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大侦探

【迟来的开站贺文】
【我知道真的很迟了,不过四舍五入也可以当小白生日贺文呀】
【你们要原谅一只废狗】
【每天都忙得像个陀螺】
【题目简单粗暴,文不对题,一发完】
【完全没有推理犯罪的侦探AU】

1.

张伟是个侦探,一个连隔壁王奶奶丢的猫都找不到的侦探

最后还是王奶奶叹了口气挽起来袖子,自个儿从树上逮下来了那只花猫

你怎么还没失业

所有从张伟这儿吃过亏的委托人都发自内心地有一个疑问

哎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嘛,您说是吧

张伟叼着根冰棍懒懒地瘫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整个人都颓了吧唧

一脸懵的委托人:所以这和你没找到我丢的狗有什么关系??[黑人问号.jpg]

2.

白敬亭注意街上这家侦探社好久了

它特别破旧,像是上世纪香港黑帮片里那种一群人混战过后遭殃的无辜店铺

灰扑扑的玻璃门,甚至擦干净其中一面就能当镜子使

当时他还是一个满脑子本格推理和阿加莎的热血推理少年,瞅见同学嘴角有点油也得在心里推测一会儿人早晨吃的什么饭

一看家附近居然有个侦探社简直福至心灵跟从天灵盖浇下去一瓶清凉油似的,自个儿就在心里脑补电视剧里小说里那种特别有名的大侦探伪装成看似傻乎乎的普通人结果一出手技惊四座几十年的悬案瞬间被解开的戏码

太刺激了!

不过作为一个马上就要高考的学生,他实在没什么精力和时间去猜测探索那家神神秘秘的侦探社,只能在心里暗暗决心等考完试一定得去一次

也算是一个目标,白敬亭每次做题做到要吐的时候就想想那家侦探社和那个从没见过的隐世大侦探,马上就跟喝了一罐红牛外加啃了一条士力架似的,瞬间就来劲儿了

3.

这里的六月热的要命

张伟跟侦探社里杵着,拿着张隔壁新开美容店发的宣传单当扇子使,汗还是噗啦噗啦往下掉

最后还是郭阳看不下去,硬拉着他去安了个空调

等杂七杂八一堆事儿弄完,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吹着小风觉得自个儿这小日子过得太美了

心里头一舒坦就想睡觉,他拿了条毛毯盖自己身上,闭上眼睛迷迷糊糊间听到街上尽头那个高中突然传来一阵阵欢呼声

现在的小孩儿怎么那么能闹腾呢

张伟在沙发上躺着把身体蜷起来用手搭上耳朵,好像就真的听不到一样,安心地睡了过去

4.

高考完当晚,白敬亭偷偷摸摸地对着答案估了估分,然后心满意足地躺进被窝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他没用闹钟就清醒过来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完了就到楼下早餐店吃了盘生煎,顺便给父母带了点儿回家

回了家就窝在床上打了盘游戏,但心里有点急躁静不下来,也没打好,一不留神就全挂了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

八点了

白敬亭立马把游戏机一扔,从床上下来拾掇拾掇衣服就要出门

临出门都已经跨出去一只脚了,他又退了回来,跑到厕所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

第一天见面,可不能给侦探先生留什么坏印象

5.

张伟晚上没回家,猫在侦探社里凑活了一夜。一大早他还没醒呢,就听到有人敲门。他一听,把身上的毯子裹得更严实眼睛闭的更紧了,一点要给人开门的意思都没有。

来人还挺有耐心,敲着敲着还有了点旋律

张伟听出来了,这是婚礼进行曲的调啊

担心人再敲就变成葬礼,他苦瓜着脸顶着一头乱发跑过去开门,决定如果是王文博他们几个他就马上甩门回去接着睡觉

结果一开门是挺精神挺白净一小伙

您哪位

张伟靠着门框打了个哈欠,耷拉着眼皮问

呃,我是这条街那个高中的学生,高三九班的,我叫白敬亭,想问问您这儿招不招暑假工啊?

暑假工?我连自己都是够呛养着,再养个小孩儿我不是有病吗

可张伟看着白敬亭跟个小狗似的望着他的眼睛,突然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6.

张伟试图把这小孩儿吓走

不包吃不包住,看我心情给工资

白敬亭看着这苛刻的条件哏都没打,立马点头同意
不是吧

张伟懵完突然有点警惕,这破条件都能答应,这人来找他的目的绝对不单纯啊

我告诉您啊,我这一没钱二没色的,您来我这儿到底要干嘛呀,隔壁美容店也招暑假工呢,月薪三千包吃住,不然您去它那儿?

我就是奔着您来的

白敬亭这话说得特实诚,他可不是为了那个神秘的侦探先生来的?

没想到听了这话张伟更愁了

您可别这样儿啊,我还是好身材好的女的啊

7.

理想破灭需要多久

白敬亭同学非常认真地告诉你,一天

8.
这一天,他跟着幻想中无所不能的侦探先生去找狗

刚开始他以为是一场试炼,摩拳擦掌决定大干一场,最好能吸引侦探先生让他有收自己当弟子的想法

万万没想到,真的就是纯粹的找狗

毫无章法,完全没有推理过程,从街头到街尾纯靠喊
小白你在哪儿啊

而且非常尴尬,他和狗撞名了

一天下来,他真的累成了小白,这里指那条在垃圾桶被找到的小黑狗

而且张伟也没帮上什么忙,纯添乱,还是他自己捏着鼻子把垃圾桶从街头翻到街尾才灰头土脸地把那条狗抱出来的

侦探先生特别高兴,一个劲儿夸他厉害厉害厉害,说自个儿都好几年了头一次找到一条狗

白敬亭顿时眼前一黑,感觉前途无亮

不过万一是大智若愚大隐隐于市呢!

白敬亭还是不死心,差不多快把自己脑子搜刮空了来给张伟找借口

顺带守护一下自己的侦探梦想

9.

白敬亭在侦探社里和张伟厮混了一整个暑假,连填报志愿都是用张伟侦探社里的电脑完成的

您报的什么学校呀

张伟其实有点不舍马上就要结束的八月,八月一完九月开始他的暑假工就要收拾收拾跑大学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毕竟好久都没人陪他乱七八糟地胡混一通了

白敬亭刚从美容店旁边新开的那家烧烤店那里给侦探先生买了烤串进门,就听他问这话

他没什么反应地走进来,把烤串放在张伟跟前的桌子上
您还问问呀,我以为您压根儿不关心我呢

哪儿能呢

张伟摸摸鼻子,有点尴尬地拿起来一串往嘴里塞

白敬亭其实也没往心里去,一面扭头从塑料袋里拿出来一瓶绿茶拧开放到张伟面前,一面给他说了个名儿

嗨,合着您压根儿就没出北京城啊

张伟松了口气,把嘴里的肉吧唧吧唧嚼碎往下吞,又灌了一口小甜水儿,顿时觉得自个儿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比大热天有空调还舒坦呢

诶不对呀,您说的是个音乐学院啊

白敬亭特无辜看他,有什么不对吗

10.

张伟愣了一下,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子

其实吧,

我是个唱歌的

【完】
【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摊手]】
【我真的不会起名啊QAQ这起的什么鬼题目[瘫]】
【顺便球互动】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