是为了俩人的未来,另一人也是委屈的不行,眼圈都红了话却没憋出来几句
不欢而散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直到白敬亭觉得吵不动了,揉着太阳穴问张伟
要不,咱还是先分开一下?
分就分
张伟硬气地不行
催着白敬亭赶快收拾收拾行李滚蛋

5.
第二天张伟就后悔了,但又不愿意主动给白敬亭打电话,只能暗戳戳地想他现在在干嘛,旁边是不是有漂亮姑娘
嘿老子养了十多年的小子凭什么让别人勾搭呀
他还是没能按捺住想打电话的冲动,把手机解开锁拨出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现在不方便接听,请稍后再拨。。
这小子,这小子
张伟气的难受,叫上郭阳他们仨就往最近的酒吧里跑
炫目的灯光,燥的不行的音乐,简直群魔乱舞的舞池
这才是我的主场嘛
张伟举起来瓶酒跟王文博碰了一下,也没喝太多,怕醉,心里舒服得很
白敬亭开了一整天的会,才终于拉来了他们工作室的第一笔投资
长长舒了一口气,白敬亭拿出手机却发现张伟打过一个电话,他心里一动就拨了回去
张伟倒是接的挺快,但声音一听就不清醒醉醺醺
谁,谁呀
我,小白
白敬亭听着对面有点吵
你在哪儿呢
我,我跟王巴西一块儿呢,再说,我我我在哪儿跟您有关系吗

白敬亭二话没说就把电话撂了,直接打了王文博的电话问俩人在哪儿,然后就出门直奔那地
张伟被撂了电话也没怎么生气,他现在反应有点慢,实在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

白敬亭赶到酒吧的时候,张伟已经靠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了
他把人晃醒,要带他回家
张伟迷瞪着眼睛瞅他就咧开嘴乐,您哪位呀
您说我谁呀,您看不出来?
白敬亭觉得有点闷
我不管,您快说您是谁不然我可不跟您走
郭阳就在旁边看他俩乐,还一本正经地撺掇两句,快说您是谁呀,不然我可不让把张伟带走
我是您儿子!
白敬亭脸憋红了才蹦出来这一句
成,您厉害
王文博乐的在沙发上打滚
快把这祸害带走吧

6.
酒吧离家挺近,白敬亭没打车,直接把张伟背起来往家走
大老师怎么感觉轻了呀,最近肯定是又没好好吃饭
您,您走慢点
张伟伏在他背上嘟嘟囔囔
怎么了,难受呀
白敬亭赶紧停下来,生怕上头的人不舒服
张伟把胳膊挂白敬亭胸膛跟前,手晃晃荡荡,声音颤颤
我,我就想和您多待一会儿,您每天那么忙,我都看不着您
白敬亭突然就想哭,他把头稍微低下了点,鼻头一酸泪就落下来,打在了张伟交缠的手上

7.
第二天张伟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敬亭在自个儿旁边睡着
他先懵逼了一会儿,然后努力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儿
还没想起来白敬亭就醒了,把头凑过去在张伟额头亲了一口
大老师,早上好
我错了

嘿这小子
我养的小孩儿就是懂事儿
张伟决定大发慈悲忘了前天俩人吵架说要分手那茬儿

8.

然后继续没羞没臊地过日子

【完啦】
【给各位白搭er比哈特(。’▽’。)♡】
【真●高产似那啥】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