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叶蔡]月亮

  没什么用的ABO设定

  时间线混乱

  给我的小宝贝,祝每天都开心,每天都吃糖

  水平有限,内容无聊,将就着看

  

  1.

  大厂里有99个练习生,不论是A,B还是O,都一抓一大把,节目组虽然没有在名牌上大喇喇地把每个人的第二性别给标注出来,但没多久大家好像就默认地传来了——那个蔡徐坤是个Omega。

  当然,这件事在他的粉丝眼里并不算什么大事,有甚者拿着这个问题去找左叶谈论时被他一把从屋里推了出去,黑着一张脸眼神也凶巴巴的。

  “坤哥是Omega怎么了?那也是最优秀的Omega!”

  小孩儿斩钉截铁的话顺着冬天的冷风晃晃悠悠地吹进去了蔡徐坤的耳朵里,周锐夸这孩子眼光不错,秦子墨说那是,我家崽崽宇宙无敌超级超级超级可爱,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锐一只大黄狗扔了上去叫他闭嘴。

  蔡徐坤窝在转椅上,帽檐的阴影遮住他一半多的脸,粉色的训练服有点过分臃肿又绵软,显得他整个人都柔弱可欺——但谁都知道他并不算一个典型的Omega。

  “小孩儿蛮可爱的,”蔡徐坤想起来左叶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没忍住笑了,笑着笑着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压低了帽檐,“子墨,你得多带着他到咱们宿舍玩玩呀”

  “哎呀我知道啦,”秦子墨在床上打了个滚,“但小叶老是扭扭捏捏的,不像样,我这个做哥哥的得多教教他。”

  “得了吧,你教,你教小孩得跑多偏!”

  周锐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钱正昊随意拨起来了周锐的吉他,清唱了几句三个人都没听过的英文歌——也许是他即兴创作的,为这个话题做了个结束。

  

  左叶跟着哥哥们亦步亦趋走到食堂的时候发现今天又是人满为患,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吃的一个比一个多,盛饭的阿姨每次手都要累断了,后来索性把饭勺放在那里让他们自行取餐。韩老师环视了一周后决定让五个人分开坐,好在男孩子也没有非要黏在一起的爱好,左叶端着餐盘也没犹豫很久,随便找了个最近的空位置就坐下了。

  他刚夹了一块排骨进嘴里才发现自己坐在了香蕉一群人的中间,离他最近的是陆定昊,对面是林超泽,尤长靖坐在他斜对面吃得正香,这三个人,两个Omega一个Beta,还没分化的小孩小心翼翼地往左挪了挪,生怕耽误了人家聊天——香蕉是出了名的爱聊天,每天经过他们宿舍门口都能听到叽叽喳喳的笑声,热闹得很。

  果不其然,每天的香蕉相声社都活力满满,即使练习了一上午谈起八卦来也还是兴致勃勃。

  陆定昊压低了声音开始数大厂的优质Alpha有几个——他是个典型的Omega,喜欢撒娇,说话软绵绵,从A班的王子异到F班的董岩磊,通通被他说了个遍。虽然说全世界都是Beta数量居多,但Alpha和Omega还是容易出佼佼者的群体,尤其是在他们这一档选秀节目里——就算节目的slogan是越努力越幸运,但从踏进这个圈子的第一天所有人就明白,重要的还是那张脸蛋,然后才能谈努力,谈天分,谈能力。

  左叶专心埋头苦吃,今天的菜有点偏咸,让他忍不住又去盛了一碗米饭,他其实挺佩服陆定昊的,来节目组这才几天,就把那么多人都打听了个遍,相比连蔡徐坤的宿舍都徘徊了八百次才敢进去的自己真的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说起来蔡徐坤,”听到陆定昊cue这个名字,左叶马上支起耳朵仔细听,手上动作还僵硬地继续着,“也不知道他会看上什么样的Alpha喔?”

  “他这样的,还不是随便挑?”林超泽砸吧砸吧嘴,他是个Beta,对那些AO之间暗流涌动的信息素之流完全不感兴趣,与其帮他们扯红线还不如再去编两支舞,“不过你倒是需要好好化个妆才能出门。”他伸出手指头点了点陆定昊脑门上因为熬夜训练而出现的小痘痘。

  尤长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个苹果,一边看他俩互怼一边笑眯眯地啃着,左叶觉得他胃口真的很好,他本来以为秦子墨就挺能吃了,没想到来节目组又长了个见识,难道Omega都能吃吗,左叶皱着眉头想蔡徐坤饭量会不会也这么大,太能吃了养不起啊——啊我在想什么,小孩儿的耳朵刷一下就红了,他左右看了看,还好没人注意。

  “我知道啦,比不上人家的,”陆定昊冲林超泽翻了个白眼,“不过我也不差的呀,”他又神秘兮兮地指了指食堂另一端坐着的两个人,Jeffrey和王子异,示意林超泽和尤长靖看过去,“这两位公子手上戴着的东西一个比一个贵,那块表都够买辆豪车了。”

  “你是瞧上哪个了?”林超泽凑过去,“我劝你不要看上那个白版王大陆喔,十有八九咱们的c位就是看上他了。”

  “我眼睛不瞎的好不啦,”陆定昊撇撇嘴,“这俩人如胶似漆得不得了,如果不是闻到了信息素,我还以为他俩早就标记了呢。”

  左叶悄悄舒了口气,还好还好。

  “但标记肯定也是迟早的事!”

  陆定昊斩钉截铁。

  “咱们打赌我也不怕,比赛结束前他俩肯定能成一对。”

  左叶手一软掉了块肉。

  他觉得今天阿姨做的菜真的太咸了,咸得他心里头发晕。

  

  我怎么还没分化呢,左叶第一千零六十八次地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分化了,第一件事就是去闻闻坤哥的玫瑰味到底是哪种玫瑰。

  如果我是个Omega,那就还是以坤哥为榜样,跟他一样那么优秀,如果我是个Beta,也还要向坤哥学习,但就闻不到味道了,有点可惜。

  如果我是个Alpha呢?

  左叶想起来靖佩瑶和秦子墨日常的状态,一个皮一个惯着,每天都散发着情侣的酸臭味,这就是Alpha和Omega的正常相处状态吗,他想象了一下蔡徐坤朝他撒娇的样子,觉得有点崩坏——但坤哥撒娇肯定很可爱,比子墨哥可爱。

  左叶觉得自己真的是无愧于自己的星座,休息的五分钟时间都能想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好想赶快分化啊

  左叶缩在角落里往下压了压帽檐,现在是半夜两点零八分,他准备先在练习室睡一会儿再爬起来记动作,跟他同组的几位都有人气有实力,他知道自己不会拿第一,但他也不想输,至少不能输给自己。

  

  蔡徐坤今晚决定不回宿舍了,最近压力有点大,节目的舆论有至少三分之一是冲着自己来的,他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多少东西,不论这种压力是来自母亲还是粉丝,或者是他自己,都不允许舞台上出现一丁点的失误。他本来在一号练,房间里还有朱正廷跟周彦辰,但在他正靠着墙琢磨怎么改ending pose才能更出彩一点的时候,才恍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另外两个人已经躺在地上歪歪扭扭地睡着了,他们两个都很拼,蔡徐坤是今天早起练习的,而他俩昨晚就没回去,也该睡会儿了。

  他先给两个人关了灯,才轻手轻脚地关上门退了出去,隔壁二号还亮着灯,橘黄色的灯光顺着房门的缝隙流出来,蔡徐坤猜里面还有人在,他进去后第一眼没看到人,第二眼才看到了墙角处窝成一团的身影。

  是我的小粉丝啊

  蔡徐坤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两步想靠近这个小孩儿,但因为弄出了点动静,把头正一点一点小鸡啄米式睡觉的左叶给一激灵闹醒了。

  “坤坤坤坤哥?”

  左叶刷一下就站起来了,结果因为蹲的时间过长腿脚都麻了,没站住差点在他偶像面前摔个狗吃屎,还好他反应敏捷一把抓住墙上的扶手才幸免于难。

  “你怎么来了?”

  “你在睡觉吗?”蔡徐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又反问了一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以为你在想事情,不是故意吵醒你的。”

  “没事没事!”

  左叶几乎要跳起来了。

  “我也就是闭着眼睛休息休息,本来就没睡着,也不存在吵醒。”

  蔡徐坤还是有点愧疚:“要不你接着休息吧,我再去别的房间练。”

  “不用不用,我也要练了,”左叶抓了抓后脑勺,“坤哥你就在这里,不用走了,只要你别嫌我吵。”

  他的脸都染上了粉,太明显,蔡徐坤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指导着左叶在舞台上应该怎样露出表情粉丝会更喜欢,心里早已经洋洋得意地甩起来了狮子的小尾巴——他也不过是个19岁的孩子,喜欢被爱,喜欢被赞美。

  凌晨三点半的廊坊大厂,16岁的左叶被自己仰望的偶像问,累不累。

  左叶想摇摇头,又想点头,他很累,网上那些质疑他作秀的话像铺天盖地的利刃,密密麻麻地笼罩住他,他从未经历过这种阵势,左叶想替自己辩解,但所有人都告诉他,不可以,他只能后退,躲在摄像头看不到,观众看不到的地方,做一个软弱的孩子。

  心理上的压力远胜于身体上的,左叶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他怎么都想不出来,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说出来那些话,会在所有人的面前赞美蔡徐坤,赞美他喜欢的人。归根结底还是他不够优秀,如果他可以在舞台上光芒万丈谈笑自如,如果他可以优秀到一直穿着粉色的a班制服,大家也许就会接受了吧。

  左叶无数次擦干额头上的汗珠,他想,努力,为了能更加光明正大地和坤哥站在一起,只要左叶可以变得更好,一切也都会好的。

  他迟疑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说不累,坤哥你才会累吧。

  节目做的噱头,粉丝的期盼,自己的努力,每一样都不能辜负,不能对不起,如果左叶只是一名普通的粉丝,他可能不会理解这份沉重,但他也是和蔡徐坤一起日夜苦练的战友,没进过上位圈的自己已经这么累了,万众瞩目的c位又该承受多少,左叶不知道蔡徐坤愿不愿意在他面前显露一点脆弱,所以在他说你才会累吧的瞬间就后悔了,他俩并不能算可以聊这些事情的关系,蔡徐坤可以跟王子异聊,跟朱正廷聊,跟周锐聊,甚至跟工作人员导演聊,也不会,不应该和他聊。

  累啊

  蔡徐坤倒是意外的坦率。

  不过累也好,越努力越幸运嘛。

  他拍了拍左叶的脑袋,说继续练习吧,你有好几个动作力度都不够,表情也不够。

  左叶点点头,他站在蔡徐坤前面的角落里靠着墙壁看他跳舞,他的目光上下逡巡,贪婪地试图记住今晚的每一寸,他明白自己和蔡徐坤的差距,这样的机会可能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了,他必须珍惜。

  

  2.

  他猜测的果然很对,60进35,他排名36,遗憾止步。左叶知道自己哭得很丑,但大家都在哭,也没人在意妆花没花,这对他们来说是个世外桃源,虽然是个残酷的比赛,却比外界要温暖单纯得多,大家也都知道,从走出这里的第一步开始,就宣告着他们这个迟来的青春期美丽梦境就结束了,就像肥皂泡,再流光溢彩也一碰就破掉。

  左叶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都过了一遍,他想记住所有人。

  但太难了,他连十七岁生日都还没过,也没有分化,在这三个月里他承担了太多喜怒哀乐,超负荷的感情让他无从招架。

  他是第二天走,晚上收拾行李到半夜,两个哥哥一直絮絮叨叨地帮他收拾行李,他就乖乖听着,假装看不到哥哥不知不觉又红了的眼圈,差不多时间了左叶就赶两个哥哥去睡觉了,他去秦子墨寝室看了一眼,蔡徐坤不在,他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遗憾。

  半夜里,平时喧闹的走廊也沉默下来,左叶沿着这条路走走停停,恍惚着就走到了尽头的窗前,他推开玻璃窗,往外看,门口的栅栏外还有好多小姑娘围在一起,离得太远左叶看不清每个人的表情,但他大概能想象到。

  外面的夜空里是点点的星,月亮远远地,冷冷地挂在那里,左叶伏在窗户上想它会不会寂寞,那么高,就像第一的位置,总是站得比别人高一大截,肯定会害怕的吧,不知道坤哥恐不恐高。

  蔡徐坤在小孩的背后站了一会儿了,对方还是毫无反应,这也太迟钝啦,他拍了拍左叶的肩膀示意后面有人,满意地听到了小孩结结巴巴的问好。

  “坤,坤哥也还没睡啊?”

  “嗯”

  蔡徐坤也学着左叶伏在窗户上看,这是外面黑漆漆一片,他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值得左叶对着发呆。

  “你刚刚在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左叶有点害羞地抓了抓头,“就看看月亮。”

  “月亮?”

  蔡徐坤也抬头看,今天的月儿很亮,也没有乌云遮盖,他的视线畅通无阻地看着一切。

  “月亮会很冷吧,也一定很寂寞。”

  蔡徐坤转头有些不好意思,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太孩子气了。

  “我也觉得!”

  左叶的眼睛晶晶亮,像被水浅浅地泡了一层的黑曜石。

  “你刚刚就在想这个呀?”蔡徐坤笑了,“你好无聊。”

  “不全是,也在想你。”

  左叶说完才觉得不妥,急急忙忙地摆手解释自己没别的意思,就是正好想到而已。

  “想我什么啊?”

  蔡徐坤倒是无所谓地歪歪头,笑得可爱。

  “想,想你会不会恐高。”

  左叶实诚得很。

  “恐高吗?”

  蔡徐坤笑意越来越深。

  “从前会,现在不会了。”

  有些高度他必须到达,站立,所有人都可以怕,他自己也不能怕。

  “那你呢?”

  你会恐高吗?

  “我吗?”左叶倒是头一次被人问这个问题,“我好像还没站到过什么特别高的地方,不过我不怕过山车,也不怕摩天轮。”

  “不怕就好,”蔡徐坤鼓励性地呼噜了一把小孩的头毛,“小叶以后一定会站在很高的地方的,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话啊,不许怕。”

  16岁的左叶还听不太懂蔡徐坤的话,但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坤哥说的一定是对的。

  “啊,对了,”蔡徐坤眼睛突然一亮,“小叶你还没分化吧?”

  “没呢,奋哥说可能我过完17岁生日就差不多了。”

  “真的是个孩子呢,”蔡徐坤觉得时间真是奇妙,他出道的时候也是团内的忙内,一转眼到也可以教导比自己小的孩子了。“小叶很有天赋的,上次你表演的那个表现真的特别棒。”

  这句话他当着摄像机和其他人说过一次,但他还想再说一次,总觉得在月亮下两个人说这些话会更真挚一点。

  “谢谢坤哥!”

  小孩真的很容易喜笑颜开,笑得一点都不像个要出道的偶像。

  “你想分化成什么呢?”

  蔡徐坤又问他。

  “一定是Alpha吧。”

  “我,我觉得都可以,”左叶又开始结巴了,“如果可以做个像坤哥那么优秀的Omega,我也会特别开心的。”

  蔡徐坤突然觉得心里有一处被触动了,像巧克力在高温里融化成了巧克力酱,又甜又软。

  “哎呀你夸我我都不好意思啦,”蔡徐坤嘴里这样说,表情却还是飞扬得很,“我也有很多缺点的。”

  “坤哥你知不知道,偶像的每一处优点在粉丝眼里都会被放大珍藏,而缺点——偶像没有任何缺点!”

  小孩振振有词,把蔡徐坤又给逗笑了。

  “好啦,太晚了,回去睡会儿吧,你明天还要早起呢。”

  “嗯”

  他俩一前一后地走,蔡徐坤走在前面,左叶跟在后面,昏黄的走廊灯映出的两个人影子重叠了大半,迷迷蒙蒙地在地面上浮现。

  左叶的寝室离得比较近,蔡徐坤跟他道完别后又被小孩给一把拉住了,他扭过头却看到了一张突然明显紧张到不行的脸。

  “坤,坤哥,你等我好不好?”

  等什么,等一个舞台,一个承诺,还是一个结果?

  蔡徐坤不知道左叶确切地在说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不过……”他坏笑地拉长了音调,“你要快点长大啊。”

  “我会的!”

  左叶踌躇了半天,还是闭着眼睛冲过去抱住了蔡徐坤,这个拥抱不同于他们之前的,也不会同于之后的,他只存在当下,只存在于十六岁的左叶和十九岁的蔡徐坤,只存在于2018年的大厂。

  蔡徐坤愣了两秒,然后伴随着慢慢涌了上来的笑意,他回抱住了左叶,少年的后背虽然瘦却并不羸弱,身上的味道很温暖,不是任何的信息素的味道,只是左叶这个人的味道。

  “坤哥,”左叶的头埋在蔡徐坤肩头,声音闷闷的,“我会一直努力的,你不用故意慢下来等我,我会跑得很快,不对,会飞起来,飞着追到你的。”

  “我知道的,”蔡徐坤顺着左叶的脊背安抚地拍了拍,“你也不要心急,慢慢来就好。”

  慢慢来,该来的也一定会来的。

  “那等不及怎么办?”

  左叶搂人的力度又紧了几分。

  “为什么要等不及?”蔡徐坤把小孩的头从自己肩膀上给拔了起来,让两个人四目相对,呼吸都能搅在一起,“我又不会跑。”

  左叶被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庞给吓了一跳,鬼使神差地踮了踮脚在蔡徐坤额头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不会跑,那……那我提前盖个章。”

  说完明显两个人都懵住了,两张脸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红起来,原本紧贴的身体像触电一般分开了。

  “好,好了,你去睡吧,我也要睡了!”

  蔡徐坤几乎是落荒而逃,天知道他真的是个还没谈过恋爱的纯情Omega啊。

  而左叶的脸在泼了几次冷水后终于开始降温了,他钻进了被窝才看到蔡徐坤在微信上给他发了条消息。

  “下次见的时候,个子要长过我啊!”  

  “一定会的!!!”

  

  3.

  十七岁的生日蛋糕前,

  左叶闭上眼睛许愿,希望自己可以快点长大。

  想帮哥哥们,想正式分化,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大人。

  

  最重要的是,

  想离月亮更近一点儿。

  

  

  

  (总体来说,真的是很无聊的故事,一个小孩子努力追逐自己的月亮的故事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您能评论两句就太可爱了叭!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