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接龙(6)

  拖了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磕头赔罪!!!前面各位老师的信息量太太太太多了!脑子不够用了,如果有了bug请指正!





  ……哎呦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白敬亭关了网页删了记录关了后台,随手抓个枕头再一次把自己捂得上不来气儿。

  这他妈分明是爱情啊

  白敬亭睡了一觉醒过来满面春光得出来这个结论

  少年心事总是诗

  他第二天一早随便扒拉了半碗粥,叼着片吐司就慌慌张张冲出了家门往学校跑,心里慌慌地想看见张伟

  他妈跟着窜出去在后面叫傻儿子,你书包忘拿了

  白敬亭听到叫声又灰溜溜地跑回来,对他妈关于怎么去学校都那么兴奋的疑问表示不理解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白敬亭背上书包正色道

  好像老天爷都在和他作对一般,张伟没来,旁边的座位空了一整天

  他扭扭捏捏跑办公室问班主任,得到了张伟同学生病请假了的结果

  他想放了学去张伟家看看他,明明昨天才去过的地方,却鬼使神差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手机上本应该有的搜索记录也被清得一干二净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距离他上次见到他同桌兼暗恋对象,已经有一个月了

  连同那个鬼娃娃一起消失了

  他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甚至去过的住址也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一个月后他在校门口再一次看到那个鬼娃娃,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你想不想见那个绿毛”鬼娃娃正好堵住了晚自习慢悠悠收拾完东西才出到楼下的白敬亭

  “你知道他在哪儿?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明明去过他家却。。”

  “闭嘴,跟我走”鬼娃娃打断了试图跟他吐槽的白敬亭,还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啰嗦”

  他跟着鬼娃娃七扭八拐地走进了一个小巷子,推开尽头处的一扇虚掩着的铁门,里面扑面而来一股腥臭味儿

  “这什么味儿啊?”白敬亭马上捏起了鼻子,“张伟在里面?”

  鬼娃娃似乎是失去了嗅觉,在浓重的腥臭味中丝毫不为所动,径直走了进去

  “他在”

  白敬亭一听这话,也不怀疑真假,也不嫌弃这味儿,长腿一迈就进去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院落,院里还有一棵老槐树

  槐者,鬼之木

  正是初夏,白敬亭却被阵阵阴风冷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四处张望了一圈,除了一棵老槐树外,院落里几乎没有其他东西

  他盯着去开门的鬼娃娃,门上没有锁,把手处落了厚厚一层灰,怎么看都不像能住人的样子

  心里有些打鼓,白敬亭往后退了一步,觉得一阵阴风吹过背后,不由自主地转身回望了一下,却发现明明是开着的大门却被关上了

  他马上转头看着鬼娃娃,却发现对方已经打开门进了屋,并且扭头对他露出个阴测测的笑

  “你怎么不进来”

  “我,我,我。。”白敬亭就算心理年龄再成熟也只是个高中生,直觉告诉他不对劲儿,本能告诉他有危险

  扭头便想跑,却发现脚似乎被定住了,走也走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鬼娃娃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张开手掌亮出长长的指甲似乎要取他面门

  眼瞅着自己将要命丧于此,白敬亭认命地闭上眼睛,let it go,随它吧随它吧

  鼻尖刚刚感受到丝掌风,他就被大力扯动,一望竟是一月不见的暗恋对象

  “你!”白敬亭刚想询问他消失的原因就发现自己可以动了,顿时兴奋起来想捉着张伟的胳膊就跑

  “我什么我呀”张伟甩开他的手,将白敬亭退至身后,“闭眼!”

  白敬亭条件反射一样地闭上眼睛,定时感到脸上溅上了一片温热,手颤颤巍巍抬起来摸,竟是一手黏腻

  张开眼睛便是血红的世界,已经一张正在他面前的鬼娃娃的笑脸

  “他死了,该你了”

  白敬亭睁开双眼从床上惊坐起来,心跳得扑通扑通,他一手放在胸前感受自己的心跳,一手覆上额头,果不其然又惊出了一脑门的汗

  他再一次做了这个梦

  距离他上次见到张伟已经过去了三年

  这三年里,他高中毕了业,经历了高考,上了大学,认识了一群新朋友

  但他从没有忘记张伟


  那个晚上的经历他记得越来越模糊,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在自己家的床上了

  他妈告诉他是班主任给她打的电话说白敬亭晕倒在教学楼楼下了,经校医看过之后应该是营养不良

  神TM营养不良,他每天吃嘛嘛香,可偏偏他妈就信了,从此再也没让白敬亭逃过一顿饭,在压力巨大的高三生生还给人喂胖了几斤

  从那天之后张伟就彻底地消失在了他的生活当中,和一切灵异事件一起。他班上所有的同学,包括老师,都对张伟的印象十分模糊,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似的

  “有这么一个人吗,我不太清楚啊”,好像一切只是他臆想出来的一次梦境

  他以为会想上次那样,总会再见的,却等了三年,这三年中,他做过无数次昨晚的梦,梦醒的时候却总是一个人

  下铺踢床板的动作打断了他追忆青涩暗恋的伤春悲秋

  “大哥,才六点啊,你动静也太大了吧”

  “对不住了啊,我今儿上午还有个家教兼职”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周找了个给五年级小孩儿做家教的活儿,约好的时间是七点半,算上挤公交的时间,现在起床正好

  等到他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一个普普通通的9号楼,按照所给的地址爬上三楼,敲开门,看到那个五年级的小孩儿的时候,白敬亭好像又置身于三年前那个破败院落,惊起了一身冷汗

  这个小孩儿与鬼娃娃一模一样

  “进来吧”

  甚至连声音腔调也丝毫不差

  “你!”白敬亭没忍住往后退了几步,“怎么是你?”

  那娃娃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一下

  “张伟在里面”

  和上次同样的理由,白敬亭还是毫不犹豫就走了进去,即使他脑子里全是那晚被血染得模糊的场景,即使他记得这个鬼娃娃曾经想取他性命

  他随着那娃娃进去了主卧,床上躺着个人

  白敬亭快步走上前去,果不其然,正是动也不动睡着的张伟

  “他怎么回事?”白敬亭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张伟的额头,还好是温热的

  鬼娃娃抱着双臂面无表情“你还记得三年前你学校的怪事吗”

  白敬亭想起他曾经遭遇的鬼打墙与那个似有夙愿的学长,还有建在蚀阴地上的学校,不禁皱起了眉

  “难道他是为了解决这些事情?”

  “不错”鬼娃娃微颔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儿”

  “什么?”白敬亭心下一紧,一手攥成拳,生出一手汗来,另只手却放在张伟脸上没动

  “他是醒着的,骗傻小子呢”

  “啊?”白敬亭恍然被这句话惊到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手上一阵痛,低头看到了咬着自己手的洋洋自得的张伟

  “哈哈哈哈被骗了吧”

        傻小子内心复杂,百感交集,最后只吐出来一句卧槽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