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点梗][磊昊]我很想爱他

        《哥哥再爱我一次》(点首页就能看到手机不能加超链)的后续
       
         @蜗蜗啊  这位老师的点梗,拜托两位朋友帮我随机选楼层抽到滴都是这位老师~有丢丢少而且写得一如既往的垃圾……希望您不要嫌弃……
       
        白眼狼弟弟 X mb哥哥
       
        尽力写了个he……吧!

       名字瞎取,正好听到这首歌
       
        贼无聊,贼短,没车
       
       
        1.
       
        小刘最近越来越爱抽烟,小夏买的一包烟自己还没抽几根,就被小刘一根一根拿得见了底,心疼得小夏踹了他好几脚。
       
        小刘不还手,只撇着嘴嘟嘟囔囔说小夏抠。
       
        小夏哼哼唧唧,说自己最近没遇到有钱的客人,存款都要交不起下个月的房租了。
       
        放屁
       
        小刘唾她,上次那个秃顶不是挺有钱吗,随随便便就送你两块表。
       
        说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想起来了,老陈说你最近看上个小白脸,又穷又抠,套子都不舍得买,用塑料纸自个儿做。
       
        靠
       
        小夏咬牙切齿
       
        我就知道老陈嘴里兜不住话,我不就是找他借了几万块钱,至于把这破事儿给我抖落得整条街都知道吗。
       
        你找他借钱?老陈一毛不拔那个破劲儿,谁借过谁骂他祖宗
       
        小刘皱起眉头
       
        怎么不找我?
       
        你还说!
       
        小夏更气了
       
        上次给你打电话,是你那个倒霉催的弟弟接的,我还没开口上来就把我骂了一顿,说让我没事别找你,我就奇了怪了,你平时怎么跟你弟弟说我的啊?
       
        三石?
       
        小刘睁大眼睛
       
        不可能吧,我从来没跟他说起过你
       
        呸
       
        小夏横眉怒目
       
        你准定是跟他说我是个骚货
       
        说罢又一笑,嘴下的痣都弯弯绕绕的好看。
       
        下次要让我见了你那宝贝弟弟,我倒是要告诉他,谁才是真的骚货。
       
        小刘最近一提起来吴磊脑子就晕,赶紧让小夏打住。
       
        半晌,又扭扭捏捏地问
       
        你有哥哥或者弟弟吗?
       
        小夏想了半天
       
        好像有个吧,怎么了?
       
        你想象一下
       
        小刘话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格外艰难
       
        如果你有个一起长大的哥哥弟弟,你会想和他上床做爱吗?
       
        小夏哈哈大笑
       
        那得看他长得帅不帅
       
        ……挺帅的
       
        那也行
       
        小夏又吸了口烟
       
        戴套可以考虑
       
        她说着说着就想起来对面的小刘就有个宝贝弟弟,眼珠子一转就乐了
       
        不是吧你,骚得连亲弟弟都——
       
        去你妈的
       
        小刘扭头走了,留下小夏一个人倚着墙根吃吃的笑,一边笑一边唱,嗓音清亮
       
        情哥哥情弟弟喔,衣服一脱脸红红喔!
       
        小刘被她烦得要死,跟打盹的老陈说了声就开车回家了。
       
        2.
       
        吴磊大学开学都快仨月了,小刘都没主动联系过他,要不是每月给他打到卡上的几千块钱生活费,他都以为小刘被人操死在床上了。
       
        他不在本市上的大学,考去了帝都,挺多人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一个人在异地的生活,但这样的日子对吴磊来说简直如鱼得水,他长得好看,总一副阳光开朗面庞,热心,学习又出色,没人不喜欢他。
       
        吴磊几乎快活似神仙,只要没人提起来他哥,这一柄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磊子!打球不?”
       
        舍友喊他
       
        他伸手比了个OK,换了双鞋,看起来有些陌生,他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他哥开学前塞给他的,吴磊在网上见过这款,贵还限量,不知道他哥从哪个操他的男人手里拿到的。
       
        他突然有点恶心
       
        但还是换上了这双球鞋
       
        他哥给的生活费他还没动过,高考考得好,学校和市里都给了奖学金,加起来快十万,他哥不知道,他都留着放自己卡里。
       
        还找到了份在周末家教工作,时薪不错,多去几次一个月生活费就出来了。
       
        吴磊开始觉得他哥对他来说没什么用了
       
        3.
       
        小刘交了个男朋友,正经的,高高瘦瘦,模样温和,做医生,小刘去医院挂水的时候认识的。
       
        男朋友一切都好,就是不知道小刘是干嘛的,小刘说自由职业,在家随便接点活儿工作,他也信。
       
        小刘是他初恋,他一心想跟小刘过日子,长长久久的日子。
       
        小夏说小刘是走狗屎运了,捡了这么个干干净净的男朋友。
       
        小刘嘿嘿乐
       
        吴磊放假回家的时候正好撞上他俩在家门口热吻,医生背对着吴磊,小刘被医生完全搂在怀里,闭着眼睛表情沉迷。
       
        他好像瘦了
       
        吴磊拖着行李箱抱着胳膊在旁边看着,把小刘由头到脚看了一遍,还是那么骚。
       
        牛逼
       
        吴磊吹了声口哨
       
        两个人好像这才看到吴磊在旁边站着,马上放开了彼此,脸都红扑扑的。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小刘自然地接过去了吴磊的行李箱,两个人的手轻轻擦过,带点电流。
       
        哦,这是男朋友,不是客人了
       
        吴磊冲医生笑着点点头
       
        您好,我叫吴磊,他弟
       
        他一向是有礼貌的good boy
       
        小刘挺开心
       
        医生要上班去,匆匆忙忙给吴磊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吴磊看着他西装革履的背影有点想笑。
       
        行啊你
       
        吴磊一脚踏进去家里,果不其然,多了双灰色的拖鞋。
       
        从良了?
       
        闭嘴
       
        小刘把门关上
       
        你要是敢跟他提一个字儿,就在我这里拿不到一毛钱
       
        吴磊耸耸肩
       
        OK啊,只要他自己不蠢,我才不会提
       
        他眼睛在小刘下身来回扫视
       
        为了你的终身幸福嘛,我懂的
       
        小刘听着这语气阴阳怪气,偏字里还挑不出来个毛病,心里堵,踹了吴磊行李箱一脚,转身回了屋。
       
        吴磊笑嘻嘻地扶起来自己被踹倒的行李箱,觉得小刘变可爱了。
     
       
        4.
       
        小刘的恋爱在仅仅四个月后就告吹了,医生搬走了,理由是性格不合。
       
        小刘有一万句俏丽吗想说,上了不知道几次床了还他妈讲性格,当我做慈善呢。
       
        他怀疑是吴磊暗中捣鬼,逼着吴磊举手发毒誓说自个儿没跟医生说过一句不该说的,吴磊听话,乖乖发了誓,倒把小刘搞得越来越摸不清头脑了。
       
        难道是自己魅力下降了?
       
        小刘跑去问小夏
       
        小夏一口唾沫吐他脸上
       
        小刘又跑去问老陈
       
        老陈慈爱地看着他说小刘你这几个月不接客人知道对店里造成多大损失吗
       
        小刘拔腿就跑
       
        吴磊笑眯眯地看他折腾,心里得意,小刘只说不能自个儿跟医生提,可没说不能让别人提。
       
        上大学的自己就是比当鸭子的小刘脑子好使
       
        不过小刘眼光也真是不咋地,那男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给自己做个身体检查,生怕小刘身上有病带给他,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就把行李卷了个干干净净拍屁股走人了。
       
        嘁——傻逼
       
        比小刘还傻逼
       
        5.
       
        失恋的小刘借酒消愁
       
        吴磊凌晨两点接到小夏给他打的电话,让他接他哥回去。
       
        他喝了酒死沉,我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怎么能拖得动
       
        小夏翻着白眼隔着手机尖叫
       
        不去,让他喝死算了
       
        吴磊挂了电话,蒙头就睡
       
        躺了两分钟,认命地爬起来出门接人
       
        到了地儿隔老远就能听到小夏在骂他
       
        见他黑着脸来了,小夏马上闭嘴,把醉成一坨的小刘丢给他,转身就踩着小高跟跑了,也不怕崴脚。
       
        吴磊把小刘背起来
       
        日他妈,这骚货喝了多少,怎么味儿这么大
       
        吴磊快被他熏吐了
       
        小夏满嘴瞎
       
        这小刘哪里死沉,明明轻得不像个一米八多的男人
       
        吴磊背着小刘一步步地走着,夜里很黑,陪着他的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天上星。
       
        他却莫名觉得安心
       
        6.
       
        妈……爸……
       
        吴磊听到小刘在说话,停下脚步仔细辨认
       
        听清楚了,找爸爸妈妈呢
       
        他从鼻子里哼了声
       
        你爸你妈早死了
       
        没成想这句话直接把小刘给点着了,伏在吴磊背上嚎啕大哭,泪浸透了吴磊的衬衫。
       
        靠
       
        吴磊赶紧把这人丢下去,正巧路边有个长椅,刷黄漆,黑边。
       
        你有病啊
       
        小刘抱着腿坐在长椅上,缩成一小团——吴磊不明白以他的身高怎么能缩得那么小,脸埋在膝盖中间,呜呜咽咽。
       
        你才有病
       
        小刘抬起头反驳,泪水糊了一脸,吴磊恍惚间想起来,他上次看到他哥哭,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就连他爸妈死的时候,他哥也只是红了眼圈,没落下一滴眼泪。
       
        对,我有病
       
        吴磊也一屁股坐下,抬起头看天空,遥远的星子,觉得自己特别渺小。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贱啊,老倒贴人家
       
        吴磊点点头
       
        是
       
        小刘闻言哭得更惨
       
        操你妈,谁让你说话了
       
        过了会儿又带着哭腔问
       
        你说,会有人喜欢我吗
              
        吴磊不说话,被小刘踹了一脚
       
        操,你怎么不说话啊
       
        干你娘
       
        吴磊呸他一口
       
        没有,永远也不会有的
       
        吴磊薅着小刘的头发,让这张哭得一塌糊涂的脸睁大了眼睛正对着自己——但小刘的眼睛本就不大,现已哭得更肿,肿得挤成一条缝。
       
        我告诉你,你就是个婊子,永远没人喜欢的婊子
       
        他一字一句地告诉小刘,脸上还是无害的笑。
       
        小刘一愣,随即抬起手给了吴磊一耳光
       
        你闭嘴
       
        他声音拔得极高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小刘又把脸埋起来,声音模糊不清
       
        他回想自己第一次上床是和一个陌生人,做完在浴室里觉得自己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他回想自己在一群男人里假笑着陪酒浑身被摸了个遍都不能骂一句,他回想自己被人骂婊子,被抢生意的同行雇人套麻袋打,大学也没上成,不他妈都是为了跟前这个王八蛋吗
       
        我不想知道
       
        吴磊打断他,不知道从哪个兜里摸出来盒烟,软白沙,抽出来根点着了,叼在嘴里重重地吸了一大口。
       
        哥
       
        他很久没喊过小刘哥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贱,多傻逼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小刘还是缩成一团的样子,抽噎着回答
       
        那你改不改
       
        吴磊看着吐出来的烟圈在夜空中慢慢消散不见,比风还快。
       
        怎么改
       
        小刘问
       
        你他娘的说我怎么改!
       
        他活了二十年,所有的委屈与愤懑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重重叠叠地压在一起,歇斯底里地直顶天灵盖,刚刚平复下来的眼泪又一下夺眶喷涌而出。
       
        我怎么了,我有错吗?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都他妈把我当个公交车,想上就上想走就走?
       
        你没错
       
        吴磊站在小刘面前,小刘发现他弟弟又壮了不少,像座山罩在他跟前,令他呼吸不畅。
       
        吴磊把手指间夹着的烟怼到小刘嘴里,呛得他眼泪更多了。
       
        小刘抬手就把烟给拂落,掉在地上,吴磊定定地盯了烟头一会儿,用脚尖给碾灭了,火星一下就不见了,好脆弱。
       
        两个人陷入了沉寂,长久的沉寂
       
        7.
       
        最后还是吴磊把小刘背回家的,中间停了几次,因为小刘反胃要吐。
       
        等到了家,小刘已经睡着了
       
        吴磊把他放到床上,听着小刘均匀的呼吸,自己也慢慢躺下,在小刘旁边。
       
        他不知道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多久,才有了一丝的困意,很轻,像烟。
       
        8.
       
        吴磊支起身子,在小刘额头印上一个吻。
       
        晚安
       
        他钻进去同一个被窝,很暖
       
        刘昊然
       
       
       
       
        (一个非常无聊的故事,再也没有后续了!
       
        (谢谢您看到这儿~如果您能给句评论就更可爱啦!
       

评论(4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