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鸥新春联文】《关键词》

  白鸥新春发糖活动第六棒 

 

  关键词:爱称,旧伤痕,年龄差 

 

  抄送 @白鸥联文厂

 

 

 

 

  大概是个双向暗恋梗 

 

  一个平淡的故事,不长 

 

  伪现背 

 

  时间线混乱不必深究 

 

1. 

 

  白敬亭被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人生分为几个阶段的话,每个阶段的关键词会是什么。 

 

  他装出很难回答的样子,想打岔混过去这个话题,虽然他心里早已想好了答案。 

 

  人生可以分成遇见王鸥之前,和遇到王鸥以后两个部分。 

 

  而他这几十年的关键词说到底也不过是这一个人的名字。 

 

2. 

 

  王鸥以前叫白敬亭小白,因为大家都这么叫,随大流的叫法,但她后来就不想这样子叫了。 

 

  她想起来白敬亭在背锅进笼子够咬杆子的模样,便偷笑着在自己的日记里画了个小兔子。 

 

  王鸥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兔子先生。 

 

  像爱丽丝遇到了那只穿马甲的兔子,王鸥遇到了这个男孩儿。 

 

  说出来也许有些羞赧,不过她确实是对这个小她十岁的男孩儿一见钟情了,王鸥也认认真真地想过是否是出于一种姐姐对可爱弟弟的疼爱,不过她胸口的火热心跳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鸥有个小习惯,写日记,身为公众人物她并不能有很多可以随意聊天的权利,当她有了自己秘密的时候,她便开始写日记。 

 

  以前的日记不过是寥寥几笔带过每日烦恼,但是从遇到白敬亭以后她的日记就丰富起来。 

 

  她也有些烦恼自己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但爱情呀,总是这样让人难以捉摸,心猿意马,让阅历丰富的熟女姐姐也脸红害羞。 

 

  白敬亭跟王鸥的交集实话说并不算太多,唉,王鸥叹了口气,在日记里写,希望下部戏能有合作机会,希望下期明侦可以同框演情侣。 

 

  但每次都是失望。 

 

  但一个敬业的女演员不会因为合作对象不是自己喜欢的人而改变工作态度,更不会撕毁合同罢演,王演员也只能皱着眉头老老实实地在日记里写,兔子先生,请让下次相遇早点到来吧。 

 

3. 

 

  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儿是甜中透着酸涩,情绪被他操控着,开心很容易,难过也很容易。 

 

4. 

 

  白敬亭瘫在沙发上思考为什么下一期明侦还是没有王鸥,他感觉自己已经半年没见过她了,虽然他俩刚刚一个组拍完戏。 

 

  但他仍陷入了思念的漩涡,像是中了毒,王鸥的存在就是唯一的解药,这也许听起来太过肉麻,不过事实如此。 

 

  他是谈过恋爱的,在年轻的学生时代,懵懵懂懂的前后桌,女生随风吹动的马尾辫,与身上的馨香,白敬亭曾把这些清新定义为爱,但实际上直到遇见王鸥他才明白,爱应当是再剧烈一些,再脸红一些的事情。 

 

  大概在王鸥第一次推开门走进来跟他笑着打招呼的瞬间,轻轻扬起的嘴角就荡漾了白敬亭这个纯情少男的心房,从此以后,他的心里面就有了一个名为喜欢的秘密。 

 

  白敬亭也尝试过跟王鸥开口表明他的心迹,但没有一次成功,他永远卡在第二个字上,只能打个哈哈混过去。 

 

  这应该怪王鸥的眼睛太美了,引得他永远不能冷静地思考,他愤愤地想。 

 

  当这双眼睛直勾勾地,噙着满分的温柔望着你的时候,白敬亭相信即使是圣人也不会再坚持过几秒钟,更何况他爱着这双眼睛的主人。 

 

  少年人的喜欢怎么能藏得住呢,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冒出来。他有时候回看自己跟王鸥一起上的综艺节目,总觉得自己眼睛里的感情都要溢出来了。 

 

  但她怎么还没发现呢,这个人是不是对待感情太迟钝了? 

 

  白敬亭一边失落迟钝的暗恋对象为什么一直发现不了自己的心意,一边又隐隐的开心,如果她这么迟钝的话,是不是……也不会发现别人对她的喜欢呢。 

 

  他叹了口气,只能默默期待两个人的下次相遇早点到来。 

 

5. 

 

  王鸥曾与闺蜜聊过白敬亭,她的兔子先生。她闺蜜是个事业繁忙的女强人,两个人也是难得可以抽出来一整天的时间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闺蜜听了她的少女心烦恼后轻轻拨弄着自己的长卷发,红唇一瘪,伸出来一只手指头点着王鸥的脑门正中间数落她怂。 

 

“亲爱的,你这么美,怕什么呢?” 

 

  王鸥长叹一口气,陷在软软的沙发里抱着个抱枕把下巴依在上面,美丽的面庞显得有些灰暗。 

 

“你不懂……唉,我们这一行本来谈恋爱就很难,更何况……” 

 

  闺蜜看着王鸥为了个小男生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往前倾了倾身子试探着开口 

 

“你老实告诉我,你该不会……是因为他吧?” 

 

  王鸥没做声,她明白闺蜜口中的那个“他”是谁,是她的前男友,两个人甚至连结婚照都已经拍过,就差那一个红本本了,结果还是抵不住一个常年陪在他身边的女人的三言两语,最后落得一场好聚好散罢了。 

 

  恍惚间她的思绪飞回了几年前她与那个男人刚刚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那么的青涩,互相送的礼物也不过是一百出头那种小玩意儿,吃不起什么精致的料理在路边摊撸串也开开心心的。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习惯于赠送对方昂贵的袖扣与珠宝,收到礼物的第一瞬间也不算惊喜地交换一个亲吻而是礼貌性的感谢。两个人的事业都走上了正轨,越来越忙,偶尔的一次约会也是在装修华贵的法国餐厅吃着食不知味的餐点。 

 

  大概从第一次她拜托助理随便挑个贵点的礼物时,这份感情就注定终结了。 

 

“你千万不要因为这段过去的这段失败感情就惧怕恋爱” 

 

  闺蜜语重心长 

 

“你那么喜欢他,总要试试的呀” 

 

“可我大他好几岁……” 

 

  王鸥迟疑不定 

 

“他还小呢” 

 

  闺蜜真的想撬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她都是在想些什么 

 

“小鸥我告诉你,你要是不争取争取,肯定会后悔的。” 

 

  王鸥端起已经有些冷的那杯茶,轻轻吹走上面浮着的碎叶,呷了一口才轻描淡写地开口道 

 

“我是很喜欢他,不过,也不是必须要跟他在一起的” 

 

  她咬咬唇,下定了决心 

 

 

6. 

 

  白敬亭的新剧要上了,演男二,跟女二是一对,片方那边的要求是两个人适当炒一炒,女方那边爽快地表示可以配合,但白敬亭反而有点别扭,他并不是说怕捆绑cp影响自己形象什么的,而是因为王鸥。 

 

  如果王鸥以为他真的和那个女生在一起了怎么办? 

 

  她会……感觉有点不开心吗? 

 

  白敬亭有些忐忑不安,但他心里也明白,王鸥最大的反应也不过会是在他们那个明星大侦探的微信群里调侃一句罢了。 

 

  他有点丧气,但还是回了消息应了那边的要求,毕竟他与王鸥除了挺熟的朋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他也不必要为了一个目前仅仅喜欢的人来做一些看起来冲动的决定。 

 

  虽然他的确心里有种强烈的欲望去做这件事情。 

 

  白敬亭比王鸥小几岁,他特别在乎这点年龄差,别的东西可以改变但是年龄这种真的是定了的,中间相差的这几年令他总有种自己永远都追不上王鸥的恐慌。 

 

  他多么想更靠近王鸥一些,哪怕只是年龄。 

 

    绯闻传出来以后大家都在微信群里艾特他说艳福不浅,果不其然,王鸥也是其中一个,不过大家也都是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也都知道这种事情不过就是拿来说笑的由头,没几个当真的。 

 

  白敬亭不知怎的心里还有点低落,他这才反应过来自个儿的心情特像高中的时候为了吸引那个喜欢的女孩子而故意跟别的女生大声聊天那样,忒幼稚。 

 

  难怪王鸥不喜欢我,这么幼稚的男人哪个成熟女人会喜欢呢。 

 

“我可能一辈子都是一个孤独的rapper了” 

 

  白敬亭难过地发了条朋友圈 

 

“不会的” 

 

  魏大勋几乎秒回 

 

  白敬亭差点就被大勋花给感动了,脑内已经响起了“朋友一生一起走”的BGM,恨不得马上再跟他飞一次浪漫的土耳其,还要再去东京和巴黎。 

 

  直到看到下一句 

 

“你连个rapper都不是” 

 

 

     Ok,I'm fine

 

  今天也是山花友情破裂的一天 

 

 

7. 

 

  王鸥夜里下了戏,刚去舒舒服服冲了个热水澡出来准备躺床上睡觉呢,就接到了白敬亭的电话。 

 

  实话说这奇怪得很,并不是因为她与白敬亭不联系,而是他们一般现在都习惯于微信,很少直接打电话。 

 

  不过她还是马上就接起来了,毕竟上面那个兔子先生的备注实在是令她看得有点害羞,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喂?” 

 

  她听着电话对面有些嘈杂的声音,迟疑着开口 

 

“小白吗?” 

 

“王鸥!” 

 

  对面突然爆发了一个听起来不太清醒的男声,把王鸥吓得差点把手机给摔地上。 

 

“你喝酒了?” 

 

  王鸥皱着眉头,他们这一行喝醉的话其实是个有点麻烦的问题,因为很多人醉酒后总会做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而无处不在的媒体记者则会伺机而动,拍下你无意识中暴露的瞬间。 

 

“没,没关系” 

 

  白敬亭的声音好像是因为喝多了酒显得打结,说话有点磕巴。 

 

“我,我也在杭州了,你在哪里?” 

 

  王鸥心猛得一抽,她现在正在杭州拍戏。 

 

“你说什么?你在哪儿?你不要开玩笑!” 

 

  但白敬亭似乎是真的喝多了,他不回答王鸥的问题,只是一遍遍地重复着问王鸥在哪里。 

 

  王鸥见跟他沟通不了,直接挂了电话跟白敬亭他助理联系,对方应该是在睡觉,声音听起来迷迷糊糊的,但听了王鸥的话瞬间清醒起来,急急忙忙地跟王鸥道了谢就马上去联系那个不省心的男明星了,他可不想在明天的社会头条上看到自家老板。 

 

  王鸥也赶紧换了身衣服时刻准备好出门,她一边打电话试图再次联系白敬亭,一边猛刷微信等助理的回复。 

 

  不知过了多久,两边都没个信儿,王鸥差点打110报警的时候她酒店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鸥姐开个门!” 

 

  她低头看到微信上白敬亭助理给自己发的消息,马上从床上下来趿拉着拖鞋跑过去把门打开。 

 

  两个人 

 

  白敬亭的助理和身上冒着酒味儿一股被架在助理身上的白敬亭。 

 

  白敬亭皮肤本来就白,一喝酒耳朵变得烧红,脸显得就更白了。 

 

“鸥姐……我们今天是来杭州参加一活动来着……现在小白他非要来找您,我就问您助理要了房间号,您放心外头绝对安全没人看着……鸥姐您能受累陪他一会儿吗?我去门外头等着绝对不打扰你们!” 

 

  助理愁容满面,他也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一个单身的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女演员来说有些过分,但一个喝醉了的白敬亭他又不能仍路上不管。 

 

  王鸥怎么办,她如何能拒绝一只自己喜欢的醉醺醺的可怜兔子呢,只能把白敬亭拉进自己的房间。 

 

  她叹了口气,去盥洗室给白敬亭拿了块干毛巾用凉水浸湿,温柔地放到白敬亭手里让他擦擦脸好清醒一点。 

 

“王鸥!” 

 

  白敬亭接过来也不擦,闷着头就喊王鸥名字 

 

  这死小孩,平时还喊个鸥姐,大半夜喝醉酒发疯还直接喊大名了? 

 

  王鸥白他一眼 

 

“我在啦,你今天是怎么了?跟失恋似的” 

 

  天晓得王鸥只是随口一说,哪知道就触碰到了白敬亭的伤心事,两只眼睛马上红通通的,越来越像只兔子了,王鸥有点跑神。 

 

“你能不能等等我啊?” 

 

  憋了半天白敬亭才憋出来一句令王鸥听了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怎么了?” 

 

  她摸摸鼻头有点心虚地回想自己干了什么事儿,但想来想去除了喜欢他这个小秘密外也确实没什么了。 

 

“你等我到三十岁吧!” 

 

  白敬亭猛然站起来,把发呆的王鸥给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退了两步才站稳。 

 

“到三十岁你能干嘛啊?” 

 

  王鸥突然觉得喝醉了的小白兔也挺可爱的,起了逗他的心思。 

 

“到三十,到三十……” 

 

  白敬亭像是突然词穷了,在原地转了几圈才兴奋地开口。 

 

“到三十我就跟你表白!” 

 

  王鸥愣住了 

 

“……你说什么?” 

 

  她颤颤着开口,觉得自己今晚受到的惊吓跟突然宣布她拿了奥斯卡奖也差不多了。 

 

“我说!我要跟你表白!” 

 

  白敬亭整个人好像都陷入了兴奋中,声音比王鸥从认识他以来说的每句话都高,王鸥突然庆幸这个酒店隔音不错了。 

 

“为什么跟我表白?” 

 

  王鸥的声音变得轻飘飘的,像是秋风里最后那片马上就要被吹落的树叶。 

 

“因为我喜欢你!” 

 

  少年的感情炙热到令王鸥感觉有些承受不住了,即使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很久了王鸥,我等不了了,我等不了三十岁了” 

 

  白敬亭用他那双有些泛红的眼睛看着王鸥,没有一丝一毫其他的杂质,只是满满的火热。 

 

“我现在就要跟你表白!” 

 

“王鸥,我喜欢你,比rap鞋子篮球比赛加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要喜欢!” 

 

  王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白敬亭看,好像在努力甄别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男生。 

 

  白敬亭心里打鼓似的,感觉整颗心脏都要飞出来了,他生怕王鸥露出一分的厌恶或者难堪,没想到等了许久王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词儿不错,不过有点耳熟,哪抄的?” 

 

“没抄!” 

 

  白敬亭立马否认,但随即气势又弱了下去 

 

“就是拿《武林外传》的台词改了改……” 

 

  王鸥只是笑,也不说话,把白敬亭搞得越来越忐忑不安,直到他看到王鸥眼底有了点点水光,心里头那颗大石头才彻底落了下来。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白敬亭走上前去给了他的女孩儿一个小心翼翼的拥抱 

 

“答应了……可就一辈子不能反悔咯” 

 

  白敬亭说到这儿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掏出来手机非要跟王鸥自拍,说这样就不能反悔了。 

 

  王鸥猝不及防被他拍了张照片,反应过来就尖叫着要把白敬亭的手机抢过来删掉照片。 

 

“我没化妆啊死小孩!” 

 

 

8. 

 

“喂!你发什么呆呀?我问你的问题你怎么都不回答我?” 

 

  王鸥鼓着脸作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她刚洗完澡正躺在床上刷微博,见一旁的白敬亭发呆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有点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当然,不是下狠手的那种。 

 

“祖宗!” 

 

  白敬亭跟被火烧了似的马上爬起来安抚现在已经跟他在一个户口本上的女人 

 

“您安生点儿!肚子里可还揣了个呢!” 

 

“那你还不快回答我!” 

 

  王鸥自觉最近脾气越来越大了,但她也完全不想改,反正家里有人宠着她。 

 

  白敬亭只好低下头吻他的爱人,自从怀孕后王鸥的性格发生了不少改变,总喜欢生闷气,不知什么时候就嘴巴撅得高高的,但白敬亭甘之如饴。 

 

“我的人生关键词……不就是你的名字吗?” 

 

  他用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王鸥已经略微鼓起的肚皮,试图感受一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生命的存在。 

 

  王鸥勾起嘴角 

 

  她爱这样的生活,爱这个男人。 

 

 

9. 

 

  她由女人变成了小女孩儿 

 

 

 

  而他从小男生成长为了男人 

 

 

 

 

(想写一个平淡而甜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感恩您能看到这儿,如果能给句评论您就太可爱了吧~ 

(祝大噶新年快乐~ 

评论(3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