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突发事件

【火枪手AU】
【在b站看了这个短片,感觉很有趣,墙裂安利,有看不太明白本篇的可以先去看看这个小短片】
【在别家好像也看到过这个梗,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有问题就删】
【懒得再写背景了,就还是用『胡同』父子梗的设定吧】
[【】里是旁白]
【短小,一发完】
【顺手加个小标题】

【以下正文】

张伟打着哈欠走进乐队排练地方的时候,郭阳王文博石醒宇已经坐在那里,都低着头擦拭着各自的乐器。
他想抬手招呼一声,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初秋的日光温暖迷人,虽然昨晚折腾了挺长时间,但张伟今天早晨心情还算不错,他轻轻地走过去,想向乐队里其他人打个招呼,殊不知他们三个人早就已经看到了自己,以及他脖子上因为昨晚的激烈而留下的红痕】

“我艹这谁说的?”张伟差点没蹦起来,连忙伸出一只手拉拉衣领试图挡住一点脖子,又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三个人互看,却发现都是懵逼脸

“其实....也没有特别明显”郭阳露出个古怪的微笑试图安慰安慰害羞难堪得不行的张伟

【郭阳在说谎,他其实特别想笑】
“ ........”

“这谁啊,谁在恶作剧?”王文博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其他几个人,“你们居然有人会腹语?”

【王文博你不用担心,郭阳不知道你手机里有一打他喝醉酒之后睡得东倒西歪特别丑的照片,也不知道你打算发一份给他老婆】

郭阳一听这话就跑过去扼住王文博的脖子大力摇晃,你丫找死吧赶紧给我删了!

石醒宇清清嗓子试图救场
那个...我觉得吧...
【石醒宇想拯救这个尴尬而又混乱的场面,但显而易见,他注定失败】
话还没说出口就给人堵了回去
得,他把嘴一闭,爱咋咋地吧

【几个人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大眼瞪小眼地互看,心中都在祈祷有人能站出来缓解尴尬。但别着急,因为昨晚过得非常满足的白敬亭已经到了,看,他就在张伟身后,手里拿着一瓶绿茶想给他一个惊喜】

“这声音是什么玩意儿?”白敬亭尴尬地把攥着瓶甜水儿背在身后的手朝着突然转身的张伟僵硬地伸出来,“大老师....呃....那个....小甜水儿....”

不管是什么,张伟都想特陈恳地对它翻个白眼儿,然后让它哪儿凉快滚哪儿呆着去

“小白呀,你年轻,见过的新鲜事儿多,听说过这种事情吗?”几个人围坐在一起,王文博懒洋洋地靠着墙问坐自己旁边的白敬亭

“啊..没没有吧”

【白敬亭其实根本没在听王文博说了什么,他一直都在看着张伟的脸,根本无法移开目光进行思考】

完了完了完了
张伟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得毁在今天了,他频繁的眨巴眼睛,觉得耳朵变得烧红,还特想站起来蹦哒一会儿,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远离另外仨人戏谑的目光

【张伟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他想稍微侧一下身子躲开自个儿儿子兼男朋友的视线,却突然觉得腰酸得没劲儿乱动】

郭阳没憋住,噗嗤就笑出声来,又马上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告诫这俩人
年轻人,得节制

【白敬亭承认自己昨晚是有点过分了,但他还是喜欢把张伟欺负哭的样子,特有成就感】

石醒宇和王文博对视了一眼,觉得再不走听到的话可就越来不对劲儿了,怎么越听越限制级了呢,马上决定一人儿一边胳膊扯着郭阳就出了门
哥几个先走了啊,回头再聊!

【张伟舒了口气,心想终于不用怕被嘲笑了。先别急着放松,白敬亭还在呢】

“……”
他吞了口唾沫,僵着身子不看身边的小孩儿,但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那个烦人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白敬亭看着张伟,眼中除了轻松愉悦的笑意就是对他家大老师的盲目崇拜。他一向不否认这一点,对于张伟这个人,大概从被捡到的那一刻起,他的一切就在自己的生命树上缠绕繁衍,生生不息】

我想的比可这多,也比这好听
白敬亭看着张伟笑得特别温柔,问他你想听吗

【白敬亭决定如果张伟说想,他就把人抱进怀里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告诉他,但如果张伟说不想,他就把人拐床上去,身体力行告诉他】

“……哎呀我能弃权吗”张伟感觉特绝望,就跟他小时候被一个叫贝尔的老外堵在巷子里用蹩脚的中文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探险一样

怎么说都不成啊

张伟愁眉苦脸叹了口气,觉得自个儿腰又酸了点,觉得年轻人火气太大,怎么败都给人儿败不下去

【张伟想警告白敬亭不许白日宣淫,却突然想起来今天早晨出门时顺路撑了一下体重,发现又轻了两斤】

怎么回事儿?
白敬亭皱着眉头把张伟从座位上一把拉起来上下打量,嗯,腰是又细了点
难不成?

【白敬亭你想多了,床上运动太多是不会瘦腰的】

这下不只张伟,连白敬亭的耳朵都变红了

那个声音好像一直伴随他们回了家,虽然气氛变得莫名尴尬,但索性还是有好处

比如
【张伟绝对不会知道白敬亭想用藏在餐桌旁的炫辣鸡腿堡来引诱自己主动亲他一口】

张伟一听这话就乐得不行,马上一路小跑摸到餐桌去找他的炫辣鸡腿堡,还顺便嘲笑了一把自个儿儿子
我说小白呀,这真是天道好轮回,不信饶过谁呐

白敬亭“……”
真是苍了个天了

午饭俩人不敢出门,怕旁白引起麻烦,直接叫了份外卖送来家,将就着吃饱了

【白敬亭有了明显的饱腹感,他突然想起来一句古语,叫『饱暖思淫欲』】

张伟二话没说拍拍屁股一溜烟就跑了
嘿这小狼崽子,又琢磨怎么吃他爹我

白敬亭一脸无辜,他开始试图和那个声音争辩
“我刚刚只是想说自己吃饱了”

【我刚刚也只是在开个玩笑】

“……”
白敬亭开始认真思考到底该请哪路神仙过来才能收了这妖精

【我不是妖精,我只是个旁白。今天和你们相处很愉快,下次再见吧】

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旁白

白敬亭终于听不到那个嗡嗡作响的声音了,他长舒了一口气,快步走到浴室门口,抬起手敲敲门
“大老师,您洗好了吗?”
也不等人回答就拧开坏了好多年的门把手,径直走进去

一室水花

以下请自行想象,因为旁白已经下线[微笑.JPG]

【完】
【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一篇什么出来,其实是想来个好玩儿的,结果笔力不够,写扯了,变有点腻歪了】
【给能看到这儿的白搭小天使笔芯】
【顺便球互动】













评论(2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