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农锐]老师好美

        这对也太冷了吧我哭泣
       
        老套的班主任x交换生设定
       
        7000+,废话连篇
       
        很无聊,细节混乱,不要抠
 
        谢谢您
       
       
       
        1.
       
        周锐默默吞了口唾沫,比上次同学聚会玩恐怖箱游戏还紧张地在签筒里抽了一根出来,一点一点往外挪动。
       
        一群人围着他,屏气凝神盯着周锐手里的竹签,大气都不敢出。
       
        不知等了多久,才从周锐紧紧捏住的指缝里漏出来一抹红色,人群中终于爆发了一阵欢呼。
       
        “周老师太幸运了!”
       
        “恭喜一班的周老师!”
       
        隔壁班的小尤老师露出他标准的甜心笑。
       
        “这次台湾交换生就由你全权负责了!”
       
        幸运的周老师差点血洒当场。
       
        2.
       
        其实周锐是个挺有耐心的人,脾气也算不错,不然也不会和学校里有名的几个皮小孩和谐相处差不多一年,但问题就在于这次开学已经是高二了,在离最重要的高三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加入插班生,肯定会给周锐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一班带来太多不确定因素。
       
        周老师有点发愁,但接到小孩儿时还是保持着职业素养,笑眯眯的。
       
        “老师好!”
       
        穿着粉衬衫的高个少年猛地一鞠躬把周锐给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把人给拉起来。
       
        “我是从高雄市立桃源高中交换来的二年生陈立农,老师你可以叫我农农!”
       
        “好好好,农农你好”
       
        周锐感觉这小子绝对谎报身高了,明明资料上写的180怎么真人像跟棍儿一样那么高,感觉都和年级里的李老师差不多了。
       
        周老师想到自己带鞋底撑死176的身高,有点心虚。
       
        “那我现在带你去宿舍吧,正好有一间搬出去了个学生,空出来了床铺给你住”
       
        周锐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全校都在晚自习,宿舍里应该没有人。陈立农的行李不太多,就一个箱子一个黑色双肩包,周锐想帮他拎一个,悄悄试了试发现拎不动,马上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前面带路,偷偷腹诽现在小孩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会又高又有力气。
       
        “我们学校管理比较严格,尤其是晚自习的时候,绝对不——范丞丞黄明昊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周锐推开宿舍门青筋暴起,还努力保持着微笑不想吓到刚来的交换生,这小孩儿一看就单纯容易欺负,可不能被带坏了。
       
        听到周锐的怒吼,两个小孩僵硬地放下了手里的泡面,低着头慢慢挪动到宿舍门口。
       
        “周老师我们错了!”
       
        认错倒还挺快
       
        周锐差点被他俩气笑了
       
        “错哪儿了?说!”
       
        “不该逃晚自习!”
       
        “不该在寝室吃泡面!”
       
        “不该大声喧哗”
       
        “不该……”
       
        “行了行了”
       
        周锐这次是切实体会到了带一年级的毕老师说的脑瓜子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摆了摆手示意这俩皮孩子停下。
       
        “明天早晨我要在办公室的桌上看到两份一千字的检讨书,不许找朱正廷代写我记得你们字写成什么样!”
       
        周锐揉揉太阳穴,余光瞄到站在他后面一脸好奇的陈立农,马上换上副和蔼温柔的表情招呼小孩儿快进来。
       
        “这是台湾交换来的同学,以后会跟我们一起上课,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陈立农又大大地鞠了一躬。
       
        “你们好我叫陈立农,是从高雄市立桃源高中交换来的二年生,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范丞丞和黄明昊也乖乖地做了自我介绍,黄明昊还戳了戳范丞丞,说新同学比你高唉,被范丞丞龇牙咧嘴地做了个鬼脸吓唬,俩人闹了一顿才反应过来周锐就在旁边看着,吓得又恢复僵硬站立状态。
       
        “好了别傻站着了”
       
        周锐问陈立农会不会整床铺,对方乖巧地摇了摇头,周锐认命地接过来对方的床单被罩枕头,爬到床上去给小孩儿铺。
       
        他们学校一间寝室六个人,都是上床下桌的床铺,寝室里还有单独的卫生间和阳台,每次来看周锐都有点羡慕,想当年他住宿的时候还是八个人一间房早晨洗漱还要挤,现在真的是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了。
       
        周锐一边感慨一边铺床,陈立农原本站在床边看他,没多久就被自来熟的范丞丞黄明昊拉过去聊天以及分享还没吃完的泡面,这泡面味儿还挺香,把晚上没来得及吃饭的周老师给馋得偷咽口水。
       
        “好啦”
       
        周锐本想从床上蹦下来,估摸了一下高度果断放弃,改成老老实实地爬下来,结果因为没吃饭有点虚一脚踩了空,径直掉了下去——没摔着,他被长得过分高的未成年学生一把接住了,手环住了周锐的腰搂了个结结实实。
       
        “老师怎么那么不小心,下次要注意喔”
       
        被学生教训的周老师脸红了,决定以后一定准时准点一天三顿饭。
       
        3.
       
        陈立农已经在新班级里待了快一个月,融入得还挺快,这得感谢他一整个宿舍都热情到诡异的自来熟室友。一班也没有像周锐担忧的那样学习气氛受到影响,几个小孩虽然皮了点但也不会故意给他添乱。
       
        被意外乖巧的学生感动到的周锐决定周末少布置一点作业。
       
        这周正巧赶上中秋节和国庆节连在一起放假,整一周的假期可以好好休息,周锐犹豫地拒绝了小尤老师的聚餐提议又断然拒绝了韩老师的开趴邀请,决定要好好在家里躺几天回血。
       
        学生们前一天晚上就基本走光了,周锐临走前找宿管拿了钥匙去检查电源是不是都关了水龙头有没有开着的琐碎事务,检查到自己班里最后一间时发现门没锁,里面居然还有人。
       
        他推开门一看,原来是陈立农,穿着白色卫衣正伏在桌上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听到有人进来就手忙脚乱地收了起来。
       
        “老师?”
       
        转过头来看到周锐的脸,陈立农舒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
       
        “我来检查一下有没有人忘记关电源,”周锐一步步走近陈立农,发现这小子鼻尖全是汗珠,“你很热吗?要不要把空调打开?”
       
        “没有啦,”陈立农露出来他标志性的笑容,“我只是比较爱出汗而已。”
       
        “现在天气还有点热,还可以开开空调吹风,注意不要生病了就好,”周锐上手摸了把小孩儿的头毛,“不回家吗?”
       
        “不回去啦,”陈立农皱眉,看起来很发愁,“我查过惹,机票好贵。”
       
        “范丞丞他们都走了?”
       
        陈立农点点头
             
        “那你这几天一个人?怎么办喔?”
       
        周锐感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被陈立农带成了湖南台湾腔,还挺嗲。
       
        “就在宿舍过吧,”陈立农掰着手指头认真算,“虽然食堂阿姨这几天不工作,但寝室楼下的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我可以去那里买东西吃。”
       
        或许是小孩儿看上去有点可怜,也或许是周锐太闲,才会脑子一热做出把陈立农带回家和他一起过假期的决定。
       
        4.
       
        “跟同学相处怎么样?”
       
        当天晚上周锐小试牛刀给俩人做了三菜一汤,为了照顾陈立农的口味他特地忍痛在菜里少放了几条干辣椒,陈立农给他打下手,出乎他意料的熟练,能看出来经常在家里做这种事情。
       
        “还蛮开心的,”陈立农有点拘谨地坐在周锐家餐桌旁,手指头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丞丞和Justin他们都很热情,坤坤和正廷哥都有教我很多不会做的题目,上次不舒服子异还帮我冲了感冒药吃。”
       
        “他们几个有时候会皮一点,但还都是好孩子,”周锐欣慰地给陈立农乘了碗粥,熬得粘稠的米粒上洒着切碎的虾仁,闻起来食指大动,“你也是好孩子。”
       
        “谢谢老师~”
       
        陈立农赶紧把碗接了过去,笑眯眯地道谢。
       
        两个人开始吃饭了,周锐的厨艺也就一般,但糊弄一下小孩子还是可以的,陈立农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不挑食,基本吃什么都能吃出在做美食综艺节目的浮夸感觉来,一口一个好好吃喔老师好厉害听得周锐简直心花怒放。
       
        “这是你第一次离开家吗?”周锐问道,“平时生活里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都可以告诉我。”
       
        “是第一次出远门,不过都还好啦,”陈立农乖乖地喝下第二碗粥,“老师你不用担心我的。”
       
        俩人就这样一问一答也磨过了晚饭时光,吃到最后菜也没剩多少,陈立农先把桌子快速收拾好了,看着吃得满足的周锐,又自告奋勇去洗碗。
       
        “一起吧,”周锐站起来撸起袖管,问道,“农农在家经常做家务吗?”
       
        陈立农低着头熟练地在水龙头下冲刷着盘子上的油污,头也不抬地回答说对啊,我妈经常夸我很勤快,手脚也很利落嘞。
       
        周锐是越看这小孩越可爱,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样乖又听话的小孩。
       
        “你来了有好好出门玩吗?”
       
        周锐塞给陈立农一个手柄教他打游戏,按钮控制着屏幕上小人的起起落落上上下下,一边教一遍聊天。
       
        “还没有诶,”陈立农学东西算快的,看周锐演示了一遍就把操作掌握了个七七八八,“一直没时间。”
       
        “那我明天带你逛逛吧,”为了更方便地指导陈立农的游戏操作,周锐靠陈立农越来越近,长长的软沙发里偏偏两个大男人要挤在一起,“想去游乐园吗?”其实是周锐本人想去了。
       
        陈立农听出来了周锐的意思,笑着点点头,我超想去的。
       
        周锐满意了,马上掏出来手机定了两张票。
       
        手还没放下就感觉到了陈立农突然的靠近,呼出的热气在周锐鼻尖散开,嘴角突然多了一点温热——又迅速消失。
       
        周锐好像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脸爆红,马上往后缩了缩。
       
        “你,你在干嘛?”
       
        陈立农也好像才回过神来,耳朵红通通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老师你嘴角有酱汁,我,我帮你擦一下。”
       
        “……哦”
       
        接下去两人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里,空气像被冻住了。
       
        陈立农想,完蛋惹,老师一定生我气了。
       
        周锐想,操,太丢脸了。
       
        5.
       
        晚上陈立农是睡在客房,虽然周锐单身,但他朋友比较多,所以选房的时候还是挑了套两室一厅的小户型,方便朋友来聚会过夜。
       
        周锐给陈立农介绍了一遍房子布局后就放心大胆地让他自由活动了,反正整个房子里最贵的就是他自己,想拿也拿不动。
       
        陈立农睡前发了张举手比耶的自拍到朋友圈,配文是锐锐做饭好好吃,屏蔽了老师和家长,还没几分钟就被在微信群里疯狂艾特。
       
        人见人爱范丞丞:@高雄拳霸,趁里弄!你出来!你怎么跑老师家去了??
       
        温州少爷贾富贵:?????什么情况
       
        人见人爱范丞丞:你去看他发的朋友圈!
       
        温州少爷贾富贵:好!
       
        温州少爷贾富贵:我靠????@高雄拳霸,你出来解释一下!!
       
        宿舍长(群内最帅):@高雄拳霸,给你三分钟,不然我回去就不给你带脏脏包了!
       
        猪猪廷:坤坤我也要吃!你家旁边那家店卖的椰蓉球特别好吃!
       
        宿舍长(群内最帅):好,明天约一波?
       
        丸子:算我一个,直接约图书馆吧,你们作业都开始做了吗?
       
        人见人爱范丞丞:……告辞!
       
        温州少爷贾富贵:……再会!
       
        宿舍长(群内最帅):……卜了吧!
       
        猪猪廷:好呀好呀,子异你上次说特别好用的面膜是哪个来着,明天帮我带几片~
       
        丸子:[点头. gif]
       
        高雄拳霸:诶你们话题换得有够快喔!
       
        人见人爱范丞丞:你终于出来了!
       
        温州少爷贾富贵:快说你是怎么混到老师家的!
       
        高雄拳霸: 我……
       
        人见人爱范丞丞:快说老师做的菜到底好不好吃!
       
        高雄拳霸: 其实……
       
        温州少爷贾富贵:范丞丞你就知道吃!
       
        高雄拳霸: 你们两个真的很吵诶……
       
        人见人爱范丞丞:贾富贵你还有脸说我??
       
        猪猪廷:你俩给我闭麦!让农农讲!
       
        陈立农先发了个偷笑的表情
       
        高雄拳霸:不说啦!太晚了我要睡咯~明天跟老师一起去游乐园[呲牙]
       
        然后留下一群疯狂艾特他的xxj,舒舒服服地进入了梦乡——唔,锐锐家的床好舒服,被子也好舒服~
       
       
        6.
       
        第二天一早陈立农就爬起来了,乖乖洗漱完后等着周锐的早餐,周锐昨晚熬夜打了游戏,眯着眼睛哈欠不断地下了两碗面,一边卧一个蛋,觉得清汤面有点拿不出手,就烫了两根青菜加了上去,显得好看,一丁点荤腥都没有。
       
        陈立农还是相当给面子地吃得喷香,好像是什么山珍海味一般,哧溜哧溜地就把一碗面吃得一干二净,吸完还砸吧砸吧嘴问老师锅里还有剩嘛我还想再吃一份诶。
       
        周锐长期被朋友嫌弃的厨艺终于得到了认可,差点含泪在心里高歌一首感恩的心感谢有你,马上回厨房给陈立农做了俩煎蛋三明治,烤得软乎乎的吐司配上刚出锅的煎蛋,再夹进去两片培根和生菜。
       
        周锐闻着香味认真思考了两秒,决定还是一人一个吧小孩子一顿饭吃太多鸡蛋不好。
       
        吃完后陈立农乖乖跟在周锐身后出了门,他本来背着书包装上之前买的两瓶矿泉水,被周锐拦下了说太重了不方便。
       
        “可游乐园里的水和吃的都卖很贵诶,”陈立农鼓起脸,“比外面便利店贵好多喔。”
       
        “放心啦!”
       
        周锐努力踮起脚拍拍小孩儿的脑袋。
       
        “老师有钱的,等你以后做老板赚大钱的时候,记得请我吃几顿好的就补回来啦。”
     
        陈立农又笑得眼睛弯弯,他重重地点点头,说老师你一定要等我喔,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
       
        周锐觉得这话有点奇怪,想了一会儿也没琢磨出来到底哪里奇怪,只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他晃了晃脑袋试图赶走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接着去敲了敲对面的门,没两分钟就打开探出来了个脑袋。
       
        “你现在就走吗?”
       
        对门的男人掏出把钥匙递给周锐。
       
        “嗯嗯,”周锐接过去,点点头,然后转身露出来身后的陈立农,一脸炫耀,“这是我学生,高吧,帅吧?”
       
        “哇,确实很高诶,”男人笑了,“你好,我叫Jeffrey,周锐的邻居。”
       
        陈立农马上一个九十度鞠躬问好,有礼貌到吓了Jeffrey一跳。
       
        “你这个学生蛮可爱喔,”Jeffrey挠挠头,“路上注意安全,我也要去上班了。”
       
        周锐笑嘻嘻地比了个ok的手势,带着陈立农就进了电梯,他手里拿着的那把钥匙是个车钥匙,黑白款的保时捷,陈立农还没上车就忍不住赞美,好酷的车。
       
        “Jeffrey的车就是好,”周锐满意地摸了摸方向盘,“农农你记得好系好安全带喔。”
       
        陈立农答应得很快,但不知道是哪里没找对,一直没系好,周锐觉得他手忙脚乱的样子莫名可爱,看了半天才凑过来帮他。
       
        两个人突然间就靠得很近,近到陈立农一抬眼周锐的泪痣就明晃晃地摆在了他跟前,好看又可爱。
       
        等陈立农的安全带终于系好后,他的耳垂已经爆红到要出血的样子,周锐瞥见了,在心里偷笑小孩儿果然还是小孩儿,殊不知自己的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这就导致开到半路了两个人还是可以的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扭扭捏捏状态,最后还是陈立农轻咳一声先开了口。
       
        “这车……是老师邻居的吗?”
       
        “嗯……对,Jeffrey的车,”周锐坦荡荡地讲,“老师还没钱买车呢,平时上班都是要么挤公交要么坐地铁的,今天带你出去玩当然要借辆好车开啦。”
       
        陈立农接着问:“刚刚听老师邻居讲他也要去上班了,没车开没关系嘛?”
       
        “农农真是个乖孩子,这么细心,”周锐嘴角不自觉地就上扬,“不过你放心啦,Jeffrey车有好多辆,我只是借了最便宜的一辆来开而已。”
       
        “哦,”陈立农点点头,“老师你跟这位邻居朋友关系很好喔?”
       
        周锐有些不明所以:“对啊,Jeffrey做菜比我强多了,有时候会去他家蹭饭吃,反正我俩都是单身汉,也方便。”
       
        “对了,”他突然想起什么来,笑得差点没把住方向盘,“他还邀请我跟他合住来着,你别看我们俩住对门,我是租的房子他是直接买了上下两层打通了,巨壕。”
       
        我倒是觉得这个邻居对你有点好过头了,车借你开,做菜请你吃,还想和你住一起。
       
        陈立农腹诽几句,觉得自家老师在这方面相当迟钝。

       
        两个人在游乐园玩耍的过程中相当合拍,都不怕鬼也不怕过山车海盗船,虽然缺少了一点互相打趣的乐趣,但周锐人生头一次没有阻拦地把所有刺激性的项目跑了一遍——之前每次都要顾虑着恐高又怕鬼的朋友们,实在是憋着难受。
       
        周锐开心了,蹦蹦跳跳地去给陈立农买了个粉红色的草莓味棉花糖当做奖励,他不知道陈立农是不是爱吃这种,但他就觉得陈立农应该爱吃。
       
        “谢谢老师。”
       
        陈立农眼睛笑得像月牙儿,一大口啃了下去还蹭到了鼻尖上,周锐指着笑,他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懵懵的,散发的可爱泡泡把即将步入中年人行列的周老师萌了个肝颤。
       
        这份快乐一直延续到两个人回到家后,周锐还是欢快地哼着歌蹦跶,全然没了平时看起来端正又严肃的模样,陈立农想这个人怎么那么可爱,有很多朋友,嗓门那么大,却在害羞时蜷成小小一团,像只怕生的兔子。
       
        有位伟人说过,如果你觉得一个人可爱,你就是喜欢上他了,如果你们两个都觉得对方可爱,你们就是天生一对命里绝配。
       
        陈立农不知道这句话,周锐也不知道,但他们还是觉得对方很可爱。
       
        “老师”
       
        吃晚饭的时候陈立农突然叫了周锐一声。
       
        “啊?”
       
        “我,我以后真的会赚很多钱,也会买好多车,买很大的房子,”陈立农直直地盯着周锐,“你要等我长大。”
       
        7.
       
        假期很快结束了,时间过得飞快,从秋天到冬天再到春天,等到大家又都换上背心短袖的时候,陈立农就开始准备收拾行李回家了。
       
        班里的小朋友们都眼圈红红的,挨个和陈立农拥抱。
       
        “记得要写信给我们农农!”
       
        “朱正廷你什么年代啊,现在大家都用微信好吗?”
       
        “范丞丞你是不是找打!”
       
        “要常联系啊!”
       
        “不要忘记我们!”
       
        “等高考完我们集体飞台湾去找你玩!”
       
        陈立农通通答应下来,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有吃的有玩的,还有一张几个人的合照,被他放在了胸前的口袋里。
       
        “那我走咯?”
       
        他坐上大巴车,隔着窗户跟朋友们摆摆手说再见,眼里却越来做模糊,原来眼泪已经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等周锐忙完回来的时候陈立农已经走了一会儿了,送朋友的小孩儿们也都擦干眼泪回教室继续学习了。
       
        这个小孩儿,都不跟我打声招呼就走了,周老师心里酸溜溜的,我平时对你不好吗,有虐待你吗。
       
        心里不爽的周老师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生闷气,旁边的尤老师本来正低着头玩消消乐,见他来了马上扭过头跟他说话:“周老师,刚刚你们班的农农有来喔,见你不在就把这个交给我了,让我等下给你。”
       
        说着,他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粉蓝色的信封递给周锐,周锐接了过去,信封用胶水仔仔细细地给粘上了,周锐小心翼翼地拿小刀别开,里头是一张拍立得,照片里是他和陈立农两个人傻兮兮地比耶,这是两个人逛游乐园的时候拍的。
       
        照片后是用黑色油性水笔写的几个字,看出来很仔细,一笔一划都非常用力。
       
        “老师,等我喔!!”
       
       
        周锐对着照片傻乐了半天,才想起来摸出手机发朋友圈,只对陈立农一个人可见。
       
        “知道啦”
       
        他说。
       
        会等你的,等你长大,等你考到驾照买很酷的车,等你买下大房子。
       
       
       
       
        附赠一个彩蛋
       
        “老师,你今天是不是和韩老师一起去吃饭了!”
       
        “老师,记得离邻居先生远一点喔!”
       
        “老师,不要答应让范丞丞他们去你家!”
       
        “老师……”
       
        “……够了!!”
       
        周锐开始后悔答应等这个未成年的小崽子了,怎么那么烦啊啊啊啊啊啊
       
        “锐锐你是不是讨厌我了QAQ我昨天都在做兼职喔,赚了好多钱……但超累的……”
       
        “……对不起”
       
        周锐又开始哄小孩儿,同时懊悔,多乖多懂事的孩子啊自己怎么能对他生气呢。
       
       
       
       
       
       
        再一个彩蛋
       
       
        “陈立农我告诉你,如果我们去台湾你不包吃包住的话!我就把你其实是坐私人飞机回去的事情告诉老师!也不会再给你打小报告告诉你周老师的最新动态了!”
       
        范丞丞非常生气,气到又啃下去了个鸡腿。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能给句评论您就太可爱了吧!
       

评论(86)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