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七

水平有限,不看拉倒

[白搭]快车情缘

  人设来自白鲸老师 @火荼 ,写的不好吃是我的错!
       我真的是个起名废。。
  乘客X快车司机
  短小一发完
  祝大家新年快乐【当元宵贺文看吧

  在第三次尝试也以哑火告终后,白敬亭终于放弃自己开车回家

  他在同事微信群里问了句车坏了有没有一起加班的同事顺路能捎他一程的,一众回答令他更加绝望

  这个点儿差不多什么公共交通工具都停了,白敬亭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决定叫快车来接。反正自己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大晚上也不用太担心人身安全

  已经入了冬,大晚上的风吹得狠,他穿着加厚的风衣还是觉得冷,把手机放兜里搓了搓手试图温暖一下自己。所幸他在楼下站了没多久就目瞪口呆的等来了车

  现在快车司机都流行把自个儿车涂上粉红豹纹了??

  白敬亭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对了一遍车牌号,内心百转千回后终于决定凑近两步,驾驶那里的车窗在他靠近后也慢慢被摇了下来

  他先看到的是一小撮绿毛,以及一张戴着大号墨镜的脸。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非常帅气地把墨镜摘了下来,随意丢到副驾驶座上仿佛自带赌神BGM出场,黑豆似的眼睛望着他,四目相对

  白敬亭一时忘记要干嘛,只觉得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司机瞅他半天没动静“您怎么不上车呢”

  “啊,哦,我我我马上!”白敬亭手忙脚乱地打开车门坐到后面,“好,好了”

  司机扭过头怜悯地看着他,白敬亭茫然回望,觉得他的眼神好像再说自己是个智障

  “您第一次坐车吧可怜见的连车门都不知道关”

  白敬亭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只能默默地关上了车门,算了,智障就智障吧

  公司到他家白敬亭估计了一下大概要四十分钟,在不堵车的条件下

  但这是哪儿,北京城

  白敬亭琢磨着晚上人不算太多估计自己应该能在一个半小时内到家

  司机从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低头闷声玩手机的白敬亭,清了清嗓子决定关爱一下不食人间烟火的傻孩子

  “您喜欢听歌吗”

  “啊,我?”白敬亭没想到司机会找他搭话,愣了愣才磕磕巴巴地回答他,“我,还,还成吧”

  “那您喜欢听什么类型呢”

  “都,都行,啊,说唱吧说唱吧”

  “我觉得您学习成绩肯定不错”

  “还,还成”

  白敬亭有种自己在相亲被对方盘问的错觉

  司机轻轻笑了两声“您别那么紧张啊,我就是无聊跟您聊会儿天,您看着可比我壮,怎么着还怕我啊”

  “没,没有”白敬亭也觉得自己今晚有点毛病,他平时虽然算不上是巧舌如簧伶牙俐齿,但好歹被怼了他还是能还两句嘴的,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不上口接不上茬就算了,居然还结巴,简直丢人

  司机没有再回话,白敬亭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又一次被堵在路上,白敬亭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怀疑自己对回家时间的预计有点太过乐观了

  司机从手边放杂物的地方摸了个橘子丢给后座的白敬亭,自己打开了一瓶绿茶砸吧砸吧嘴喝了几口。

  “年轻人,别那么急呀,家里又没个姑娘等你”

  “……”白敬亭吞下一口橘子想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单身狗?

  车开开停停,白敬亭有些长进也能接上几句茬了

  “您是干嘛的呀”

  “我就一编代码的,没什么可说的”

  司机听了直乐“这挺好,挺好,下次我电脑坏了能不能找你修”

  白敬亭无奈地解释他和小区门口修电脑的真不是一个行业的,又没忍住好奇问司机您是干嘛的

  “我呀,”司机顿了挺久,“您猜猜?”

  嘿还卖关子,白敬亭瞅了好久对方那撮前卫性感的绿毛,心里也没个头绪只能胡乱猜测

  “嗯......我猜您是搞艺术的?”

  司机哎呦一声,“厉害厉害厉害,有点接近了,接着猜”

  “您还卖关子呀”白敬亭无措地挠了挠头毛,“直接告诉我得了”他心里估摸着这人不是个画画的就是玩乐队唱歌的

  “哎呦喂现在年轻人怎么没点耐心呢”司机曲起食指敲了敲,“我呀,其实我是个天师”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怎么着您不信?”司机从后视镜正好能看到他怀疑的眼神,笑了几声把被丢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墨镜捉住随意往上一抛,再回到手里的时候就变成了一柄拂尘

  车这时候正好经过一条灯火通明的拥挤街道,白敬亭凭着窗外照进来的光才恍惚间看清楚司机竟是穿着长袍马褂,一身旧时民国时期的装扮

  “我擦……”白敬亭觉得不太对劲儿,他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自己浑身汗毛都站了起来。心里有点发蒙直觉想跑,却发现两边的车门怎么拉都打不开

  他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都市言情伦理剧里,猝不及防被叫醒发现居然是玄幻灵异?这画风变得太快有点跟不上啊

  “您您您想干嘛”白敬亭觉得背后一凉,脖子那里有些发痒,条件反射举手一摸却抓住了一缕轻轻扫过的拂尘

  车又被堵在了路上

       白敬亭佯装镇静坐在后座抠手指

  司机笑眯眯地用手指在腿上跟着广播里放的歌打着节拍

  没有错拍,白敬亭一边冷静地数着拍子一边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

  “您再猜猜我是来干嘛的”歌放到高潮的时候司机突然出声

  白敬亭欲哭无泪“我怎么那么厉害呢”

  “是啊您最厉害了”司机见车堵着短时间没有要走的意思,低头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个橘子开始剥皮,“您上辈子其实就一灯笼精,上头贴的全是灯谜整天让人猜猜猜”

  “真的啊?”白敬亭现在脑子基本转不动了,前座那个司机说什么他都信,他想别说上辈子是个灯笼,就说他是许仙转世自己是白素贞他都能把人带回家见家长

  也不是,至少自个儿得是许仙才能带回家

  “嗨呀逗你玩呢傻小子”司机拿手撩开一绺影响视线的头发,拉下来个镜子欣赏了一下梦幻般的自己“怎么说什么你都信呢”

  “啊?”白敬亭脑子里已经演到他爸妈不同意然后俩人被赶出家门在寒风中相拥而泣司机脱下自己裤子说我给你看个宝贝……尾巴然后出现个和尚说有伤风化要打人的剧情,乍一听还没反应过来

  “骗你呢,我就是个唱歌的,有空可以来东四北大街忙蜂听我唱歌”司机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到了,下车吧傻小子”

  白敬亭迷迷糊糊付了钱下了车也没搞明白自个儿这一路上都干了点什么,他推开家门就窝在沙发里想找个朋友聊聊这段奇遇

  刚开了个头他又逐字删去

  这事儿他从头到尾都太傻了,不能说不能说

  想退出聊天页面却无意扫到手机屏幕右上角的时间

  十点半

  离他下班的时候只差了五分钟

  白敬亭艰难地干咽了口口水,觉得这世道不好了

  司机没把车开走,他目送着白敬亭上了楼又耐心地等他把客厅卧室的灯打开

  他点了支烟,靠着稍稍放平的座椅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扯了扯身上这堆破布,决定要买新衣服了

  衣服穿太久也是个事儿

  掐灭烟头,他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发现收到了一条新的好友申请

  “您好,我是您今晚的那个乘客,我能问您点事儿吗”

  司机呦了一声,咧着嘴点了拒绝

  有些事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也挺好

  其实他还有话没和白敬亭说,比如我猜您考过状元,比如我猜您经常梦见个民国里被枪杀的大帅

  但说不说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了,毕竟那么多年过去,当年曲动京城的美娇娘早已化为一抔黄土,手握重兵的将军也不过史书一笔,更别提小人物们

  他倚着座位,又闭上眼仔细回想了一遍当年高头大马身戴红花的意气风发状元郎

  自个儿果然老了

  司机感慨了一番岁月,砸吧砸吧嘴,踩上油门把车开走了

  啊朋友再见吧

  后来白敬亭抽空去了次忙蜂,正好赶上周末摇滚演出司机出场

  他本来觉得自己穿的挺休闲了,结果和身边一群打扮得花里胡哨尖叫的姑娘小伙儿一比还是差的远

  他动也不动地站在人群里,仿佛一棵长错了地方的小白杨

  司机那个乐队唱完了,提着乐器就要走,白敬亭冲他挥挥手示意但司机好像认不出他了,也没朝他走过来也没给点反应

  白敬亭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也没再喊

  他跟身边的几个人打听了一下刚刚那个乐队,听他们说了好久也没听出来什么有用内容,仔细瞅瞅发现是一群醉鬼

  喝干了最后一口酒,他走出酒吧。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掏出手机叫了个快车

  这个司机很沉默,一路都没说一句话

  白敬亭回了家又看了眼时间,他在路上花了整一个小时

  后来他又想去忙蜂,却听说关门了

  从此他再也没见过那个染了绿毛的司机了

  刚开始几个月还想得多些,一年半载了也就偶尔想想,年岁长了也就忘了






  
  【这篇的走向完全放飞……最后发现自己写了个另一种意义上的白状元和大天师AU??】
  【再次向白鲸老师道歉,多好的梗被我写成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我是不会写感情线了吗(ಥ_ಥ)  绝望】
       【没脸求互动了】

评论(19)

热度(59)