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奶尤农汤]坏孩子

  两个很可爱的宝贝的故事

  瞎写,ooc,短

  感谢小芙友情客串

  

  1.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关上宿舍门香蕉开始惯例的夜谈会,队友拿着偷藏的手机压低了声音说,你们知不知道陈立农这几天在网上被黑得好惨。

  他把手机页面跟队友共享,上头密密麻麻全是各种截图和臆测,还有所谓的知情人士爆料。

  他真的是这样的人吗,队友微微皱了皱眉头,真的有后台吗,我都不敢跟他讲话了欸。

  有人小小声地反驳说不要信网友的话啦,键盘侠看谁都不顺眼的。

  可是无风不起浪啊,又有人提高了音调,不然为什么只讲他一个。

  反驳的人被堵得哑口无言,转过身寻求尤长靖的帮助,长靖,你觉得呢。

  我觉得吗,尤长靖啃了口苹果,声音清脆,我觉得农农很好啊,上次我们两个一起去吃饭,食堂最后一个鸡腿他都没跟我抢欸。

  尤长靖你又吃鸡腿!你不能再吃了!

  抓住重点的陆定昊拔尖了声音

  你没看到节目组大家都瘦成什么样子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

  尤长靖有点委屈地放下了苹果。

  反正农农真的很好啦,你们不要信网路上那些话叻。

  他一字一顿地又强调了一遍,农农真的是个好孩子。

  

  2.

  后来香蕉的朋友们跟陈立农倒是关系都还可以,陆定昊被淘汰的时候还偷偷跟他承诺说等他出厂拿到手机了,绝对会开会员给他投票。

  因为你是我的one pick!

  谢啦。

  陈立农笑着抱了抱他,不过彦俊和长靖超泽应该会生气吧。

  所以是偷偷嘛,你不要告诉他们喔。

  陈立农没有去送陆定昊,尤长靖他们都去了,他窝在排练室里练歌,练到第十遍的时候尤长靖推门进来,手里又拿着个苹果,洗得很干净,红通通。

  陈立农招呼他到自己身边坐下,开始唱他下次要表演的歌,刚唱到高潮就问尤长靖他唱得怎么样。

  还不错喔,尤长靖半蹲在陈立农旁边,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陈立农喉咙上,告诉他用哪里发声会更好。

  尤长靖

  未成年的小孩突然开口,他低下头的阴影打在旁边人的头发上,黑色与黑色混在一起,像天生共同体。

  啊?

  被点到名字的哥哥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怎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喔,陈立农把尤长靖的手放在自己手掌心里包住,你出不了道会怎么办,继续做练习生吗?

  尤长靖觉得他手好热,像火炉一样,但他不好意思挣脱,就任由陈立农握着,然后身子改变了方向,抱着膝盖坐在了对面。

  我嘛,如果这次出不了道,我就回公司继续练习咯。

  尤长靖嘴角扬起一个微妙而可爱的弧度,让他整个人都显得软绵绵的,像陈立农喜欢吃的草莓口味小面包。

  如果不做练习生呢?

  陈立农紧接着发问。

  不做练习生吗?

  这个问题好像难住了哥哥,让他撅起嘴巴偏头思考了两分钟才开口。

  我可能会留在学校做声乐老师吧。

  他有些害羞地笑了。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唱歌,就算做不了艺人我也想唱歌给大家听。

  尤长靖说话的腔调有些拐来拐去的,这时候陈立农才会觉得他真的是从马来西亚来的的外国友人,而不是在闽南或者国内哪里土生土长的孩子。

  好啦,我走咯

  尤长靖说要回去收拾一下房间,陆定昊他们走的时候把好多东西都搞乱了。

  他走了两步又折返,把一直握在手里的苹果递给陈立农。

  这个很甜的,尤长靖说,还有,你一定可以出道的。

  好

  陈立农端端正正地接过了苹果,像在领什么大奖一样隆重。

  我会好好品尝的!

  你够了啦,很浮夸欸

  尤长靖靠在门口故意表情夸张地吐槽他,却被突然跳起来的陈立农追过去抓住了胳膊,他还以为自己要被爆k一顿,吓得闭上了眼睛,没想到陈立农却捏住他紧紧攥住的拳头,像打开花苞一样耐心地将尤长靖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分开,露出来他有点肉的掌心。

  然后低下头在掌心处印上啄了一口,明明很轻,却像电流一样搅得尤长靖全身上下又痒又麻。

  你你你你你

  快速把手抽回去的哥哥脸突然爆红,耳朵也烧了起来。

  我怎样?

  弟弟的胳膊很长,直接撑住墙壁就把在他眼里小小一只的哥哥完完全全地给圈了起来。

  你放我走啦。

  尤长靖红着脸左看右看,生怕被人看到。

  那你亲我一下。

  陈立农笑眯眯地弯下腰凑过去自己的脸,全然不顾害羞到想瞬间消失的哥哥。

  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走喔~

  尤长靖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未成年的小孩,小孩一脸纯良无辜,好像刚刚只是提出要吃一颗奶糖一样单纯。

  我不要

  哥哥扯着调子讲话,简简单单三个字都糖分过多,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可爱。

  那——那我亲你好咯

  陈立农马上贴上去在尤长靖侧脸上轻轻嘬了一口,又瞬间分开,突然觉得有点害羞,把脸埋在尤长靖的肩头磨蹭了半天才抬起来。

  他想做个主导者,但耳尖的红色还是出卖了他的稚嫩。

  你神经啦

  哥哥拿胳膊肘给了弟弟一下,从地上捡起来那颗孤零零的苹果,揣进怀里就跑。

  苹果我还是自己留着好啦,你根本不喜欢它

  是啊

  陈立农朝着尤长靖跑得一歪一歪的背影说道。

  我只喜欢你嘛

  什么啊

  尤长靖捂住脸

  现在的小孩子好过分啊,真的一点都不乖。

  

  3.

  决赛那天宣布最后一个名次的时候,陈立农站在2号位置往下看,全部人都紧张地在等一个名字,他反而很轻松,可能是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尤长靖肯定没问题的。

  这种潜意识里的认知在他十七年的生命里出现的次数不多,但每次都灵验,果然这次也是。

  他看着尤长靖一步步走上九号位置,踏上台阶和大家拥抱,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灵魂连同情绪一起像被抽离出去,以上帝视角俯瞰着这一切,陈立农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冷静,即使他眼底的水光还没有完全褪去,心脏还是在砰砰乱跳。

  直到他和尤长靖有了一个拥抱,整个人的意识才被召唤回到自己身上,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他想这个人大概是有魔法。

  恭喜咯

  你也是

  两个人交换着小声的祝福,嘴唇贴在耳畔,亲密得像情人间的告白戏码。

  陈立农就怀揣着这样一种奇妙的心情,开始成为一个正式出道的小小艺人,虽然他们的团体总是聚少离多,九人的大别墅里也经常凑不够一桌麻将,但总归是好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行程,虽然顶着一个九人团的名头,但陈立农还是经常一觉醒来后发现宿舍里只有刚刚晨跑结束的林彦俊和正在煮面的尤长靖。

  而林彦俊真的很宅,除了必要活动外都不肯离开房门一步,哪怕尤长靖已经把精致的食物图片摆在他眼前诱惑,他也只是冷哼一声丝毫不为所动。这时候陈立农就举起手来像个三好学生一样示意尤老师,只有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吃好吃的啦。

  陈立农其实对食物的追求不是很高——虽然比不爱吃饭的小鬼和只注重健康的王子异强点,但是实在比不上谈起来家乡小吃的两眼放光长篇大论的尤长靖,所以当尤长靖熟练地拿起平板点菜时他就托着脸看着哥哥乖巧地说,你点就好啦,我没什么不爱吃的。

  每次吃海底捞的时候尤长靖就自告奋勇承担起调酱料的重任,陈立农就听他絮絮叨叨地讲自己的经验,然后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中恰到好处地抛出赞美,哇好好吃喔,长靖你真的会很调欸。

  这时候尤长靖整个人都会甜起来,像只偷吃到蜂蜜后摇摇摆摆走路的小熊,连眼睛里都能发射出甜蜜光线直击未成年弟弟的小心脏。

  那是当然咯,我是谁,尤老师诶

  陈立农又在后悔为什么要和尤长靖坐对面了,隔着火锅,这样很难亲到他欸。

  诚实的弟弟把这句话讲出来,又收获了一只脸红红的哥哥。

  害羞的哥哥举起来筷子虎着脸假装要丢他,你真的很坏欸。

  有吗?

  弟弟使劲儿睁大眼睛装无辜,可是你的嘴巴和脸都好软,亲起来好舒服,很好亲嘞。

  Stop!!!!

  哥哥第无数次地败下阵来,烧着脸啃了口牛肉丸,却忘记了里面喷溅而出的肉汁,舌头被烫了个正着。

  好疼好疼

  尤长靖皱着眉头,眼睛里泛起了水光。

  你是笨蛋吗

  陈立农赶紧起身递给他杯冰镇的酸梅汁,暂时解救了傻乎乎用手对着嘴巴扇风的哥哥。

  他想起来小时候看的台湾偶像剧,里面女主角笨手笨脚地打翻了咖啡到迎面走来的男主角身上,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发生。

  好吧,笨笨的也是还蛮可爱的。

  陈立农朝尤长靖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有点像偶像剧男主角,无可救药地爱上有点笨的女主角那种。

  

  4.

  陆定昊每次和尤长靖打电话都真的是煲电话粥,基本都要一个小时起步,打到手机被捂得发烫才肯挂掉。

  比赛结束后尤长靖有了nine percent,他回公司继续做练习生,顺便等着出道,做艺人的生活逐渐踏入正轨,他俩经常讨论起这件事情觉得不可思议,就像每次接机送机时看到的粉丝,举着手幅拿着送给他们的礼物和信,等了好久站了好久可能也就看到不到五分钟的他们。

  陆定昊上节目为了综艺效果对着镜头说我也太红了吧,私底下和尤长靖打电话的时候又不安起来,说我觉得一切好不真实,粉丝是真实存在的吗,会不会我一觉醒来她们就通通消失不见了。

  他们两个都越来越忙,本来三天一次的通话已经变成了一周一次,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又变成一月一次。

  不过我觉得还蛮好,陆定昊说,忙点好,比以前好。

  是啊

  尤长靖点点头

  我们都在越来越好的嘛

  他们又谈起来刚刚进节目时的事情,99个男孩子真的好多,又好吵,每天走廊上大半夜都还不睡觉,全是噼里啪啦的吵闹声,各种腔调的方言普通话还夹杂着几句英语都混杂在一起,变成星星点点的光点缀着那个世外桃源。

  四个月我们居然都不敢去跟小鬼讲话欸,尤长靖笑出声来,但其实他真的很好玩。

  那次林彦俊cue我去摸摸小鬼的头,我真的吓死!陆定昊补充道,完全不敢。

  你还记得吗,陆定昊突然说,节目刚开始播出的时候,好多人黑农农,当时我都完全不了解他,当初你说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让我们不要乱听网路上的话,现在我觉得你真的很会看人欸。

  陆定昊说,农农真的蛮好的,我后来每天都有给他投票喔。

  哇你居然不给我投,尤长靖假装生气,还是不是好朋友啦。

  我是会员每天可以投两票不行喔,陆定昊说,一票给你一票农农,欸这件事你不要跟林彦俊讲喔,不然他又会臭脸。

  陆定昊又夸了一次陈立农,真的是个好孩子,以后前途无量。

  突然想起来什么的尤长靖脸爆红,他开始庆幸自己和陆定昊不是面对面聊天,他压低了声音,嘟嘟囔囔着说了句,才不是什么好孩子,超坏的。

  

  

  

  

  (突然想写两个超绝可爱的孩子在一起的故事,就随便写了点,挺短的,希望不要嫌弃~

  (感谢您看到这儿,如果能给句评论您就太可爱了吧!

评论(28)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