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周锐中心]莫比乌斯

  周锐中心向

  友谊地久天长

  结尾是星锐

  小芒很可爱

  

  

  1.

  周锐的三十岁生日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没有搞什么生日会或者粉丝见面会,只是让助理去惯吃的店里定了个小小的奶油蛋糕,上头用艳红的果酱歪歪斜斜地洒上生日快乐,四个字别别扭扭地挤在一起,一如他逼仄的人生。

  他插了一支蜡烛,自己用打火机点上,又自己去拉上窗帘关了灯,走到桌子旁边闭上眼睛许愿。

  希望可以有机会弥补错过的遗憾。

  周锐睁开了眼,缓缓靠近昏黄的烛光,这火苗小小一米,却氤氲着强烈的热气钻进他的眼底,蒸出了水汽。

  名为后悔的浪潮铺天盖地向三十岁的周锐袭来,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吹灭了蜡烛。

  

  2.

  周锐被困在了这一天

  

  在他三十岁后的第一个早晨,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迷蒙着眼睛接了,是他妹。

  “今天是你生日!给你放一天假不要太谢谢我喔~”

  “哈?”

  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周锐说话鼻音很重,说起话像在撒娇。

  “你疯了吗,这话你不是昨天就说过了么,而且昨天才是我生日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大概是在下拉手机通知栏确认日期。

  “你才疯了!”

  确认过自己脑子没问题是周锐脑子有问题的妹妹翻了个白眼,觉得他哥可能是最近拍戏拍傻了。

  “好了不说了,还有五分钟我看中的那款包包就开始预售了,我必须涌有!”

  “……”

  周锐举着手机傻愣愣地呆住了,然后颤抖着手指点开手机上的日历——八号,还是八号。

  明明自己已经过完生日了啊,周锐有点懵,他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八点,昨天的八点十分助理给他打电话说蛋糕到了让他开门,蛋糕因为路上太急而掉了一颗草莓,助理衬衫左侧有吃早餐时滴上的油渍。

  周锐飞快地去洗了把脸,然后稳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等十分的到来。

  倒数五四三二一

  手机铃声如约而至响起,周锐看着上面显示的助理名字,陷入了沉思。

  这种沉思一直延续到助理跟他道歉说起晚了路上急把草莓跑掉了一颗,以及自己送对方出门时提醒他衬衫被溅上了油污。

  这算什么,时光倒流?

  周锐对着奶油蛋糕开始回想自己昨天经历了什么,没捡到田螺和神灯,没遇到流星,没乐于助人帮助倒地的老爷爷,只对着蜡烛许了个愿。

  靠,现在生日愿望都这么灵了吗?

  他昨天许愿说希望有机会弥补错过的遗憾,其实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弥补的地方,更确切地说,他想要挽回的东西太多了——如果时间回到他二十三岁的时候,他会告诉自己不要去参加那个节目——或者要更坚定一点往前冲,如果回到他二十五岁的时候,他会劝说整个团跟他一起解约,如果回到2017年底,他会告诉自己,要从一开始就努力减肥啊不然会被粉丝留下很多很丑的表情包。

  如果……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那么贪心,老天爷很仁慈,给了他人生额外的一天,但又很残忍,只有短短的一天,他甚至不能来个出门旅行。

  那不如哪里都不去,周锐坦然地承认自己是完完全全的鸵鸟心态。

  窝在家里打了一下午游戏后周锐决定睡一觉,他很久没睡过这么舒适的一次了,直接一觉睡到了早晨。

  这个早晨,他又被妹妹的电话叫醒了。

     “今天是你生日!给你放一天假不要太谢谢我喔~”

  “……”

  周锐一下子把电话挂掉,再次颤抖着手指点开手机自带的日历——八号,又是八号!

  这一定是梦

  他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开始数羊,数到第五百六十二只时爬起来点开手机——还是八号,以及他妹微信发的一堆消息。

  “周锐你出息了!挂我电话!”

  “你等着!要不是我要抢包,一定继续打电话diss你!”

  “……”

  苍天啊

  周锐欲哭无泪,这到底是个什么设定。

  

  3.

  蔡徐坤完全没想到周锐会来探班,一个热泪盈眶就握住周锐的手——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

  “锐哥还是你对我好!过生日还过来看我!”

  “累不累啊?”周锐拍拍他脑袋,从包里掏出一盒又一盒,香味蔓延在整个小小的房间里,“这是你爱吃的那家麻小,这是小炒肉,那个是酱鸡腿,都是你喜欢的,我看你瘦了挺多。”

  蔡徐坤因为新戏要保持体型,虽然他天生吃不胖,但还是被经纪人和助理牢牢看住,不许多吃一口,在这穷乡僻壤里周锐拎着东西突然出现简直是天神下凡。

  “锐哥你真好”

  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眼泪汪汪地啃鸡腿。

  “你要是个女的我绝对娶你了。”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吗??”

  周锐坐在蔡徐坤对面皱着眉头说我这次来是有点事情要问你,然后他把自己这个经历详细地跟好友讲述了一遍。

  “哇好酷”

  蔡徐坤听了两眼放光。

  “锐哥你现在是有超能力了吗,能不能给昨天的我带句话让他不要偷偷喝冰可乐会拉肚子的”

  “……”

  周锐转身就走。

  开玩笑归开玩笑,蔡徐坤的确是个聪明人,他一边带着手套剥虾,一边问周锐,或许你弥补了最想挽回的遗憾,就可以回去了。

  “我也是这样想,但我真的不知道我最想弥补的是什么,”周锐叹了口气,五官都皱在一起,“我今天仔细想了想,觉得应该来探你的班,我一直想来来着,但是太忙了,我们都太忙了。”

  “但是现在你来啦”

  蔡徐坤笑着吃掉最后一只虾。

  “我很开心,周锐。”

  

  周锐临走的时候蔡徐坤去送他,不知道是谁先唱了一句,两个人就傻乎乎地在原地开始跳起来当年偶像练习生的主题曲,周锐忘了好多动作,蔡徐坤却都还记得很清楚。

  “不愧是我们的c位啊”

  周锐笑眯眯地夸他。

  “都过去多久啦你还提,偶练现在都办到第五季了,我都老啦!”

  蔡徐坤有点不好意思,你看他在表演的时候总是气场全开的无敌气场,台下却永远是个被人当面赞美就害羞到撒娇的小孩子。

  “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的,”周锐坐上了车,把车窗摇下来跟蔡徐坤说话,“坤坤,你真的很棒,一直都很棒,但偶尔也可以歇一歇的。”

  蔡徐坤怔怔地望着周锐,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论是我,还是丞丞,昊昊,子异,或者其他的兄弟们”周锐认真地说,“如果想做什么,想说什么,就做吧,就说吧,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不要太累了。”

  过了好久,蔡徐坤才噗嗤一声笑出来。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表白呢,吓死啦”

  “记住我说的话,”周锐冲他摆摆手,“我走咯”

  蔡徐坤踮起脚尖,双手环成喇叭状放在嘴上,拼尽全力对着已经行驶的车大喊。

  “再见啦!”

  

  4.

  第二天八点周锐准时醒来接通妹妹的电话,对自己一天的假期表示惊喜和感恩,最后祝她顺利抢到包包,态度好到他妹以为不是本人。

  今天去哪里呢?

  周锐托着脑袋顺着好友列表思考,唔,范丞丞这小子好像在英国参加活动,太远了不去,钱正昊飞到美国去录制新歌了,也远,Justin好像发朋友圈定位也在北京,有个商业活动,倒是可以约一波。

  黄明昊真没想到周锐会约他,他俩很少——几乎没有单独出来吃过饭,虽然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周锐定的地方是家熟悉的私房菜,环境清净,不会担心有记者或者粉丝。等黄明昊结束了站台活动匆匆赶到的时候,正好菜也上齐了。

  “锐哥!”

  小孩儿乐呵呵地张开双臂冲过来扎进周锐怀里,差点被撞飞的周锐反思自己是不是最近太懒了没去健身。

  “锐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吃饭啊?”

  小孩儿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吃,一点客套都没有。

  “我今天过生日,给放了天假”

  “哦对,锐哥生日快乐!礼物过两天补给你!我和范丞丞一起挑的!”

  “昊昊真乖”

  呼噜了一把小孩儿头毛的周锐又被问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问题。

  “那你说,哪个昊昊最乖?”

  “……”

  两人东倒西歪地扯了两句后,周锐开口又把自己这段经历讲了一遍——省去了他上次去找蔡徐坤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很久没这样好好聚一次了,也算一个遗憾吧,他问Justin,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愿望吗?

  一向被夸赞聪明的小孩子把筷子叼在嘴里冥思苦想,想到周锐把一块红烧排骨啃得干干净净后才突然叫出来。

  “我知道了!”黄明昊激动地跳起来,“你不是一直想99个人再一起吃一次海底捞吗?我觉得可以!”  

  周锐: ……我觉得卜星

  99个人难度太大,但人少点,十多个关系更亲密一点的好朋友聚在一起是不是更容易点儿?

  周锐和黄明昊两个人都相当兴奋,对视一眼点点头,摸出手机开始行动。

  “正廷哥你今天晚上有事吗我们一起吃海底捞吧!”

  “老韩!晚上出来吃饭不咯?喊上大田和子墨他们!”

  “锐彬哥你今天是不是也在北京来着?”

  “磊子!”

  ……

  “哦……你今天有个晚宴啊那算了,下次再说吧。”

  “今天拍夜戏啊,没事没事,我们下次再聚。”

  “你们等会儿就一起飞美国啦?那我再问问别人吧。”

  “你已经有约了啊……没关系没关系……”

  ……

  周锐抬起头来,正好对上黄明昊的眼睛,他俩的眼神在这一刻很像,都有失落,有沮丧,还有点茫然。

  “锐哥……怎么办啊?”

  Justin不是个喜欢哭的小孩,尤其是在他已经成年后,但此时此刻,他心头突然涌上来一股浓烈的酸意。

  他只是没想到相聚会变得这么难。

  “没关系啊,”周锐轻笑着安慰他说,“反正我还有好多个八号,可以挨个和你们碰面。”

  “那,那万一你回不去了怎么办?”

  小孩的眉头皱得过分。

  “那也没关系,”周锐想起来蔡徐坤的评价,笑得灿烂,“很酷,不是吗?”

  

  5.

  第四个九月八号,周锐跑到了觉醒东方。

  他一大早就站在楼底下给秦子墨打电话,说我在你们公司门口,麻溜地出来接我。

  “美锐?你真来了啊,”出来的是韩沐伯,他一脸惊讶,“子墨没我离得近,我就让他待着,自己下来接你。”

  “老韩头,”周锐嘿嘿一乐,跟韩沐伯来了个bro式撞肩,“你们今天要飞美国?”

  “诶?”韩沐伯愣了,“你怎么知道,查我航班了?”

  “我闲得,”周锐不理他了,背着手往里走,“把他们几个都叫来,我有点事儿要说,很重要!”

  “行行行,”韩沐伯趁机摸了把周锐的头毛,在周锐一脚踹上来之前灵活地躲开跑了,得意得很。

  坐在觉醒东方排练室的地上,周锐被五双眼睛盯着,差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们别这样看我,”周锐往后挪了挪,“怪渗人的。”

  “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秦奋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让我们过来听你说话的,怎么还不让看?”

  “就是就是,”秦子墨在一旁附和,“周锐我怎么觉得你不像认识的那个周锐了?”他突然跳起来,手指着周锐,满脸严肃,“说!你是从哪个星球来的家伙,附身到周锐身上了!”

  “……”

  “……”

  “……”

  “……秦子墨你多大了,少看点儿起点文吧!”

  周锐脑壳痛。

  他像之前一样平静地讲述了一遍自己的经历,收获了五张问号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韩沐伯,他露出来了个略显尴尬的笑。

  “锐啊,你在开玩笑吗?”

  “如果我撒谎,就诅咒我一辈子再也吃不到油焖鸡!”

  周锐对天发誓,诚恳地竖起来三根手指头。

  “我觉得吧……”秦子墨摸摸下巴,表情高深莫测,“按照我混二次元多年的经验,你应该是被困在了一个平行时空。”

  “接着说,”周锐眼睛一亮,“没想到啊秦子墨,还挺专业。”

  “那是!”

  秦子墨得意地晃来晃去,被靖佩瑶一巴掌扇背上,让他安分点。

  “行了行了,就会说个平行时空呗,咋还拽成这样了。”

  “哎呀,不是,”秦子墨急了,“我懂可多呢!”

  “别废话!”

  “知道啦,”秦子墨表情又变得高深,“我觉得锐哥需要寻找一扇时空之门,穿过时间裂缝,才能回到自己本来的那个世界!”

  “好主意,”周锐为他呱唧呱唧鼓掌,“那么问题来了,我该去哪里找时空之门和时间裂缝呢?”

  “女厕所!”秦子墨握拳,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周锐,“锐哥,我们把你塞到马桶里冲下去,你说不定就可以回去了,回不去也没关系,你还可以到真魔国!”

  “……真魔国是什么??”

  “是‘伟大的真王和他的臣民魔族们引以为傲的让人永世铭记‘啊!世上万物皆由魔族开始’的,以打倒造物主们的力量、睿智和勇气祝福魔族的繁荣永盛不衰的王国’的简称!”

  “……这是哪个漫画里的?”

  “今天开始做魔王!我小时候看的!超超超超超级好玩儿!”

  “……”

  左叶同情地拍了拍秦子墨的肩膀:“墨哥,一会儿你被打也不要问为什么。”

  

  

  6.

  周锐躺在一张豪华雕花大床上,抬头看着价格大概在五位数的水晶吊灯,房间里的四扇窗户都打开了一点弧度,从缝隙里钻进来的风微微吹动了周锐的头发。

  他端起杯红酒,摇了摇,小小地吞下一口,眉头微微皱起道:有钱真好,但是买不到快乐。

  王子异:“所以,锐哥你现在能不能从我床上下来了?”

  “……对不起”

  王子异是正好回家休息两天,他为了新戏已经连轴转了三个月,如果再不休息经纪人担心第二天的热搜就是#王子异 晕倒#。被放了几天假的王子异直接定了回家的机票,而凑巧最近他爸妈兄嫂一起出国玩了,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不过他也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格,一个人过两天也算轻松自在。

  只是他没想到会接到周锐的电话,在对方的三十岁生日当天,王子异在太原机场接到了周锐。

  “锐哥,你这次来是想做什么?”

  王子异倒了两杯红茶,瓷白的被子里热气腾腾,周锐看着就喝不下去,他问王子异,你家有冰可乐吗。

  王子异摇摇头,说只有橙汁儿,给他侄子买的,问周锐喝不喝。

  喝

  周锐重重地点点头。

  “我这次来,是有件事要问你,”周锐把那瓶冰镇的橙汁拧开,表情严肃地问道,“你觉得我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老实人摇了摇头,不明白周锐为什么会问他这个问题。

  周锐想了想,还是第无数次地把这个离奇的经历讲了一遍,然后咕咚咕咚地喝下一大口橙汁儿,又问了一遍王子异,你觉得我会有什么遗憾。

  这种事情很明显突破了王子异二十多年来对世界的认知,他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好像刚刚含在嘴里的不是上好的红茶而是一颗鲜柠檬。

  “我觉得吧,”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锐哥,你找了Justin、觉醒,还有坤坤和我,我们都是你的朋友,或许你最遗憾的不是我们之间因为工作而很少能聚齐的友情,”王子异笑了笑,“你有没有想过其他感情呢?”

  “其他吗?”周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能我该去问问我妈。”

  “加油bro,”王子异给他鼓劲儿,“其实你应该去先找朱星杰和周彦辰他们的,跟我们相比,你们应该会更了解对方。”

  周锐干巴巴地笑了下,附和着说对啊我怎么给忘了。

  王子异看出来他情绪不对,也就不说了。

  他送周锐走的时候,周锐转过身问他,子异,你会有遗憾吗。

  会啊,王子异点点头,我也是正常人嘛,所以锐哥,你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八号来帮你弥补。

  “其实有没有这一天也无所谓的,”周锐说,“至少你心里明白自己的遗憾是什么,随时都可以去弥补。”

  “没关系了bro,”王子异语气很温柔,“现在这样也很好,至少大家都很开心。”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有的人明白自己的遗憾,却一点都不想挽回,而有的人却浑浑噩噩,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同一天里打转。

  周锐托着脸望向窗外,是无边的天空。

 

  7.

  周锐回了常德,把家里吓了一跳,他妈嘴里抱怨说这孩子怎么回来一趟也不提前说一声,眼睛里却都是喜意,他这些年为了追求虚无缥缈的梦想,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好多机会,三十而立和家里一起过,也算一件高兴的事情。

  他中午在家里给妈妈打下手做饭,陪家里人看电视聊天打牌,天黑了就自己一个人戴个帽子出门溜达,沿着自己小时候上学的路开始走,一路掠过熟悉的小饭馆,便利店,连一处处的小区名字他都觉得亲切。

  随便找了个路边的长椅坐下,周锐打开刚刚买的一罐冰可乐,碳酸饮料的泡泡咕噜咕噜地冒着,他把耳朵靠近,声音就被放得很大,像是有烟花在他耳朵边上绽开爆炸。

  周锐把帽子往下压了压,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一路划到底,Z打头的周彦辰和朱星杰名字挨在一起。

  他想了想,给周彦辰打了个电话,铃响了没几声就被接通了,那边的周彦辰有点惊喜,还故作生气地说,周锐你还记得我啊。

  “我的小宝贝嘛,”周锐低低地笑,“我怎么能忘呢。”

  “哼,”周彦辰冷笑一声,随即又换了副语气,“周锐你收到快递了没!我精心给你挑的礼物!”

  周锐过了不知道几个八号了,但每个八号都没有周彦辰的快递。

  “可能明天就到了,”没收到生日礼物的周锐还要反过来安慰别人,“能不能提前给我剧透一下是个啥?”

  “那可不行!”周彦辰提高了音调,“送礼物,最重要的就是惊喜!”

  好吧好吧

  周锐想,我可能一辈子都困在八号了,一辈子都收不到周彦辰的礼物,想想还真是有点难过。

  “对了,”周彦辰语气有些迟疑,“杰哥他好像明天要去约会。”

  “哦,”周锐丝毫不为所动,“关我屁事。”

  “别这样嘛,”周彦辰不知道该怎么完成朱星杰交代的任务——把自己要谈恋爱的事情透露给周锐,“你们好歹也是,也是……”他说不出来了。

  “也是前同事关系,”周锐替他把话补完,“但前都前了,现在关我屁事。”

  “好吧”

  周小花垂头丧气地挂了电话,思考怎么跟朱星杰开口提自己失败的任务。

  

  8.

  周锐说了谎

  第二天他一觉醒来熟练地和妹妹进行不知道第几次的对话后,马上定了张最近班次去重庆的机票——他知道朱星杰这几天在重庆。

  落了地他纠结了三秒,还是给朱星杰发了微信,让他来接自己。

  朱星杰先发了仨问号,又骂他怎么想一出是一出,骂完还是让他乖乖等着,他马上到。

  周锐戴着口罩顶着帽子,跟个小鸡仔一样蹲地上,什么行李也没拿,就带了个小包装身份证和机票手机,几乎是赤手空拳就来找朱星杰,他觉得自己像是要来赴约一场战斗。

  他又想起来小时候打的街头游戏机,上上下下的操控,左右出击的拳法,但游戏终归是游戏,现实里哪有这种你来我往还等你蓄力放大招的规矩,直接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周锐在这里胡思乱想,帽子突然被人拍了下,他抬起头看,是朱星杰带着一脑门汗的脸,他比周锐白,一热就容易脸红。

  “你怎么来了?”

  周锐看他一脸得意高兴,嘴上还故作嫌弃的口是心非模样就觉得好笑,一下子蹦起来去摸朱星杰的脸,好像他们之间从来没分开过。

  “想胡巴了呗”

  “行了行了,”朱星杰对这个绰号实在是不喜欢,嫌弃之情溢于言表,“走吧,哥哥带你吃面。”

  “谁是哥?”周锐踹他一脚,“你带小孩儿带傻了吧小星同学。”

  “甭管年纪,”朱星杰揽过他的肩膀,觉得周锐又瘦了,“来到重庆都得叫我哥。”

  朱星杰问周锐到底是来干嘛的,他们两个站在江边靠着栏杆,一人一罐啤酒,敷衍地碰了个杯。

  “你知道被困住的感觉吗?”夜色里周锐的眼睛依旧是亮晶晶的,带着莫名的水色光泽,“朱星杰,我以为我不在意的,但现在我撑不下去了。”

  他不是个爱哭的人,却又习惯性地在朱星杰面前放下了一切抵抗与伪装的坚强,像悄悄打开的蚌壳,露出柔软的肉体。

  “我连自杀都想过了,但是我不敢,我怕我真的死了,”周锐猛地往下灌了一大口酒,又被呛到,咳了好几声,“我不想来找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朱星杰转过脸来看他,整座的斑斓灯火都倒映在他眼里,像一面湖水,接受容纳了世间万物。

  “我其实知道的,”周锐喝完了,打了个充满酒气的嗝儿,声音被灌醉到有些哽咽,“我知道自己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朱星杰没有接话,他又喝了一口。

  “是你”

  周锐原本担心自己会哭得很难看,但当他真正地说出来这个事实时,反而是意外的平静。

  “我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的,”周锐觉得自己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又矫情,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

  “周锐,先不要说”

  朱星杰打断了他鼓足勇气要说的话,轻轻巧巧几个字就像根针,戳破了他这颗色厉内荏的气球。

  “我也有话要告诉你。”

  他表情变得有些为难,大概是在组织语言,每一个字都像挤出来的。

  “周锐,我明天约了个女孩子,她喜欢我蛮久了,人很好,对我也好。”

  周锐点点头,说我知道,所以呢。

  “所以——我想说,”朱星杰抬头望天上的星星,有的几颗离得很近,很亲密,有的两颗离得好远,像隔了银河。“你知道你单方面和我冷战多久了吗?”

  不等周锐开口,他就自己回答了。

  “两年半了,”朱星杰自嘲地笑了笑,“我每次找你你都说不在,我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我问你你也不说,连彦辰提我名字你也不让,你太狠了。”

  “周锐,你对别人都很好,就是对我不好,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永远在你背后等着你。”

  “我——”

  周锐想解释,却又被打断了。

  “你什么也不要说,”朱星杰把手里的易拉罐对着几米外的垃圾桶丢了过去,“我来说。”

  他一步一步走近周锐,每靠近一点就觉得心颤动了几分,这短短几步的距离他感觉自己像是走了七年。

  朱星杰轻轻侧过头去,低头在周锐唇上印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生日快乐,周锐。”

  

  

  9.

  周锐终于迎来了真正的第二天。

  

  

  

  

  (最后星锐是he!

  (除了星锐其他通通是友情向

  (就是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被困在生日当天的小锐,必须要把自己的遗憾弥补完成才可以回到真实的世界,觉得还蛮有意思的,希望您也可以觉得有意思

  (感谢您看到这儿,如果您能给句评论就太可爱了吧~!

评论(60)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