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片段

存个脑洞片段,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




  王文博是过了很久才知道张伟和他家小孩儿分手的

  这不怪他,打他俩认识,张伟每次失恋都得颓废几天,再严重点还要哼哼唧唧找他们几个哭诉抹泪

  这次分手却意外平静,平静到他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他收到了白敬亭的婚礼请帖

  红艳艳的帖子金晃晃的囍字

  新郎那里写着白敬亭,新娘那里是个没听过的姑娘名


  “就,分了呗,也挺久了”张伟低头抠抠手指,脚丫子翘起来晃晃悠悠,话里没有一丝阴霾,“这小子动作还挺快,赶我前头把人生大事儿给定了,厉害厉害厉害”

  王文博觉得他见了个假张伟

  “不是,你俩怎么回事儿啊?”他仔细回想上次看到白敬亭的时候,这俩人还是腻歪得不行辣他眼睛,“他先在外头有相好的了?”

  张伟听这话就板起脸来“小白内孩子多好,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王文博刨根问底想知道个究竟,他发誓,三十多年来张伟和白敬亭是他见过最腻的一对儿了,他一直觉得就算自个儿和老婆裂了他俩都散不了

  张伟也跟他讲不出个所以然,他其实自己也不清楚他俩为什么会分开

  作为一个大老爷们,王文博问出“你还喜欢他吗”这种酸不拉几特矫情的话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碍

  “喜欢呀”张伟几乎毫不犹豫,连同眉梢眼角里都盛着笑意“他肯定也还喜欢我呐”

  人都要结婚了,您怎么这么自信

  王文博差不多要翻个白眼给他了

  “别的所有事情我都不敢保证”张伟站起来从一摞书上慢慢拾起和王文博同款的请帖,仔细抚摸上面鎏金的囍字,语气轻快而笃定

         “唯独小白喜欢我这事儿,我世界第一肯定”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