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轩彦]小美人

  冷圈自给自足系列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
  有问题请私我,删

  
  青山脚下是太平镇,镇长姓王,早几年还是方圆几里有名的俊俏郎君,这几年娶了个漂亮娇妻,生了个小子,便生生把自己喂成个富态样

  俗话说心宽体胖,王镇长虽然不见消瘦,最近却着实多了一件心事

  青山上有个匪帮,挂出来的旗上写着个大大的鲁字,听说是从山东那边逃难过来的。带头的是个光头,姓肖,使刀,看着就凶神恶煞,整个太平镇的民众都拿他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儿。

  他这几年属于半退隐状态,也不大出来了,寨子靠着他手下教的几个小子守着

  最大的那个长得黑点,宽肩窄腰,见天的冷着一张脸,和他师傅一样,使刀,镇上的姑娘都在偷偷讨论他的那双桃花眼,危险又迷人

  老二是个长得和气的小圆脸,不过出来的少,听说耍笔头比耍刀枪在行得多

  老三和老四差不多年纪,一个用枪一个使剑,都长得让镇上的姑娘们春心荡漾

  让王镇长那么发愁的,正是老三

  他夫人听隔壁家的小姐提起这老三刚满十八,他师傅和两个哥哥便开始帮他张罗婚事

  “看上哪个,我们替你抢来便是”

  听听这话!完全没有把他们太平镇的巡逻大队当一回事嘛!

  更让王镇长担心的是那位深闺里养的小姐谈起这事儿的时候,竟无丝毫忧惧

  “怕什么嘛,听说那位郎君长得也是俊俏,还会吟诗作对呢”

  这老三虽是匪帮里养大的,却比寨里其他人都多了点书生气,寨口挂的鲁字旗据传便是出自他笔下

  抢人上去成亲的事儿这帮土匪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五年前他们老大年满十八的时候,当时老大还不是老大,上头还有仨师兄,都是一脸匪气,听说自己师弟不喜红颜好男色,便直接去下头帮他抢了个无父无母的清俊书生回去,强逼着成了亲

  直到那仨师兄都离开了寨子外出闯荡了这好几年,那书生也没再露过面

  有人说是成亲当晚就羞愤撞柱死了,还有人说书生想跑却被抓住让一帮土匪给乱棍打死了

  各色说法传了几年也没个准话,渐渐也没人谈论这书生了

  老二成年的时候倒没闹出来什么幺蛾子,他一个师兄护着他说年纪还小,不用考虑成家,也就没了后文

  再到这老三,王镇长愁得连夫人做的锅包肉都少吃了几筷子,生怕哪天就重复了几年前的祸事,天下已经不太平了,他这太平镇,可得太平

  饭后,他躺在院子里摆的一张黄花梨太妃椅上,闭目凝神想着镇上哪家小姐到了该出阁的年纪

  卖水豆腐的朱家,开布铺的刘家,典当铺的丁家……

  王镇长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断断续续地敲了几下,便叫来管家,让他寻个小厮去巡逻队那儿把巡逻队的许队长叫过来商量事情

  许队长得信儿便上了马赶过来,他年纪也不大,二十郎当岁,一身巡逻队发的警服,配着枪,长得高又瘦,镇上的姑娘除了山上那帮土匪,最想嫁的便是这位巡逻队的队长

  王镇长把从隔壁家小姐听来的匪帮的老三要来山下抢人的事情向许队长道来,他见年轻的巡逻队队长听了以后沉吟不语,便把镇上适龄姑娘一一点出,说可以考虑各家派一两个队员夜里守着

  许队长点头“可行”转身欲走时又反过来,迟疑了一下开口“听闻他大哥好男色,那…这老三?”

  王镇长一拍扶手,“你说的对,我想想,镇上长得俊俏的小子都有哪个”

  “卖首饰的周家,两个小子都不错”

  “吉祥胡同里最里面那个林家小子据说也长得白净”

  “还有……”

  “你!你也得小心点儿”

  许队长哑然失笑“他们要是把我抢上去,我准定把这帮土匪搅得天翻地覆”

  商量片刻,许队长便告辞了

  他骑着马,悠悠然在镇上巡逻,想着就决定给刚刚王镇长提出来的几户人家都安排两个巡逻队的队员

  但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这帮土匪

  丢的是赵家的小儿子

  因着是个庶出,姨娘去世得早,性子也安静,镇上很少有人知道赵家还有个小儿子

  赵家老爷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想着反正已经上报给了镇长,这个小儿子他一贯不喜,性格过于内向,说话怯懦

  丢了就丢了

  不要败坏他赵家的名声就好

  人家不着急,王镇长和许队长去青山上转了一圈却连寨子的门都没进去,对视一眼也就原路返回

  没过两天赵家就放出风来,说他家小少爷不是被抢上山了,是生了场病,死了,此事也就暂且搁置

  
  不同于山下镇上的人心惶惶,这匪帮倒是一片张灯结彩,替老三办喜事

  绑来的赵家小子被强迫换上了一身新娘喜服,还硬给他搭了块红盖头

  先硬拉着他去大厅拜了堂,又把他带到了喜房

  旁边在房间里拿着一柄如意等着伺候的喜娘见他身子一直在抖,便开口安慰他别怕,只要他乖乖的,没人欺负他

  听了这,穿着喜服的少年终于不抖了,他终于说了上山来的第一句话

  “成了亲,我是不是就能回家了?”

  “这我可说了不算”喜娘回他,“我听着外面的动静,这新郎官也该过来了,你就乖乖听话,啊?”

  “嗯”他低低地应了一句,不再言语,心里却越来越沉

  时间慢慢流逝,房间里放的一座西洋表发出咔咔的表针移动的声音,外面嘈杂的一团声音越来越近,终于破门而入

  有人走了过来,喜娘笑眯眯地迎上去

  “三哥,那几位爷,怎么没来闹?”

  “也没什么可闹的,科哥去哄人了,他们几个还在吃酒”

  喜娘听了这话,便把如意交给他,穿着喜服盖着红盖头的少年听到一声叹气,眼前便一亮

  盖头被挑开了

  孔令轩摆摆手让喜娘出去,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今儿可累死我了”

  他的小新娘不说话,悄悄往一边移了移,想离孔令轩远点儿

  “你别害怕,把你带上山的是我两个哥哥,他俩没什么恶意,”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旁边人的脸色变
化,“我不动你,等过了这几天,我便把你送回家去,成不成?”

  “嗯”

  孔令轩舒了口气,自己把喜服解下来挂到一边,看他的小新娘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便开口让他也把这身衣服脱了

  “我…手被绑着,动不了”

  孔令轩上前看了看,果然双手被一截粗麻绳缚着,他看着对方白嫩的皮肤,手下解开绳子的动作不禁轻柔了不少,生怕这娇生惯养的少爷皮肤一不留神就给弄破了

  “解开了,你把衣服脱了吧,穿这衣服也怪难受的”

  孔令轩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冲淡嘴里的酒味儿,他俩哥,师傅还有诸兄弟,今儿都一个劲儿灌他酒,他虽然极力推辞,但到了还是喝了不少

  茶叶也不是什么好茶叶,只是每到采茶的时候,就有不少采茶的姑娘成群结队来寨子门口,放下一筐茶叶就羞红了脸跑回了家

  他们几个人除了他二哥,倒是都喜欢喝茶的,反正也没地儿退,几个人分分也就完了

  “我,我里面没衣服”

  他刚吃了一口茶进去,听这话差点没喷出来。抬眼往床的方向望过去,发现这小少爷白嫩嫩的脸抹上了红霞,单薄的身子缩在喜服里,无措地望着自己,当真是楚楚可怜

  孔令轩没忍住吞了口口水,大哥二哥品味当真不错,这确实是个美人,这俩人看人比选布做衣服的眼光好多了

  他又马上闭上眼告诫自己这美人再美,自己也得把人送回去,可不能乱动

  “你,先脱了吧,我去给你找件亵衣”他把茶杯放下,到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件衣服往床上一丢,起身往外走,“你今儿在这里睡就行了,我到别处去”

  “嗯”

  孔令轩刚推开门喜娘就堵了过来

  “三哥,您往哪儿去?”

  “我,我去找师傅商量点事儿”

  “今儿可是您大喜的日子,寨主可吩咐过了,咱寨子这喜事,今天可必须办成!”喜娘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他也说了,若您执意想离开这喜房,也可以,反正四哥年纪也到了,新郎官换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把房间里和自己拜过堂的小少爷转手送给老四?

  老四是浪荡惯了,他不对小美人下手,老四可不一定能抵住诱惑

  叹了今晚来到喜房的第二口气,孔令轩在喜娘的注视下又关了门退了回去

  偏巧这小少爷刚刚脱下了繁重的新娘服饰,还没来得及拿孔令轩给他的亵衣换上,白生生的身子就横卧在大红的喜床上,无遮无拦地呈现在孔令轩眼前

  刺,刺激

  他没忍住又吞了口口水,看着略带惊恐地瞅着他的小少爷,思考跟对方挤一个被窝还能坐怀不乱当一晚上柳下惠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小伙子谁不想开车.jpg】
  
  
  
  
  满足自己的一个脑洞的小短篇,彦彦连名字也没出来【吐血】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 )‬

         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如果能评论两句您可就太可爱了(´▽`ʃƪ)
  
  
  
  
  
  
  
  
  
  
  
  
  
  
  
  
  
  
  
  
  
  
  
  
  

评论(1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