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情歌

【站军姿时候开的脑洞】
【教官X不军训的学生】
【短小,一发完】
【依旧文不对题系列】

1.
白敬亭注意那个在低矮的围墙后面一个劲儿往出探头的家伙很久了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顶着大太阳一脑门汗的大一新生们,大手一挥示意他们原地坐下休息
然后自个儿往围墙那边走,一米八三的身高正好够他把胳膊伸出去戳了一下背靠着墙缩着坐在地上的那人的后背
甭说,带点肉的后背手感挺好

2.
张伟手里拎着一瓶冰水儿,正发愁怎么跑到围墙里面递给自个儿的小表弟
他妈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他一定得照顾好从香港来的和他考到一个学校的小表弟,他也特负责地打听好小表弟的军训场地和连队,兴冲冲地带了瓶冰水儿打算给人家
万万没想到大门让人给锁上了,就个围墙能翻过去
但依照他头皮以下截肢的运动天赋是压根儿就办不到这事儿啊
他正坐地上发愁的时候突然被人搁后面戳了一下,吓得他一激灵就窜了起来
战战兢兢扭头一看发现是个穿着军绿色制服的年轻教官,见是个人,他马上放下心来
哎呦喂您干嘛呀,我可是这儿的学生,可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啊
白敬亭看着他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突然特想笑,但他憋住了,做出特严肃的样子指了指张伟头上的一撮绿毛
学生还染发?
您这就老土了吧,要想生活过得去,这头上不得带点绿?
张伟一顺口就跟人教官耍起了嘴皮子,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扶正了头上的那顶帽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了
说话不过脑子可还行
张伟吞了口唾沫,有点紧张,生怕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毙了自个儿

3.
所幸白敬亭没有再纠结从张伟嘴里跑出来的满嘴火车,特认真的问他几年级的
大大大三的
张伟有点紧张,没忍住,磕巴了
白敬亭狐疑地上下打量对方
你辅导员电话给我报一下
张伟愣都没愣就从嘴里蹦出来一串数字
白敬亭当然不会真的打电话去询问对方是不是有个染绿毛的学生,他也是比较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但还是装模作样拿手机把号码存了下来,还顺手打了个小绿毛的备注
那你来这儿干嘛呀,我记得新生军训除了学生会的干部搞活动其他高年级的是不能随便过来的吧
张伟一听这话立马把拿着那瓶水的手往背后藏
我我我就是好奇,又正好没课,就过来溜达溜达,看看他们
白敬亭是不大相信这话,他又问了一次,但张伟非常坚地说只是好奇加上闲的没事儿干,他也没办法反驳。
他估摸了一下时间,觉得新生们休息的时间也够了,就转身打算往回走把人集合继续训练
哪知道他一转身就把身后的张伟露了出来,新生那边立马窜出来一个染黄毛唇红齿白的迷彩服小孩儿,蹦哒着冲张伟招手
长尾哥哥!你来看我了啊!我在这儿!
张伟仿佛在又扭过头来看他的白敬亭眼里看到了嘲笑
这脸打的,啪啪的
张伟马上拿那瓶冰水挡住自己因为被人揭穿而有点发红的脸
哎呦喂我的傻弟弟哟

4.
白敬亭从张伟手里面拿过了那瓶冰水,一边告诫对方不准再违反规定试图偷偷钻进新生训练的地方,一边自个儿把瓶盖拧开举起来喝了一口
哎哎哎您干嘛呀
张伟见状有点慌,马上伸手想阻止对方的动作,但是失败了
也是真渴了,白敬亭咕噜咕噜就下去了小半瓶
怎么着,教官就不是人不能喝水了?
这儿都哪儿跟哪儿啊
张伟皱起了眉头,没法跟人解释他妈是怎么怎么宝贝自家傻侄子的
他觉得这个年轻教官脑子有点毛病,当下小孩儿心性一上来转头就想走
走了没几步就听到那人在背后冲自个儿背影喊了句我叫白敬亭
我管你叫白敬亭红敬亭呢
他头都没回一下,迈着因为蹲在地上太长时间而有点发麻的腿就走了

5.

当时是军训第一天,白敬亭看着一群穿着迷彩服的毛头小子觉得眼睛都快花了,什么动作都要一点一点教,累得他也没心思去想那个染绿毛的小子
第二天他就知道了那个有点傻的黄毛小子叫王嘉尔,说话虽然有点不清楚但对于娱乐大家无聊的军训时光绝对适合
时间一长他倒是也挺喜欢这小子,休息时间经常跟人坐在一起聊个天唠个嗑
那小子嘴上没个把门,没几句话他就知道了那天来找他的大三生叫张伟,音乐学院的,他表哥,土生土长的北京小子
长尾哥哥特别厉害!傻小子眼里全是崇拜的光芒,大家都叫他大老师的!
怎么个厉害法?
哥哥会写歌!会唱歌!会弹吉他!
白敬亭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小绿毛抱着吉他在舞台上蹦哒的样子
觉得可爱的有点过分

6.

军训最后一天学校为这一届新生开了迎新晚会,大二大三生和音乐表演学院的一些老师负责表演节目
各个连队的教官也被邀请到大礼堂看表演
白敬亭和战友坐在第一排,背都挺得笔直
他手里拿着节目单,盯着排在倒数第三位的【静止–张伟,王文博,郭阳,石醒宇】看
旁边的教官有点好奇他怎么动也不动,凑过头顺着他的视线看
哟您还喜欢这种艺术呢
白敬亭看着突然按在节目单最后【歌颂祖国】上的手指头一脸冷漠
您智商真让人着急

7.

张伟真的是蹦哒着出来的
白敬亭全程都没听清楚一句歌词,因为他脑子已经被张伟完全塞满了
全场气氛嗨到不行,白敬亭恍惚之间还突然觉得自个儿听到了王嘉尔在最后一排跳起来喊长尾哥哥的声音
一曲终了,乐队几个人退场下台,白敬亭还听到后排几个年纪大点的老师不大高兴的啧啧声以及讨论批评歌词的声音
管他们呢
白敬亭现在脑子里只有那个说话声音有点奶的小绿毛

8.
当晚白敬亭就拨通了张伟留下的号称辅导员的手机号码
您哪位?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让他想了很久的那个声音,白敬亭就突然笑了
我,白敬亭
哪位?
张伟靠床上拿着手机一脸懵,这谁
我是您粉丝儿

9.
过了挺久张伟突然反应过来一事儿
诶您当初怎么知道那儿我手机号码
白敬亭当时想快点冲进浴室洗个澡然后和小男朋友抱一块睡个觉,就听到他问这话
看您那样儿也知道您也不是那种把导员电话号码背下来的乖学生啊,动动脑子就知道您准是拿自个儿的电话糊弄我来着
张伟有点懵
您厉害

【推迟了好几天的脑洞】
【每天军训感觉自己吃枣药丸】
【为什么我的教官不是你里白】
【给各位看到这里的白搭小天使比哈特】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