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异琳]男友未成年(上)

  有钱大老板✘黑泡小甜心
       
         提及一丢丢杰芙
  

  1.

  王老板年方二十八,单身有钱又顾家。

  正是年轻力壮一枝花,可惜从来和桃色绯闻不沾边,每天的动态除了工作就是出差和健身房骑单车,偶尔去逛逛超市买菜充当娱乐。

  圈子里不少人都在下注猜测到底是哪个勇士能克服不能吃火锅烧烤还要每天举铁健身的考验拿下这朵有名的黄金单身汉,但万万没想到,是个开口像炮仗喜欢说拉普的小鬼头。

  2.

  小鬼头真的是个小鬼头,离正式成年满打满算还有半年的时间,一头脏辫反戴帽子,踩着花花绿绿的滑板在路上横冲直撞就撞上了正在买早点的王老板。

  王老板被怼了个踉跄,手里提着的豆汁儿天女散花样地洒了出去,一点不剩地都落到一脸惊恐的肇事者头顶上。

  王老板:“……”

  小鬼头:“……你你你赔我的新帽子!!”

  王老板:“……”

  小鬼头:“这可是限量款!我攒了好几个月的钱才买到的!”

  眼瞅着小鬼头五官都皱在一起马上就要委屈巴巴地大叫出声,而旁边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也都慢慢圈了过来对着他俩指指点点,莫名其妙被撞了还被疑似碰瓷的王老板只能长叹一声,拉着小鬼头打算上自己的车。

  “你干嘛!”小鬼头扒着车门死活不进去,扯着嗓子叫,“救命啊,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未成年帅哥啦!”

  如果这是漫画,王老板的脑袋上绝对早就挂上了三根黑线。

  “带你买帽子啊bro,”王老板耐心地解释,“你这身衣服也得换了,湿了一大片,”他加快了语速,生怕这个大嗓门的小孩儿把警察给招来。

  一听帽子有救,小孩儿马上喜笑颜开爬上了王老板的车,摇下来车窗咧着嘴对外面看热闹和试图解救无辜未成年的大叔大妈打招呼:“我跟我哥玩呢,大家别当真嘿嘿嘿”

  王老板觉得头好痛,比过年时被他妈念叨你哥孩子都打酱油了你怎么还是个光棍儿还头痛。

  王老板车开了一段其实还没想好把小孩儿带去哪儿,带到公司去,大概今天下班时间不到整个市中心就都得在讨论他这棵万年铁树居然开了花,带到酒店什么的更是明显不行,这小孩儿一看就未成年,带到酒店开房基本是可以等着登上本地社会板块头条了。

  他叹了口气,方向盘打了个弯,往自己家开的方向开。

  小鬼头在后座本来还规规矩矩地躺着,没多久就压抑不住自己的本性,跟只猴子一样停不下来,一会儿跳手指舞一会儿把耳机带上开始跟着节奏摇头晃脑。

  “唉,大叔,”他晃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伸出去胳膊轻轻戳了下王老板的肩膀,“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把你卖了,”王老板难得想开个玩笑,“行不行?”

  “成啊,”小鬼头一听就乐了,顶着头脏辫晃来晃去,“我正好不用去上课了。”

  “你还要上课?”王老板皱眉,看了眼表,已经八点零五分了,“这不是要迟到了?”

  “没关系啦~”小孩儿拖长了音调,得意之色都摆在脸上,“我今天上午请了病假。”

  “病假?”王老板从后视镜里往后看,怎么看小孩儿都面色红润,精力旺盛,“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生病了?”

  “呃,”小鬼头噎住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开口,“我就是,就是为了来排队买个帽子,没病。”

  他说到这里,又想起来自己刚戴上还没半小时就惨遭豆汁儿物理攻击的限量款帽子,觉得委屈极了。

  “都怪你,我好不容易排队买的帽子!”

  王老板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才该委屈,这是他差不多二十年了头一次没在八点之前吃到早餐。

  小鬼头委屈过了又活泛起来,又用手指戳戳王老板的后背。

  “喂,大叔……”

  “别叫大叔了,”王老板又头疼,“我还没三十呢。”

  “那叫你啥呢?”小鬼头突然兴奋起来,“欸对了,你叫啥啊,大名。”

  没吃早饭的王老板对付这种精力过剩的小鬼头有点虚,随手摸出来一张名片往后递给对方。

  “王子异……b-o-o-g-i-e,这个咋念啊?你这英文名还整得挺复杂。”

  “……”

  王老板沉默了两秒,然后乖乖念了一遍。

  “哦~”

  小孩儿又兴奋起来,说礼尚往来,他也应该介绍一下自己。

  “hello这里是aka快乐病毒lil ghost小鬼 why so serious but i 扑朔迷离 咦嘿~”

  “……???”

  王老板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

  “嘿嘿嘿,你叫我小鬼就可以啦,”小鬼头真的叫小鬼,“是不是很酷!”

  “是是是”

  王老板捣蒜似的点头。

  “欸,你看我这个lil ghost是li开头,不如就叫你李波几吧!”小鬼觉得自己太聪明了,“我叫李狗蛋,你叫李波几,多酷!”

  “呃……”陷入沉默的王子异在小孩儿得不到回应而越来越委屈的眼神里莫名心虚起来,马上昧着自己的真实想法给予了赞美,“你说得对,酷的bro”

  他把车开进车库的时候小鬼头明显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一样地把身体越缩越小,恨不得直接消失。

  王老板问他在干嘛,小孩儿压低了声音悄悄说,你咋住这里呢。见王老板一脸茫然,他急得跺了跺脚,哎呀我哥也住这边,万一被他看到我没去上课就完啦!

  王老板听了想笑:“你还怕你哥?”

  小鬼头瞪大了眼睛:“我哥平时脾气还行,真生气了可凶呢!”

  王子异住的算个高档公寓区,他一个人,也不追求多大的空间,爸妈和哥哥一家住一起,每个月全家聚两三次。

  这附近的邻居基本都认识,所以他问小鬼他哥是哪个。

  “朱星杰,”小鬼头缩在王子异身后进了电梯,“你认不认识?”

  “哦,”他确实认得,“长得很白对不对?”

  “对对对,”小孩儿突然捧腹大笑,“你看过《捉妖记》吗,他长得还特别像里面的胡巴!”

  王老板附和着笑了两声,然后说你不用担心,你哥今天一整天都有事,估计没心思过来逮你。

  这是真话,朱星杰的公司和他的公司最近刚开始谈一笔单子,昨天突然发现有个数据搞错了,两个公司差不多一半人都在忙着补救,朱星杰是那边直接负责这件事的主管,别说今天,估计这一周都得把公司当成家忙得团团转了。

  “你俩很熟吗?”

  小鬼眨巴着眼睛。

  “有工作上的交集,算挺熟的。”

  王子异说道。

  “那就行,”小鬼头莫名其妙地对这个刚见面的陌生人信任度诡异地高,上了人家的车,又来了人家的家,“欸你不是要赔我帽子吗,为什么要来你家?”

  “先带你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王子异耐心解释,“你衣服都洒上豆汁儿了。”

  “那成吧!”

  小鬼无所谓地摆摆手,大咧咧地跟着王老板进了家门。

  王子异找出来条干净的浴巾递给小鬼,跟他说浴室里的东西随便用,往左是热水往右是冷水自己调合适的温度,然后给小孩儿关上门回到客厅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一套全新的男装,品牌和尺码都按照您平时的习惯来,可以吗?”

  “不,”王子异估摸着小孩儿的体量,报了个尺码,“款式和牌子都不要我平时穿的那种,你就找现在十七八岁小男孩儿喜欢的,对了,”他又想起来今天一切事情的起因,又说了个牌子,“它家今天上午新出的那个限量款的帽子也要,给你二十分钟,直接送到我家来。”

  “好的”

  秘书火速挂掉电话,马上疯狂call同事干活儿,顺便分享八卦。

  小孩儿洗澡很快,十分钟就开始叫王子异的名字,说你过来一下。

  王子异凑过去隔着门听小鬼头说话,小孩儿突然有些扭捏,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你没拿内裤给我。

  完了,这个是真没有。

  王子异一边给秘书发微信说再加条尺码标准的内裤,全然不顾手机那边受到的震撼有多大,一边跟小孩儿解释说自己的可能和他的大小不合适,所以家里没有能让他穿的东西。

  要不,你披着浴巾出来吧。

  小鬼头眼珠子转了两圈,无奈地发现只能这样了,就把自己绕了两圈卷进浴巾里,包成毛毛虫一样蹦了出来。

  “欸,你这头发还湿着呢,”王子异一把拦住了想去吹冷气的小鬼头,“过来,我给你吹干再去。”

  小孩儿郁闷地大叫一声,在心里安慰自己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乖乖地坐到了床边,垂着头任王子异给他吹头发。

  王老板上次给人吹头发还是自家刚上小学的侄子,他侄子乖,不乱动弹,跟现在这个好像有多动症一样的小鬼头差别太大了。

  “欸你别动了啊,不然烫到了,”王子异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小孩儿的肩膀,“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洗脏辫的。”

  “行了行了,”小鬼头吹了不到两分钟就要跑,“脏辫不能吹干的,不然对头发不好。”

  “真的吗?”王老板确实是第一次接触洗脏辫,小鬼说什么他都自然地信了,马上关掉了吹风机,“那就不吹了。”

  他把要蹦起来的小孩儿又给压了下去,说那也不许去吹冷气,万一受凉了怎么办。

  “你怎么比我哥还啰嗦?”小孩儿崩溃地缩成一团,“我本来以为我哥管我就够烦的了。”

  “我和你哥都是为你好,”王子异又好奇地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发,感觉手感很奇妙,“不然生病了有你受的。”

  “行吧,”小孩儿撅起嘴巴,“不过你这件事不准告诉我哥,从头到尾都不准提。”

  王子异点头表示同意,朱星杰没表情的时候确实很凶,他第一次见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

  小孩儿拿起手机开始吃鸡,王子异没玩过,跟在他旁边看了半天也没怎么懂,就转过头去打开手机看今天的财经新闻——这本来应该是他每天早上一边悠闲地吃早饭一边进行的活动。

  他这边还没看多久,门铃就响了,王子异起身去开了门,果然是秘书提着两个纸袋子,带着一张蠢蠢欲动的八卦脸。

  “谢谢,”王子异接过衣服就关了门,挡住了她那双好奇的眼睛。

  “小鬼,”他走到房间里把东西递给小孩儿,“换衣服吧。”

  “哎呀等会儿,”小孩儿趴在床上摆手,“我这局还没打完呢!”

  “那我给你放这儿了,”王子异把袋子放到小鬼旁边,“你打完换上,我出去等你。”

  等到小孩儿换完衣服出来,王老板已经对着电脑敲了好一会儿键盘了。小孩儿开开心心地蹦着出来,头上顶着他心心念念的那顶帽子,见到王子异就啪啦啪啦地跑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好厉害啊!居然还能买到这顶帽子!衣服也很酷,很swag!”

  “你喜欢就行。”

  王子异打量了一遍小孩儿的衣服,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觉得秘书的审美很可以,没给他丢脸,平时工作也认真,除了八卦了点儿,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个月奖金翻倍吧。

  帽子有了,小孩儿坐在王子异的车上兴奋地对着手机自拍了好几张。你换下来的衣服,王子异说,你给我个地址,我洗干净给你送过去。

  成,小鬼接过来王子异的手机,刚打了没俩字就说,咱俩直接加个微信算了,方便。

  王子异把手机拿回来后就看到好友列表里多了个张牙舞爪的鬼脸头像,头像很酷,他赞美道。

  “真的吗?”小孩儿又开心了,“我自己画的,嘿嘿嘿”

  “真的呀”

  王子异诚恳地点点头,虽然他背对着小孩儿,对方看不到。

  “那个……”小孩儿又扭捏起来,故意用手把脸挡住了才开口,“今天谢谢你啊,今天早晨其实是我没控制好滑板,也不怪你,对不起啦,改天,改天请你吃饭!”

  王子异看着捂着脸只露出来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耳朵的小孩儿,心突然开始加速,又软了下来,像被侄子塞了口他最喜欢的糖果,有点甜,又黏糊糊的。

  

  3.

  王子异把小孩儿放在学校门口,看着那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抱着滑板跑没影儿了才转方向开走,他直接去了公司,不知道算巧还是不巧,还没走到办公室就正好撞见了朱星杰。

  把对方未成年的弟弟带到家里还洗了个澡,王子异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两声,什么都不知道的朱星杰倒是坦坦荡荡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王总好啊,”朱星杰笑着举起手里的文件,“您今天上午没来公司吗?我们这一大堆人忙得都快转晕了。”

  “嗯,家里有点事儿,”王子异也回了个笑,“三天内能解决吗?”

  “够呛,”朱星杰打了个哈欠,“反正这几天都得待公司加班了。”

  俩人也不是很熟,说不到三句话就没什么可讲的了,朱星杰客套了两句就想走,却被王子异叫住了。

  “那个,”王子异觉得自己可能是没吃早饭的缘故,脑子出了问题,“你看过《捉妖记》吗?”

  “啊?”

  “没什么没什么。”

  看着朱星杰脸上的笑瞬间消失,王老板匆忙地说了句再见就心虚地钻进了办公室,觉得自己真的是昏了头。

  他下午回到家才发现小孩儿还落了个包在自己这儿,包里有本数学书还有本习题册,书第一页上是用黑色中性笔大咧咧写的三个字,王琳凯。

  王子异拍下来给小鬼发过去,说你还把这个落在我家了。

  对方连发了五行惊叹号,然后是句语音。

  “怎么办,我今晚还要用!”

  “那我给你送过去吧,”王子异发过去这句话,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几点放学?”

  “九点半!”

  “好”

  王子异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六点半,时间还来得及。

  “你到了就跟门卫大爷说找高三一班的王琳凯。”

  “好的。”

  他提着包去跟大爷一提王琳凯这个名字,大爷马上喜笑颜开,说是琳琳的家长啊,别急别急,我现在就给他们张老师打电话让他出来。

  王子异闻言点头说好的,然后坐在大爷给他找出来的小板凳上陪大爷听了十分钟的黄梅小调,小鬼头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琳琳啊,你哥哥来给你送包了,”大爷笑眯眯地让小孩儿过来,“怎么又瘦了啊,是不是又乱跑着玩不好好吃饭了?”

  “哎呀爷爷,您别叫我这个!”

  小孩儿捂住脸拉着王子异就往外跑,自我感觉有点丢脸。他接过来王子异手里的包,不好意思地说没想到今天一天都在麻烦你。

  “没事儿,我和你哥是朋友嘛,你是他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王子异必须承认这句话说出来可太心虚了。

  “哦”

  小孩儿不说话了,俩人对着沉默了一会儿,王子异笑了,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怎么没带帽子呀,你那么喜欢。”

  “我放桌子上啦,跑得太急没来得及带,”小孩儿挠了挠鼻尖,“你也觉得那个帽子好看吗?”

  “好看,”王子异露出个温和的微笑,“你回去上课吧,等衣服洗好了我给你送过来。”

  “嗯”

  小孩儿不情愿地跟他摆手说再见。

  “好好学习吧,”王子异想起来刚刚门卫大爷的称呼,“琳琳。”

  “哎呀你别跟着大爷学!”小孩儿又急又羞,“这听起来多像个女孩儿啊!”

  “好好好,不叫了,我就是逗逗你。”

  这样说完的王子异转身就把小孩儿的备注从小鬼改成了琳琳,越看越觉得可爱。

  他把这件事完完整整地告诉了董又霖,对方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不是吧,你恋童吗bro?”

  王老板:“……别说屁话。”

  董又霖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的贵公子仪态,慢条斯理地切了块牛排放进嘴里,说这家牛排还没有我自己做的好吃。

  王子异有点无语,只好把他的困惑又重复了一遍:“Jeffrey,你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大好。”

  “是啊,”董又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人家才高中生欸,你还想跟人家谈恋爱。”

  “我也不是想谈恋爱,”王子异有点苦涩地微笑,“只是觉得可爱而已。”

  “那就更要命了,”董又霖用叉子轻轻敲了敲手边的玻璃杯,“你只想谈个恋爱还好,觉得可爱,我看你是要栽了。”

  这话把王子异呛了一下:“不至于吧bro”

  “这是小芙讲的啦,他说第一次见我就觉得可爱,”董又霖露出恋爱中人特有的白痴表情,“我也是觉得他超可爱的。”

  “……”

  王老板觉得自己不该和沉浸恋爱中的傻瓜讨论这种严肃的情感问题。

  

  

  

   Tbc

  

  (看花路的游乐园那段……憋不住想搞他俩的心了……

  (争取有个下!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能评论一句您就太可爱了吧!
  

评论(57)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